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兴】过分宠爱

瓶装喵星人:

牙牙学语的小孩子坐在购物车里仰着头,伸手要去碰自己身后推着车的自家老爸的手腕。紧挨着的另一辆购物车里,张艺兴把收不住的腿搭在购物车边缘,腰上垫着刚才路过生活区时随手抓的抱枕,这会儿正指着货架顶层的原味薯片,招呼着推着购物车的另一个人选择最大量包装的往自己肚子上放。


鹿晗和自己身边带着眼镜的孩子父亲交换一个尴尬的微笑,快速拿了零食,加快了推车的速度,往另一排货架过去了。


感谢午后高热的天气,让大多数人选择呆在家里;还要感谢超市宽容的工作人员,没在张艺兴倒在购物车里昏昏欲睡的时候出言制止。


鹿晗低头看着刚走过零食区就又耷拉下眼皮子的爱人,叹了口气,推着增重不少的购物车往收银台走过去。


 


张大作家的新书昨天晚上刚刚截稿,等他洗漱好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十五分。床上的人在他刚躺下的时候就立刻摸上了他的腰,一把揽进怀里又沉沉睡去。张艺兴关于昨晚的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往后的几个小时里都只有鼻腔里残留的鹿晗身上的沐浴露香味。


原本计划是要不吃不喝睡一天的人,生生被任性翘班的鹿总喂了早饭。甚至半推半就的收拾好自己(大部分在鹿晗的帮助下),在中午十二点前出了家门。


 


鹿晗在收银台前捏着张艺兴的脸把他从睡眠里唤醒,双手穿过腋下把人从购物车里抱了出来,收银的小姑娘掩着嘴巴笑了好半天才开始扫条码。鹿晗翻着自己的钱包找零钱时,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人迷迷糊糊的嘟囔想睡觉。他接过购物袋,揽过张艺兴向停车场走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就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车子里的空调温度开得恰到好处,鹿晗等红灯的时候正好分神听到副驾驶上张艺兴的梦呓——黏黏糊糊的叫着他的名字。


其实鹿晗心里明白,张艺兴的睡意没那么浓,外界的一切他都感知的到。不过他们两个人都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的小爱人喜欢用有那么些幼稚的撒娇来表达对自己依赖和喜欢,他也乐此不疲的给予张艺兴依靠,一时间倒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似乎生来他们俩就该这么对待彼此。


 


>>>


第一个觉得鹿晗过于宠溺张艺兴并且告诉了他的人,是张艺兴的责任编辑——贺嘉。


 


鹿晗到家的时间是早上八点五十四分,他前一晚睡在公司。


最近接了大单子,上到总裁大人,下到业务员,全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连着加了几天班,直到昨晚才暂时敲定了初步计划,等细节确定完毕时,天早就泛白了。


鹿总裁的脸上有点青色的胡渣,黑眼圈遮也遮不住,西装搭在手腕上,身上的白衬衫有点起皱。刚准备掏钥匙开门,就被电梯门口的人叫住了。


他转过头去,发现来人是自己爱人的责编,强打起精神扯出来一个微笑,算是打了个招呼,随即开门让人进去了。


门里的景象和鹿晗离开时并无二致,甚至那盘前一天下午他特地抽空回家怕张艺兴赶稿不吃饭给做的意大利面也原封不动的摆在饭厅的桌上,只是少了点热气。


他皱了皱眉,去厨房给贺嘉拿了瓶水示意他随意,便急匆匆得往书房去了。


鹿晗推门进去的时候,张艺兴残存的一点意识让他回了头,尽力让自己看上去很有活力说了一句:


“鹿鹿,你回来啦!”


接着又转过去噼里啪啦的打起字来。


门口的人眉头皱得更深了。


冷掉的意大利面,张艺兴家居服上的面包屑,电脑旁边敞着盖子的草莓酱,加上小爱人有气无力的招呼声,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某人为了赶稿熬了一个通宵,并且从前一天中午以后,就只吃了两片面包。


鹿晗的有点想发火,但望着电脑前佝偻着的消瘦的肩膀,火气又到底还是没点燃。他走过去,把张艺兴身上的面包屑拍掉,为他保存好文档,半强硬的把人从书房拖了出来,放在饭桌旁的椅子上,指着冷掉的意大利面问道:


“这是什么?”


张艺兴抱着腿缩在椅子上,下巴抵着膝盖,肩膀往里收了收,畏畏缩缩的偷看了两眼鹿晗的眼色,才犹犹豫豫的开口:


“我的....晚饭?”


