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男友【娱乐圈/AU/甜】

溜溜弯吧:

*惊天巨腻,甜到发齁。


*真的特别腻


*特别特别腻


*腻到我一定要多写几遍预警一下


*我大概是唯几个因为写的太甜而写预警的




11.


张艺兴原本看到那两条微信是直接往外面跑的,但是走到一半却又想起来,吴世勋他也正当红,他肯定不会在正面,那里粉丝多,而且还有大批量的记者媒体在那守着。


 


仔细想了想,他记得这个大厅的侧门有个安全出口,这里不做音乐节的时候,也会做宴会大厅,所以有个厨房,那里就是蔬菜肉类还有调料的进货口,地上有些油腻,曾经边伯贤为了躲记者,带着他走过那里,虽然他不知道一个边家大少爷怎么会知道这种一般人都不会走的偏门,但是他还是想去那里试试,说不定吴世勋也是知道那里的。


 


所以张艺兴便径直往那个侧面的小门跑去,果然在侧面的花坛外面看到了那辆停在灯光阴影里的银白色的轿车,这是金俊勉的私人汽车,一般除非是职业的狗仔,不然不会知道那是金俊勉的车。张艺兴也是在去过一次吴世勋的工作室之后,才知道那辆车的。


 


张艺兴没有犹豫地走过去,敲了敲窗户,吴世勋把车窗摇下来,看了眼跑得头发都有些凌乱的张艺兴劈头盖脸地问自己,“你怎么知道这里的?这么直接开车过来,就不怕被媒体发现吗?”


 


吴世勋摇了摇头,“刚刚路过正门了,那里太多人了,所以刚刚打电话找俊勉哥求助,正好边伯贤还在旁边,便和我说了这里。而且这不是没有媒体看到吗?”


 


听了这话张艺兴没有说话,吴世勋便指了指身边的座位要张艺兴上车,张艺兴抿了抿嘴,一副好笑的模样反问吴世勋,“我为什么要上你的车?”


 


听了这意味深长的话,吴世勋狡黠地笑了笑,“我又不是老司机,你怕什么?”张艺兴迟疑地看了一眼吴世勋,最终还是绕过车子坐到了副驾驶座上,一直到张艺兴系好安全带,吴世勋的目光都一直定在张艺兴身上,牢牢地锁住了他。看得张艺兴有几分不自在起来。


 


“怎么了?”张艺兴抬眼朝吴世勋笑了笑,露出两个深深地酒窝,就好像吴世勋在屏幕上看到的那样,轻轻浅浅,却带着一种别有风味的诱惑。


 


“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吴世勋一边启动车子,一边不咸不淡地从嘴里说出这话,虽然面上清清冷冷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有多紧张。


 


“世勋,你知道美神维纳斯和战神阿瑞斯的神话故事吗?”在开车的吴世勋,不知道张艺兴是用什么表情对自己说这些话的,所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张艺兴会坐在他身边,平静地和自己讲述一个古希腊的神话故事,“战神阿瑞斯一生有很多情妇,但是他最爱的就是美神维纳斯,他为了美神维纳斯杀过人犯过错,冲动却又任性。美神维纳斯被迫嫁给赫拉的大儿子赫淮斯托斯,可她却爱着相貌英俊的战神阿瑞斯,并为他生了五个孩子。”


 


这个故事好像和他们现在的状况并没有关系,张艺兴不会是在转移话题吧,可是吴世勋却不得不对张艺兴讲得故事做出点评。


 


“听上去有些圆满,却略带遗憾,明明相爱,却没有在一起。”吴世勋这样随口评价道,可是张艺兴却轻轻笑出了声,“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因为他们两个并不是对方的唯一,他们两个各自有很多情人。而且美神性格温婉,交际广泛和战神性格暴躁,直率冲动,两个所有方面几乎相反的人,在一起,要么对立,要么互补。”


 


吴世勋把车开进自家院子停下后,转身把手搭在张艺兴椅子的后背上,歪着头问道,“艺兴,你到底想说什么?”张艺兴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迟疑了一会,补充说明道,“刚刚只是突然想到,天秤座的守护神是维纳斯,而白羊座正好是阿瑞斯而已,所以想感叹一句,真巧啊。”


