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兴】男朋友&女朋友 05-06 单性转!

all star:

单性转!单性转!单性转!CP洁癖退散!


05


既然要玩,就得全副武装才行。


 


吴世勋从抽屉里掏出两个头戴式耳机,抛给边伯贤:


“哥,戴这个,效果超赞的!”


 


边伯贤接过耳机,瞄了一眼手表,距离自己出来刚过去3分钟,接下来至少还要等一个小时,索性套上耳机,把两个耳朵裹的紧紧的。耳不听心不烦。


 


在边伯贤余光看不到的地方,吴世勋脸上的笑意逐渐冻结,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艺兴哥房间的方向,然后自暴自弃般戴上耳机,把音量开到鼓膜所能容忍极限。


 


一个小时零二十五分钟后,朴灿烈湿着头发走出来,步履匆忙地返回自己的房间。边伯贤扫过他的背影,脑内弹幕开启狂暴模式,满屏都是人渣!败类!乘人之危!趁火打劫!他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对着屏幕里的敌军一顿狂轰乱炸,对方军队全灭仍不解气,又顺手往平民区丢了两颗原子弹。


 


“哥,你疯啦。”吴世勋瞪他,“原子弹降友善度!我们还要攒友善度换对方百姓投降呢!”


“不接受投降!爷今天就要屠城!”


 


吴世勋见拦不住他,只能翻了个白眼。这哥怎么比自己还沉不住气?吴世勋再次确认时间,估摸着艺兴哥怎么也该恢复了,便陪边伯贤打完最后一局:


 


“啊,有点累,哥,今天就玩到这儿?”


 


边伯贤也无心恋战,他早就想去查看艺兴哥的状况,立马点头退出游戏,把手柄和耳机放回抽屉。托耳机的福,他刚才基本没听到什么辣耳朵的声音。


 


两人心照不宣地往同一个方向走,路过楼梯时正好碰见朴灿烈下楼。他眨了眨大眼睛:“艺兴哥很累,可能不想见你们。”表情得意又欠揍。


边伯贤已经抬起腿来,被吴世勋挡在身前:


“灿烈哥之前没做过,恐怕不知道变回男生之后还得善后吧。”


朴灿烈脸上的笑意顿时挂不住,只好扭头就走。


被冲击性的对话震撼的边伯贤僵硬地放下腿,转向一脸冷漠的吴世勋:


“你……你也……不是说不知道吗?”


吴世勋耸了耸肩,表情特无辜,“哥又没说是这件事,我哪知道?”


“……全团除了我,还有谁不知道吗?”边伯贤扶额,快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嘘,知道这事儿的其实真不多。我,队长,灿烈哥,然后就是伯贤哥。哥,一定要保守秘密啊。”吴世勋亲切地拍了拍边伯贤的肩膀,转身朝张艺兴房间走去。留下边伯贤一个人在原地,消化信息量巨大的对话。


 


哈?敢情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说好的全团最喜欢我呢!


 


边伯贤一天之内遭受两次巨大打击,不得不对自己在艺兴哥心目中的地位进行重新思考。一脸生无可恋返回客厅,他再一次把自己摔进沙发里。


 


即使知道艺兴哥很大几率已经跟吴世勋和朴灿烈有过亲密接触,边伯贤除了羡慕嫉妒倒也没生出别的念头。没错,他确实想推倒艺兴哥,但不是以这种方式。他当然可以假装‘不小心’受伤,让艺兴哥替自己治愈,然而出于更深层次的感情,边伯贤并不打算那样做。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羡慕归羡慕,边伯贤想要的却不是一时欢愉。他渴望艺兴哥完完全全属于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必须向自己敞开,主动接纳自己才有意义。


 


边伯贤是艺兴哥的小天使啊,虽然不甘心,但他还是决定在最近的位置上守护艺兴哥。


 


06


吴世勋敲了敲门,房间里传来水声,没人回应。艺兴哥大概还在洗澡,他推门走进去,浓郁的麝香味道立刻包围了他。


那个一米九的人形泰迪整天冒冒失失的,不知道怎么折腾的。艺兴哥怎么任由他胡来呢,腰会受不了的。


 


吴世勋皱着眉头开窗通风,将床单和被罩扒下来塞进洗衣机,又将房内的垃圾桶整个打包,扔到街上的垃圾箱里。换上全新的床上用品,吴世勋这才洗干净手,安心地坐在床沿等待艺兴哥出现。这种事一回生两回熟,吴世勋已经对犯罪现场的毁尸灭迹驾轻就熟,表情管理也炉火纯青,偶尔被抓包还会装傻充愣,只有在队长那边实在蒙混不过去,才不得已承认。张艺兴具有超能力的事情边伯贤是第一个知道的,但享受艺兴的治愈和后续福利的第一个人,却是最小的弟弟吴世勋。


 


19岁的吴世勋第一次献出童子之身,对象就是暗恋已久的张艺兴。只不过那次经历实在太糟糕,他们都闭口不愿再提。


那次他们在国外拍杂志封面,野外取景拍的不顺利,拖拖拉拉搞到日落,吴世勋不慎从乱石堆上滚落,脸上至今还留着疤。但能活下来,已经是艺兴哥拼尽全力的结果。他被工作人员送往当地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半夜他在ICU病床上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变成女孩的张艺兴。他看起来好像刚哭过,眼睛红红的,还带着浓重的鼻音:


