绯闻男友【娱乐圈/AU/甜】

溜溜弯吧:

*本章出现几个乱入的明星,只是打一下酱油而已,后面也不会出现,只是因为我是取名废而已,干脆就用了现实里的人,不要吐槽我23333


*边伯贤实力助攻,坑哥。




9.


因为音乐节的关系,从大清早开始,所有的娱乐报道都是有关今天音乐节的,但是奇怪的事是张艺兴从早晨开始就没有看到往常会一直呆在公司的边伯贤,“今天这是老板旷工的节奏吗?”张艺兴这样和金钟大开着玩笑,往自己的专属休息室里走,金钟大跟在后面,也是一样的莫名其妙,“奇怪,老板没有和我说过要请假啊,是不是生病了?”


 


这么说着,金钟大拿出手机正想打电话给边伯贤,被张艺兴回过头按住了,转头低声说道,“钟大,你是不是傻,他跟我住一起的,早上还和我说过话呢,他有没有生病,我会不知道吗?”“对哦,我差点忘了。”金钟大一急,就把张艺兴是自己老板哥哥的事给忘了,不过这么一想,他又有点奇怪。


 


“艺兴,你们两个今天早上没有一起出门吗?”“没有,他说有事要先走,我以为他先到公司里来了,结果刚刚我们不是去他办公室里面吗?没人。”张艺兴不知道边伯贤又搞什么名堂,不过今天是音乐节,自己可不能马虎,虽然经纪人不在了,但是也还是要把自己该做的做好。


 


边伯贤其实跑去吴世勋的工作室和他商量签约和购买股份的事了,临去前,还没忘记给朴灿烈发一个行程通知,本意是让朴灿烈不要这个时候去找吴世勋,省的两个人碰面,在人家的地盘上吵架,结果边伯贤刚到那里,金俊勉给边伯贤倒得水还没上,朴灿烈就冲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边伯贤莫名其妙地看着行色匆匆的朴灿烈,“不是说好了,我出现的地方,你不……”“你过来找世勋干嘛?”朴灿烈很紧张地看着边伯贤,边伯贤看了眼头发有些凌乱的朴灿烈,远处还有被朴灿烈不知道甩到哪里的经纪人都暻秀再匆匆往这里跑,可见朴灿烈跑得有多急。


 


“放心,我又不会吃了你兄弟。”边伯贤想着这货大概是担心兄弟,现在吴世勋和他是合作关系,所以对朴灿烈的态度稍微缓和了一点,他大大方方地拍了拍吴世勋的肩膀,跟朴灿烈说,“我现在跟世勋好着呢,你可不要以为我会因为他和艺兴的关系而记恨世勋。”


 


没想到边伯贤这么一说,朴灿烈似乎更不开心了,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边伯贤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吴世勋,问他,“这个人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他每次碰到你都会变得怪怪的。”吴世勋看了眼看着他的朴灿烈冲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然后一勾边伯贤的肩膀,把他带进了办公室,“我们先进去谈合同,让他一个人坐会。”


 


边伯贤的目的达成了,心情很好,但是吴世勋却突然问了他一个奇怪的问题,“伯父,也就是你父亲,是不是一个感情迟钝的人?”边伯贤想了想,反问,“你怎么知道?我爸当时就是因为感情迟钝,才会错过艺兴的妈妈,最后把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事情搞得那么糟糕。”


 


原来是遗传?吴世勋闻言诡异的笑了笑,却让边伯贤听出了奇怪的意味,“你咋这个表情?”“我只是在想,同父异母的兄弟两个能这么和平相处的,也是很少,但是这恰恰说明了家父是个好父亲,只是不是个称职的丈夫罢了,所以好奇了一下。”吴世勋并不打算帮朴灿烈,谁让那个家伙和自己一起长大,却比自己高3公分呢,让他一个人纠结去吧,于是吴世勋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边伯贤。


 


“他的确是个好爸爸,不过近年来他也许在努力做一个好丈夫。”边伯贤笑了笑,“张阿姨对我很好,所以我觉得他们两个在一起这样也挺好,毕竟她在我妈妈离世后,明明可以把赶走,或者让艺兴夺走我的一切,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反而一直待我像艺兴一样,我觉得这样就很好了。”


 


“听你这么说,令尊是准备退休了?”吴世勋却从边伯贤口中听出了更深层次的信息,难怪听张艺兴的意思,边伯贤最近都很少出去玩了。边伯贤点了点头道,“最近我爸把德光娱乐的全部股份都转给我了,传媒和娱乐他准备各留1%跟张阿姨养老,剩余的在这周结束之前全部转给我。”


 


“直接转给你?”吴世勋有点诧异,毕竟按照一般的大家族,父亲握在手里的股份都是到死后才会当做遗产给儿子的,看边总裁这个行径是真的一点都不打算留给张艺兴了。边伯贤点了点头道,“是张阿姨让他这么做的,毕竟纸包不住火,老股东和一些公司元老们对当时的事有些也是略知一二的,就怕他们出来拿这个做文章,硬生生把边家给分裂了。”


 


“怕就怕他们拿艺兴是大儿子的事做文章,到时候逼边总把大部分股权转让给艺兴,到时候他们推艺兴上位的话,就等于是摆了一个傀儡?”吴世勋心里也清楚,张艺兴从小没有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根本带不动一个如此庞大的集体,到时候简直就是捏在元老们手里的傀儡,这样的事情,边总裁不愿看到,边伯贤也不愿意看到。


 