 


“好巧?所以你的意思是,喜欢我吗?还是喜欢的我的外表?”吴世勋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张艺兴都笑而不答,只是咯咯地笑着,诚心逗得吴世勋心痒痒。最终变得不耐烦的男人,捉住了张艺兴乱动的下巴,咬上那张因为笑得太开心,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嘴。


 


接触到自己嘴唇的是吴世勋凉凉软软的嘴唇,很舒服,张艺兴慢慢闭上眼睛,任由吴世勋转过自己的肩膀,把自己拉进他的怀里。吴世勋的舌头莽莽撞撞地探进张艺兴微张的嘴唇,小心翼翼却又略带急切地勾起张艺兴的舌头。张艺兴温柔的回应让吴世勋更加兴奋,原本单纯的亲吻变成了轻咬,吴世勋含住张艺兴的下唇放在唇齿间吮吸,却又在张艺兴微微张口想要呼出一口气时,再度吻了上去。


 


恶作剧一般的吴世勋咬破了张艺兴的下唇,明明知道对方是明星,脸上不可以有伤,却还是故意那么做了,放开张艺兴后,吴世勋眯起眼打量着张艺兴的嘴唇,抬手在上面轻轻的摩挲,鲜红的血慢慢地流了出来,被吴世勋用指腹来回在唇上涂抹开来,像是鲜红的口红一样,妖冶而又诡美。


 


“世勋,我有轻微的凝血障碍。”张艺兴有些无奈地这么说着,眼神中却不带任何苛责,甚至有些意外的宠溺。“抱歉,没忍住。”吴世勋的目光晃了晃,低下头,伸出舌头,开始一下又一下的舔舐张艺兴嘴唇上流出的血液,温热湿润的唇舌有的时候会触碰到张艺兴的,甚至有的时候会顺着张艺兴没有合上的双唇滑进去一些。


 


张艺兴没有动,也没有做任何的反应,就这样看着近在咫尺的吴世勋,呼吸间都是对方带着人体热度的气息。


 


吴世勋终于停下的时候,张艺兴才像是恍然醒悟过来的样子问了句,“这是哪里?”吴世勋将头磕在张艺兴肩膀上低低的笑出了声,胸腔的震动从接触的地方传到张艺兴的身上,“这是我家,艺兴。”张艺兴转头望那栋低矮的别墅看去,没有灯光,他们这辆车停在了院子里,周围的树木长得有些杂乱了,看起来好久没有修理过的模样,想来这是吴世勋一个人住的地方,只是好久没来了。


 


“平时住在工作室那边的小区里,不过这里有定期打扫过。”吴世勋简单地解释了一下,用眼神示意张艺兴下车,张艺兴犹豫了一下,抬手想要拉开车门却又放下了,吴世勋探过身子帮他打开门,“艺兴,你该明白的,上车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为什么?”张艺兴微微睁大了双眼,有些不解。于是吴世勋这样回答道,“你还记得我给你发的微信内容吗?好好想想,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是我的人了吗?”


 


“私奔……啊。”张艺兴轻轻念叨出那个词,却又在句末收了声音,吴世勋打开车门走下去,绕到另外一边副驾驶门外,探进了半个身子,几乎都压在张艺兴身上,伸手揉捏了一下张艺兴的耳廓,慢慢从上往下滑,直到搂住他的腰,“艺兴,我不会是阿瑞斯,你也不会是维纳斯。”


 


张艺兴并没有躲开吴世勋的触碰,反而是直视他的双眸,缓慢地开口说道,“当然,我不会接受爱人有别的情人,亦不会和不爱的人结婚。”


 


“你的答案,艺兴,我要你的答案。”吴世勋捧住了张艺兴的脸,一下又一下地亲吻他的双唇,张艺兴慢慢拿下吴世勋的手,摇了摇头,道,“世勋,我不想和你私奔,请允许我拒绝。”


 


“你喜欢我吗?”吴世勋的眼神有些晃动,最后却还是稳住了,他望向张艺兴的双眸,里面一片澄澈,毫无杂质,一贯温和的男人,还是那么的温柔,张艺兴微微笑着,主动亲了亲吴世勋的嘴唇,“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怎么会喜欢你呢?”


