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笔同人】【叔侄亲情向】五十年

东陵帝青:

二叔苏苏哒,三叔萌萌哒~【神经病谁允许你用这种口气说话!


【一】


吴邪几个月大时活泼好动得让人头疼,作为家里的唯一一根独苗,他老爹老妈管不住他,爷爷奶奶都宝贝的紧,全家只有他二叔能治得住他。


他二叔从不疾言厉色,也很少有板起脸生气的时候,与其他人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软硬不吃,无论是一哭二闹还是撒娇卖萌对他二叔统统无效,于是碰了两次钉子之后吴邪果断地缴械投降。


那时他连话都不会说,就知道有二叔在的时候绝对不能啃手指头。


【二】


吴三省下过斗挖过土徒手干掉过粽子,一跺脚全长沙都要抖三抖,头一次对着一堆奶粉和奶瓶不知所措。


吴邪躺在摇篮里变着调儿地嗷嗷哭。


吴家三爷手忙脚乱地冲好奶粉,他手掌粗糙,还没忘了把牛奶滴在手腕内侧试温度,又笨拙而小心翼翼地把吴邪从摇篮里抱出来。


吮着奶瓶的娃娃安静下来,小小的身体在他臂弯中蜷成一个柔顺的弧度。


吴三省慢慢放下心来,这才觉得后背的衣服都贴了身。


“你小子。”他注视着怡然自得吮奶瓶的小侄子,眼角现出一丝笑纹。


吴邪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嗝,吐了他一头奶。


【三】


吴家是个比较奇葩的家族,从吴老狗到吴邪,看起来一个比一个斯文和善(三爷在不下地时也是个儒商)。但事实是吴老狗当了小半辈子文盲,建国后才进了扫盲识字班,老大老二念书时正赶上“文革”,老三则根本就是摔东西出门,下地淘沙去了。五个男人里,只有吴邪是念了个正经大学的高学历人士。


不过学历并不跟学识挂钩,吴家人旧学底子都好,大部分都是家世原因,倒斗淘沙的人,要了解古墓的一切讯息,自然要对史料古籍有一定的研究。吴老狗晚年时练柳体,笔记写的几可拿去当字帖;吴二白是秦始皇脑残粉,写得一手玉箸小篆;而三叔那个字,吴邪的评价是:“集张旭、怀素、米芾诸狂之大成”。


所以说字如其人,这话其实是没错的。


于是等吴邪稍微长大,长到该学写字的年纪时,二叔给他抽了几份拓本让他去临摹。他坐在老宅那张气派的花梨木大案前习字,家里每个人都要来撩拨他,一会爷爷说这一捺太长了不好看,一会他爹说这横折钩折得太突出,吴邪最后忍无可忍地扔了笔:“我练的是瘦金体!瘦金体!你们不懂不要瞎指挥!”


“练书法要平心静气。”三叔端着茶杯,装模作样地教育他:“你这么暴躁,要不跟我学草书吧?”


吴二白刚从书房里出来,手里的拓本卷成纸筒敲敲他肩头:“倒腾你的货去,别在这儿带坏小邪。”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14)
  1. 袅袅烟澄东陵帝青 转载了此文字
    赞\(≧▽≦)/
  2. 鸡腿子东陵帝青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