“而且哥哥很喜欢音乐,他如果接手了公司,等于说要放弃音乐梦想,所以我和父亲觉得,还是早除后患来得好。”边伯贤说完,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补了句,“当然除了音乐,他还喜欢漂亮的人。”


 


“等……等下,你说他喜欢什么?”吴世勋被边伯贤突如其来冒出来的话惊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边伯贤又重复了一遍,“他喜欢漂亮的人啊。他第一次接商业片,是因为和他搭戏女主漂亮,第二次接戏,是因为和他搭戏的所有人都很漂亮,第三次接戏是因为和他搭戏的男二可爱,率真,正直,善良。”


 


“……”吴世勋愣了愣,问道,“前两个就算了,第三部戏那个形容词很多的男二是谁?”“就是最近很火的小生王嘉尔啊。”“他是你们公司的吗?”边伯贤摇了摇头,“不是,我们公司的话,艺兴喜欢李马克啊,钟辰乐这帮弟弟们,一天到晚请他们吃饭,吃炸鸡,吃披萨。”


 


“……”“世勋,你怎么了?”“我在想,毕竟也是你们公司的艺人,还是要体型管理的,以后艺兴再带他们出去吃饭,还是阻止一下比较好。”边伯贤听了点了点头,“也是,但是我也没法一直看着他啊,他可喜欢那帮孩子了。”“没事,以后我会帮你看着他,不让他乱带你们公司里的艺人出去吃东西的。”


 


“那真是谢谢啦。”边伯贤想着,吴世勋这个股东没白找啊,连艺人的行为管理都想到了。但是只有吴世勋知道,他在边伯贤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翻了个白眼,心道,我去,你究竟有多少弟弟,一个边伯贤还不够?!


 


因为晚上有张艺兴的红毯,边伯贤还是要过去盯着张艺兴的,正想要走。吴世勋想了想,朴灿烈还在外面等着,不如让他多等一会,喊住边伯贤问道,“如果我现在卖个关系给媒体,是不是更好?”


 


“怎么说?”边伯贤了解吴世勋也是有点手段的人,所以重新又坐回了沙发上,看着吴世勋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放在桌上,“你想啊,如果我现在发个微博艾特艺兴说,晚上加油,明天有惊喜给他,会不会媒体关注度更高?”


 


边伯贤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坏笑道,“那我能雇点水军,再给他加加热度吗?”“你要做什么?”吴世勋眉头跳了一下,总觉得边伯贤比他要做更可怕的事。


 


“反正你俩都是一对,但是媒体不知道啊,只能捕风捉影。最近你们又闹绯闻,我想雇点水军去刷你明天求婚,这样会不会关注度高很多?”“……不止很多,是高太多了。”如果你哥知道你干这种事坑他,一定会打死你的,不过乐见其成的吴世勋并没有反对,反正这事不是他做的。


 


说干就干的吴世勋立刻就拿出手机发微博艾特了张艺兴,张艺兴估计正在化妆,玩着手机呢,立刻用微信回了个“?”过来,吴世勋想着,要张艺兴配合还是要告知他一下的,于是就言简意赅地告诉张艺兴,“伯贤找我帮忙炒热度,最近舜天太高调了。”


 


张艺兴“哦~”了一下,原来边伯贤大清早地就为了德光奔波去了,难怪不见了人影,因为最近老和吴世勋闹绯闻,所以他一时间也没觉得边伯贤找吴世勋这事有多奇怪,就切回微博,顺手回了句话,点了转发。


 


@努力努力再努力x:yoyobaby 我很期待//: @wu-世勋:@努力努力再努力x 今晚加油,明天有惊喜给你。


 


边伯贤看了眼张艺兴的转发,差点一口血吐了出来,“我觉得我都不用去顾水军来刷,今晚媒体就要爆炸了。”baby什么鬼啦!老哥你太配合了吧,配合的我都觉得可怕了。吴世勋看着张艺兴的转发,乐得抱着手机笑弯了腰。


 


化妆师很无语地看了眼唱着“baby~不想让你走oh~no~”的张艺兴,默默地在心里补了一句,艺兴,你知不知道你把歌词打进手机了,算了,说不定你平时就是那么喊吴世勋的,我还是不多嘴了,省的到时候被闪瞎。


 


于是音乐节上,被主持人采访的张艺兴,被问道,“为什么喊吴世勋baby?”的时候一脸懵逼,卧槽,我什么时候喊过他baby了,但是主持人不可能瞎说啊,于是张艺兴保持着他微笑的表情,很真挚地说,“因为他就像一个baby啊,年纪也比我小,长得又好看。”张艺兴,你在说什么?长得好看跟baby有半毛钱关系?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也是要有限度的。主持人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顺口接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么我们有请下一位入场嘉宾。”


 


电视机前普通的观众:“???”


勋兴粉:“卧槽,又秀恩爱?!”


张艺兴粉丝:“艺兴还是那么萌~”


吴世勋:“艺兴肯定不记得自己打了什么字了。”


边伯贤:“我哥连秀恩爱都那么与众不同,别具一格,独一无二,举世无双。”


吴世勋:“……”


吴世勋:“他是我的,你别想了。”


等了大半天实在忍不住冲进去的朴灿烈:“mdzz,你们两个人居然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屏幕看音乐节直播,看直播就算了,为什么要举手副?话说你们哪来的手幅?!”


 


吴世勋看着朴灿烈默默地指了指边伯贤,“这个是张艺兴全国后援会会长。”“你是副会长?”“不,副会长是金钟大。”“那你是要干吗的?”“张艺兴啊。”看着吴世勋说得理所当然的脸,朴灿烈一口口水把自己呛住了,总觉得好……污啊……



 
评论
热度(530)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