 


看上去不会撒谎的人到底会不会撒谎,吴世勋不相信张艺兴会撒谎,却又宁愿他撒谎,可是张艺兴无论表情还是目光都真挚的一塌糊涂。但是就像在等着吴世勋气馁失落的那一瞬间似的,刚刚想抽身离开的男人却被张艺兴拉住了手腕,“这么急着要走吗?我话还没说完。”


 


吴世勋转身站定,看着张艺兴双眸中盈盈泛出的水光,叹息了一口气,算了,就算被拒绝,还要被这个哥哥念叨,自己也认了。于是认命的吴世勋站定等训,结果却等到了张艺兴走出车子,起身后的一个拥抱。


 


毛茸茸的头发蹭过自己的脸颊,张艺兴的脸埋在吴世勋的脖颈间,吐出的气吹得吴世勋的心又跟着痒了起来,寂静的晚上,只有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张艺兴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世勋啊,世勋,世勋呐……”


 


“我在。”吴世勋伸手环住张艺兴的背,一下又一下地拍着,回应着张艺兴的呼喊,“艺兴,我在这里呢。”


 


“你啊,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你呢?”独有的汽水音在空寂的夜色下格外的清晰,吴世勋的身子僵了僵,却仍旧继续抚摸着张艺兴的背,像是安抚,又像是鼓励他继续说下去,“世勋啊,我不喜欢你,我爱你啊。我也不想跟你私奔,我想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吴世勋。”


 


吴世勋抚摸张艺兴的动作顿时停在了那里,胸腔中越来越炙热的心跳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这不是在做梦,他拉开张艺兴,低头望向他的面容。那个面容清瘦有着两个酒窝的男人似乎有些模糊不清了起来,真的是……想哭啊。


 


“你想带着我逃跑,可是为什么要跑呢?”张艺兴的表情认真,似乎真的在为这件事而感到疑惑,他微微眯起眼睛,想吴世勋诉说起自己的苦恼,“我想就这样爱着你,不走开,也不离去,光明磊落。但是我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因为我担心你会受到伤害。毕竟,我们能逃到哪里去呢?”


 


“你呢?你不怕吗?”吴世勋摸了摸张艺兴被夜风吹着有些凉的脸颊,可是他却笑了,“即使你是软肋,但也是我的盔甲不是吗?”吴世勋曾经以为张艺兴是春日枝头的木兰,紫房日照胭脂拆,素艳风吹腻粉开。可是他现在却发现张艺兴他是玫瑰,清香宜人,但有着扎人的刺,而且那根刺现在已经扎进他心里,长在肉里,拔出来会出血,倒不如任由他扎着自己,疼也不疼了,但是却无时无刻都能感觉到那根刺的存在。


 


“我只想和你两个人,好好地在一起。”吴世勋有些无奈却又不得不承认张艺兴是对的,“但是你的想法是对的,我们是公众人物,能走到哪里去呢?走到哪里其实都一样。”说到这里,吴世勋顿了顿,有些用力地捏了捏张艺兴的脸颊,“现在你不准跑了,既然说出了爱我,我就不会允许你离开我了。”


 


张艺兴闻言抬眼望向吴世勋,就看到他慢慢凑近自己的脸,一字一顿缓缓说道,“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把你锁住,捆起来,关在我的身边,你别想跑,别想走,别想再离开我。”


 


“你真是个危险的小孩啊。”张艺兴这么说着,脸上却是笑着的,“世勋你吓不到我的,因为我根本没有想过要离开你,自然也不会怕你说的那些恶言恶语。”


 


“真好,你是张艺兴,我是吴世勋。”吴世勋重新又恢复了那张充满孩子气笑容的脸,一把抱住了张艺兴,“我真幸运,遇到你。我真荣幸,你爱我。我也爱你。我好开心,我爱的你正好也爱我。”


 


很巧,也不算巧。吴世勋,我了解了你那么久,我也了解我自己,自然知道我怎么样最好,而你会爱上怎么样的人。巧的是,我大概就是你会亲近的那种人,不巧的是,我大概不想告诉你这件事,因为不能让你太得意了。





 
评论
热度(644)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