“世勋……你终于醒了。嘘,这里不允许家属探视,我是偷偷进来的。”艺兴哥难为情地覆在他耳边:“很快经纪人和公司的人就会过来,我必须得尽快变回去,真的很不好意思,世勋——”


 


ICU的医生在远处值班室睡的正熟,其余患者都插着呼吸机,昏迷不醒。冰冷的心电监护仪上显示出他逐渐增快的心率,吴世勋拔掉手上的留置针管,让张艺兴趴在他身上。时间太紧,没有任何前戏就直接进入,吴世勋又尺寸可观,进出之间,吴世勋看到自己的小兄弟带了血。张艺兴全程咬牙坚持,疼得直掉眼泪。第一次没能给对方带来美好的体验,吴世勋一直深深自责,决心照顾好他哥。即使变成女孩子、忍受着撕裂的痛苦,也要救自己,可以认为,吴世勋是被张艺兴深深爱着的吧。


 


欢爱的痕迹不会留下,但恢复了男儿身的张艺兴却着实感到腰部酸痛,灿烈已经十分自制,只做了一次确保他能恢复,但他还是有些吃不消。下周三巡在即,朴灿烈没有三个月的时间来养好骨折的伤。只要成员能健康地站在舞台上,他自己辛苦一点也不算什么。


 


关掉淋雨喷头,张艺兴艰难地向外挪动脚步。吴世勋却抢先一步,打开浴室门走进来。


 


“哥又在逞强了。如果觉得辛苦的话,可以找我的啊。”


 


吴世勋将张艺兴打横抱起,放回床上。接着拿来吹风机,调好温度帮他吹干头发。这期间张艺兴一直欲言又止,十分窝心地享受着最小弟弟的照顾。


 


“好啦。哥累不累,想睡一会吗?”吴世勋拔掉吹风机,将长长的电源线缠绕在机身上,然后重新放回原位,这期间他一直背对着张艺兴。张艺兴看着他宽阔的后背,曾经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少年摇身一变,长成了高大帅气又稳重的男人。他摇摇头,鼻子一酸:


 


“世勋……真的长大了呢。”


 


吴世勋转过身来,看着张艺兴一点点变红的眼眶,哥每次变成女孩子都会有段时间特别感性,像是女生的个性还没彻底消失。腿长手长的好处就是此时他可以大步走过去,一把捞起艺兴哥,把他圈进怀中:


“长大不好吗?我想变得更加成熟,让哥可以依赖我。”


张艺兴闭上眼,睫毛颤抖,“长大了……就不能再找我撒娇了。”


“这回,换哥向我撒娇吧。”吴世勋吻上他湿润的睫毛,张艺兴惊讶地睁开眼睛,吴世勋无声无息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好像又回到小时候的样子。


 


“我想做哥的男朋友,疼你、爱你、照顾你一辈子。相应的,哥也必须答应我,再也不要用那种能力去治愈别人。”


 


张艺兴苦笑一声,逃避似的再度闭上眼睛:


 


“世勋,这个话题我们上次就说过了……我没办法答应你。”


 


“是前面那个,还是后面那个?哥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


 


张艺兴在他怀中缩得更小,他把脸埋进吴世勋的胸前,声音含糊不清:


 


“拜托……别问了……”


 


张艺兴最喜欢的那个人永远笑容明媚,善解人意像个天使。近在咫尺,却囿于弟弟的身份无法更进一步。他最大的顾忌,是那个人明确的取向。


 


伯贤是绝对不可能喜欢女孩子的。而时不时会变成女生的自己,也许被他知道会遭到讨厌吧。如果表白被拒绝,不但连朋友都做不成,甚至可能会影响组合的活动。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吴世勋搂紧了张艺兴。同在组合,他多多少少感受到边伯贤怀的那点儿心思,然而艺兴哥和他太过相熟,反而毫无知觉。


 


把自己定位成守护者,只指望对方哪天开窍主动来找自己的边伯贤;


担心自己的情况不能被对方接受、会遭到讨厌而犹豫不前的张艺兴;


喜欢着艺兴哥,没有被接受就默默在他身边照顾的吴世勋;


虽然喜欢艺兴哥,但同时跟别的女伴保持肉体关系的朴灿烈;


 


所有的人都是傻瓜。


 


可若不是借着装傻的由头,怎样继续陪在他身边呢?


 


有时候吴世勋也会产生某种简单粗暴的想法:要是艺兴哥是女孩子就好了。做到对方怀孕为止,有了孩子自然能将对方留在身边。可当艺兴哥真的变成女孩子,他又舍不得真的这样做。那是他最喜欢的艺兴哥变成的女孩子啊,应当是全天下最纯洁的灵魂、有最漂亮的眼睛和笑容,应该受到最好的保护,享受最完美的爱情。而不是一段由错误的肉体关系开始的囚禁。


 


如果能有一天,哪怕只有一天也行,艺兴哥能彻底属于他就好了。




tbc


白白是纯基嘛,所以会比较难以接受女体化的艺兴。对于他俩开车的情节我已经想好了……就不告诉你。


至于世勋,虽然眼下虐心,但以后会带‘女朋友’出去约会一天。一整天只属于他的女朋友。甜是宗旨!


烈烈是双,有炮友,但只是玩玩而已。没发现吗,其实艺兴哥的这个体质特别适合他。可男可女,玩法超级多(捂脸)


写这个故事的初衷只是想试试软萌的甜兴。但没想到又涉及感情伦理纠葛……心累



评论
热度(295)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