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男友【娱乐圈/AU/甜】

溜溜弯吧:

*本章出现反转剧情,由小呜呜单恋反转为双向暗恋。




10.


张艺兴拿了个年度金曲奖和最佳编曲奖,实时投票最高人气奖果然还是被舜天的新晋男团组合给拿走了,姑且不提这事有没有黑幕,但是基本上就已经是内定的事了,因为颁奖嘉宾早就定好是张艺兴了。


 


也就是说,反正最后那个奖不会给张艺兴。


 


颁奖的时候张艺兴理应要发表讲话,但是他一贯都是不太会说话的挂,所以说来说去就是那一句,“现在真是后生可畏啊,想想我也是老了。”然后主持人就开始和他插科打诨,说他才25岁,哪里老了。


 


下了舞台之后,张艺兴照例要去后台接受采访,因为颁奖的关系,张艺兴的两个奖杯都放在金钟大那里,所以下台后他还绕路去找了一趟金钟大,结果收到了从边伯贤那里传来的,让金钟大转达的话,“请表达一下你对吴世勋给你惊喜的期待,不要太过于明显,但是又要给足媒体想象的空间。”


 


这是什么啊?命题作文?还给规定范围?张艺兴默默地把求助地眼神投向金钟大,收到自家艺人怨念的眼神之后,金钟大无奈地开始帮张艺兴想起办法来,“老板的意思是要炒新闻。”


 


“这个我知道,今天舜天那个新男团拿了实时最高人气奖,还是我亲手颁的,伯贤不可能不想争回这口气。”张艺兴叹了口气,“可是这个不好办啊,如果我表现的太过于露骨的话,肯定会被说是炒作抢头条,今天世勋那条微博艾特说实话就已经过于高调了。”


 


“其实,倒不如配合吴世勋的步调,用开玩笑的方式继续高调下去。老板应该有安排媒体,专门来提这件事。”金钟大想了一会,最后给出了这样的建议,“反正如果要黑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黑。”


 


听着金钟大这样说,张艺兴倒是轻松了下来,“你说,那些网络上漫天污言碎语的人,是不是在现实生活中过得很辛苦啊,毕竟如果是个生活幸福的人,并不会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攻击一个陌生人。”


 


“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金钟大把手里的两个奖杯递给张艺兴,“才能傍身,你有的,他们夺不走,也羡慕不来,就算再多的恶意,也不能改变什么,因为你已经红了,成功了。就像一副扑克牌,而你是那张大鬼牌,无论别的数字多大,哪怕是Jack,Queen,King,也压不倒你。”


 


“哇,那万一对方是个炸,怎么办?”张艺兴总有那种一秒毁气氛的能力,金钟大没好气地拍了他一下,“你真是够了,我认真给你讲道理,你非要和我斗地主。”


 


“息怒息怒,我去接受采访了哈。”就算已经是25岁的大明星了,张艺兴还是一如当年那个少年时的模样,跟金钟大打着哈哈,一溜烟地捧着两个奖杯跑远了,虽然张艺兴年纪稍长,但是却仍旧让金钟大有些岁月如梭的感慨,就好像第一次拿奖时,那个哭得皮肤通红的少年还在眼前。


 


嗯?似乎有什么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快得金钟大差点没有捕捉到,他仔细地回忆了一番张艺兴第一次得奖时的场景,最佳新人,当时在后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张艺兴,被边伯贤和他围在中间安慰着,后来张艺兴说他没事,就想一个人冷静一下,于是便径自毫无形象地坐在了后台的水泥地上。


 


彼时的张艺兴只是小有名气,又刚刚拿奖,所以边伯贤和金钟大便放任他稍稍任性的举动,然后呢,有个少年捧着一盒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抽抽纸,蹲到了满脸泪水的张艺兴面前,默默地把纸递给了张艺兴。


 


金钟大因为面朝张艺兴的脸,所以只能看到那个少年略显消瘦的背影,但是却能在张艺兴一抬眸间,看到张艺兴眼角因为泪花闪动而折射出的像是星光一般的波纹,那是四年前的张艺兴望向那个少年时的第一个眼神,这么一想,金钟大依稀记起了当时身后谁不知道说了句,那不是吴导的儿子吗?