“我昨天下午走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


知道自己犯错的人把头埋在自己的膝盖上,半天了才闷着出声


“趁面还没冷的时候吃掉!”


“还有呢?”


“.....早点睡觉,不准熬夜。”


张艺兴把自己的脚放好,赎罪似的抓起桌上的叉子准备吃掉食物补救补救,还没碰到盘子就被鹿晗连人带椅子扯了好远。仰着头去看自己身后的“保姆大人”时,换来对方一个警告的眼神,和一句无奈的“都凉了一夜了,你先去玩会儿,我重新再做一点。”


小孩儿仿佛得了特赦,用头蹭了蹭抓在椅背上的鹿晗的指头,接着慢悠悠的起身,又往书房晃过去了。


刚才保存文档的时候鹿晗瞥了两眼,知道他很快就能写完,也就懒得争辩,干脆专心致志的加工起食物来。


 


贺嘉坐在沙发上几乎喝完了一整杯水,等那边腻歪完才端着已经见底的水杯往厨房踱过去。他倚在门口看着鹿晗洗菜,切菜,热牛奶,煎鸡蛋,酝酿了好久才敢开口:


“鹿总,有个事儿我想跟你说说?”


正忙着的人没停下手里的动作,“恩”了一声算作回应。


贺嘉站直了身体,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鹿总,你家张作家今年都25岁了这你清楚的吧?”


鹿晗本以为贺嘉要给自己说什么重要的事,没想他抛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把灶台上的火关了转头看着他,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等着另一个人的下文。


“那您这简直把他当5岁的小孩子在养啊,他都生活不能自理了。”


一声轻笑从另一边传过来,贺嘉看着鹿晗把炒好的蔬菜盛在盘子里,擦干净双手,端着菜路过自己所在的位置时,轻轻抛下一句:


“贺嘉,有时间的时候就去谈谈恋爱吧。”


鹿晗去书房把张艺兴带过来吃东西的时候,贺嘉站在厨房门口刚缓过神来,向张艺兴确定了稿子已经发到自己邮箱以后,不顾鹿晗的挽留,飞快得逃离了秀恩爱重灾区。


好心提建议还被喂狗粮,贺嘉是拒绝的。


 


 


>>>


更早些时候,鹿晗的秘书陈悦就觉得自家老板对爱人宠溺得过头了,可是她没说。


毕竟作为高级秘书,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她还是懂的。


 


陈悦入职的第一件事就是被吩咐着给赶稿的张艺兴送饭,她在小本子上写了近两页的注意事项,掐着时间拿着热乎的饭菜站在鹿晗家门口按门铃时,来开门的是人正是自家老板——穿着围裙拿着锅铲的那种。


 


张艺兴不赶稿的时候很闲。常常随便晃荡着就晃到鹿晗公司了,从前台到经理没有一个人不认识这个有点小迷糊的顶头上司的爱人,一路都是打招呼的声音,张艺兴会一一礼貌的回应,抿着嘴微笑露出小酒窝,顺便收获一票少女心。


他常常能在鹿晗办公室呆一下午,陈悦推门送文件时,发现鹿总一个小时前就在看的文件刚翻过去两页,而“总裁夫人”蜷在沙发上睡得正香,空气里恋爱的味道真是太腻了。


 


鹿晗开会的时候,张艺兴会端个椅子坐在角落里安静的听,即使什么也不懂也能坐一两个小时。陈悦一边记录一边观察鹿总的表情,发现他嘴角的弧度不管怎么控制都无法平复。她扶了扶额头,低头记录的时候余光瞟到角落里的张艺兴,那闪闪发亮的眼神,真是任谁也无法忽视。


 


总之,陈悦觉得有这样的总裁和“总裁夫人”。


这个公司,


要完。




END


———————————————————————————————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


好久没写了,手生到憋了好几天才这点字。


被这个人 @向南又向北 说了我好几次光撩不谢,哈哈哈,以后她负责请大家吃肉,我就负责请大家吃糖了。


感谢关注我的小伙伴,大家么么哒。以后会多多产粮的,大家都知道我西皮吃得挺杂的,就捡我喜欢的写啦,大家也捡你们喜欢的看吧。


还有就是乐乎粉丝也还蛮多了,大家点梗吧昂~这条下面留言点卤蛋的就行!


再次感谢,么么哒!


 


 



 
评论
热度(275)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