 


吴导似乎就是那天给张艺兴颁奖的嘉宾,而他的儿子就是那天捧着一盒纸巾,默默蹲在张艺兴面前,看着他一边哭一边笑,给他递纸巾的少年。金钟大愣了愣转头望向张艺兴离开的方向,“艺兴……你这是……”金钟大突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不可思议,这世界上,居然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让两个人以这种诡异的方式有了交集。


 


张艺兴抱着奖杯走向后台的时候,望了眼怀里的两个奖杯,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世勋啊,原来你叫吴世勋。第一次在电影宣传海报上看到的时候,张艺兴有小小惊讶了一下,后来想起曾经听说那个少年是知名导演的儿子,所以也就释然了。


 


那天,金钟大给自己发短信留言,说边伯贤和HX的朴灿烈吵起来,并且吴世勋也在的时候,张艺兴看着“吴世勋”三个字,心跳似乎漏了一拍,有些喘不起来,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亲自跑到了金珉锡的酒吧,果然见到了那个人,比小时候高了太多,更像个男人了,可惜吴世勋只是眼神冷漠又带着点疏离地打量着自己。


 


大概只有自己还记得那个面容幼稚的少年,蹲在自己面前问自己的那句,“哥哥,不要哭,你以后会拿越来越多的奖,不能每次都哭成这样啊。”透过眼眶中的泪珠,看到的是一张闪动着的,有些变形的脸庞,纯真纯净,逆着光,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少年有些迟疑地捧着手里的纸巾盒递了过来。


 


所有人都和他说恭喜,或者安慰他,唯独那个少年冷静地告诉他,不要哭,你是个艺人,以后总要习惯的。


 


张艺兴从未谈过恋爱,边伯贤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哪怕被说成是自己包养的,也要拒绝那么多人的爱意。张艺兴的回答是,“我想要一段不老不死的爱情。”


 


“可是人总会生老病死。”边伯贤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张艺兴的回答时的神情却别样的庄重,“那便是,即使我死了,这段爱情也不会消失,就算没有人知道,会有人忘记,但是却刻苦铭心得让我带入轮回。”


 


“你有喜欢的人了。”边伯贤皱了皱眉头,说得是陈述句,他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哥哥,没想到张艺兴只是微微一笑,露出了两个清浅的酒窝,“今天正好是第600天。”此时的张艺兴已经成名,边伯贤诧异地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你暗恋了一个人快两年?我都不知道?我既是你弟弟,还是你经纪人!”


 


对此,张艺兴对边伯贤表达了最诚挚的歉意,“抱歉,因为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


 


“什么?!”有那么一瞬间边伯贤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疯狂了,但是张艺兴却如此坦然接受了他自己陷入了一段一见钟情的单相思里。


 


喜欢上那个少年的第1005天,张艺兴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偷偷跑去电影院看自己刚上映的新电影,却在电影院的海报上,看到了那个明显成熟了的少年,鬼使神差地买了票,去看了吴世勋的第一部电影。


 


晦涩难懂的文艺片,主角是新人,也没有大宣传,内容太过于深奥,导致观众不多,但是一向对文艺片不感兴趣的张艺兴还是完完整整地看完了整部电影,并且此后的每部吴世勋的电影都去看过,甚至看过很多遍,最后就连台词都能背下来了。虽然后来的电影,因为吴世勋的出名,所以观众粉丝逐渐多了起来,但是张艺兴仍旧记得那句“不要哭”和他看的第一场吴世勋的电影。


 


张艺兴知道吴世勋也是圈内人之后,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更少提起自己喜欢着这样一个人了,少到边伯贤以为张艺兴早就已经放弃那段看似荒谬的爱恋了。很多人都说张艺兴这种演商业片的人,演技都不好,但是他却成功演了一出和吴世勋形同陌路的戏,整整一年,完美地避开任何相识的机会。


 


没有人发现,就连边伯贤都没有看透自己哥哥这个埋在心里早就生根发芽的小种子,直到那天金钟大的一条短信,打破了所有的平衡。


 


我就看一眼就走。张艺兴这么想着连妆都没来得及卸就去了金珉锡的酒吧,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急切,结果后面的发展像是脱了轨的火车一样,往奇怪的方向发展而去,吴世勋对于张艺兴的吸引比张艺兴自己想得要深,不自觉地邀请出口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唐突,但是吴世勋比看上去要好说话的多了,和他一起出去喝了咖啡。


 


张艺兴知道圈内自己和边伯贤的风言风语很多,下意识地就和吴世勋讲了事实的真相,但是他却又不那么能琢磨透吴世勋的态度,总是冷着脸,或者看着他笑。


 


网上的言语吴世勋似乎也不是那么在意,边伯贤和金钟大甚至吴世勋的经纪人金俊勉都误会了什么,张艺兴只是反射弧长,但不是没脑子,总觉得他们看自己和吴世勋的目光暧昧,张艺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暴露什么,但是吴世勋对自己倒是还和往日一样,开着玩笑。


 


大概是因为真的当兄弟才不那么在意,但是真的当兄弟不是该更在意吗?有两个选项一直在张艺兴心里左右摇摆不定,他拿捏不准吴世勋的态度,更拿捏不准自己的想法,是想和他在一起吗?可是在一起了真的能长久吗?分了手的情人,远没有长久的兄弟情那么好。


 


沉默不语是张艺兴这辈子演的最好的一出戏,他猜不透吴世勋是玩笑,还是好玩,或者只是觉得这是正常的炒绯闻,所以他就干脆不去猜,不去想,不去纠结,边伯贤吩咐的就去做,他首先是一个艺人,然后才是那个喜欢吴世勋的张艺兴。


 


所以当记者把话筒递到张艺兴面前,问出那句,“吴世勋微博上说,明天有惊喜给你,请问你心里有没有对明天的惊喜有一个猜测呢?”的时候,张艺兴露出了一如往常温柔缱绻的笑意,他知道他这么笑得时候,两个酒窝陷进去的样子最温和。像是略带绵绵的爱意一般,“他啊,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呢,猜到了反而会不高兴,所以我就不猜了。”


 


依旧是打着太极的回答,却又巧妙地给了记者足够发挥的空间,于是便有记者立马问道,“可以问一下你和吴世勋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张艺兴闻言抬起头的时候,镜头正对上他洒满灯光的双眼,像是撒了一把细碎的金子入眸一样,张艺兴眉眼弯弯,那气韵像极了江南古镇河畔边诗意风流的杨柳,说出的话却略带点调皮,“不如你们也猜一猜,说不定也是个惊喜呢。”


 


吴世勋盯着镜头里的张艺兴久久没有回过神,像是入了魔一样,他觉得张艺兴好像是隔着屏幕在和他对视一样,震得他久久不能回神。心里有一个念头在疯狂地滋长,吴世勋听见自己在对自己说,这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那个张艺兴啊。


 


张艺兴有很多面,时而让人觉得简单单纯,时而让人觉得性感妖娆,也有时会让人觉得他像狐狸一样有些小坏。但是吴世勋却觉得其实张艺兴就一面,简单单纯是他的品行,性感的是皮囊,坏坏的是他聪明的头脑。


 


有些记忆像是抽丝剥茧后留下的一闪而过的星芒,吴世勋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拿起桌上金俊勉车子的钥匙开始往外面走,金俊勉吃了一惊问他,“你去哪?”结果没有得到吴世勋的回答,边伯贤和朴灿烈一脸莫名其妙的面面相觑,看着金俊勉有些焦急地跟上去,却又被吴世勋一句话给打发了回来。


 


张艺兴从记者的包围下出来之后,顺手接过了金钟大递过来的自己的手机,看到微信上传来的消息的时候,张艺兴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然后把奖杯往金钟大怀里一塞,就往外面跑去。因为媒体还没有散去,甚至有人已经注意到这边的情况,金钟大就算不知道张艺兴收到了什么微信,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和镇定,淡定地离场,不能给媒体任何乱写的机会。


 


-爱哭鬼哥哥,你果然笑起来最好看。


-跟我私奔吧。



 
评论
热度(677)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