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脸/茨狐/酒狐]被青春撞折了腰(下)

狂人歌。:

终于把这辆火车开完了,到年底之前都不想再发车了(。)


产粮出ssr,玄学哦,发布之后的两天连着抽了两个茨木,抱着老茨亲亲亲。


………虽然是小号(好气哦)


一大块肉,希望大家吃得不要太油腻。


最近变冷啦,吃点肉暖暖身吧!(。)


总觉得突出了茨狐的感情线…..哎呀不管啦我就是喜欢老茨(不讲道理)


Jo吞大大我也喜欢!希望我们下次能见面!(…)


走不老歌,第一次玩儿,有什么用得不对的地方偷偷提醒我吧!






有好吃的






后来的事情妖狐记不清楚了,只记得茨木和酒吞交换了位置,瘫软的身体被整个抱起来,微微蠕动的小嘴里又被填上了本不应该进去的器物。身体被顶撞得前后大幅度晃动的时候妖狐简直就想咬舌自尽,结果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只好带着哭腔哼哼唧唧,一面累得眼睛都闭起来。


恍恍惚惚间感觉茨木抬手钳住了自己的下巴,妖狐强撑一口气睁开眼,鎏金瞳孔波光盈盈,映出一张近乎迷惘的脸孔倒影。


茨木说,你非吾友。


妖狐有点想笑,拖拖拉拉地牵一牵嘴角,眼睛眯起一半,看起来既柔和又温暖。


妖狐说,你也不是小生所寻的命定之人。


然而?然而。


有什么然而。


这世间的每一段缘,都是前世栽下的一朵花。


>>> 


隔天,妖狐从昏沉的睡梦中醒来。


眼睛一睁还是想咬舌,好歹忍住了。


没在床上被操死,反倒在床下自杀而死,说出去总觉得败坏了他妖狐的风流名声。


妖狐抬一抬手,拔长的骨骼酸痛,指尖完全变成了妖兽的样子,指甲尖尖,质地坚硬如同精钢。再一低头,昨夜还雪白修长的人类双腿已经化成一双纤长兽足,足心的肉球粉嫩嫩,没用什么力度地踏在属于另一个人的大腿上。


返祖让他的身体结构发生了变化,骨骼长成了别的样子,再加上一夜翻云覆雨,如今的妖狐只觉得浑身上下疼到要散架,没有一个部位爽利。


更绝望的是腰间还箍着一双铁臂,大掌托住腰腹,把他禁锢得死死,根本动都动不了。


妈的。


腰好痛。


这就是青春。


妖狐惨淡地想。


熟睡的茨木翻了个身,把手搭在妖狐肩膀,一张大脸与他相对,睫毛又长又硬,几乎要撞到妖狐的鼻尖。妖狐瞅着他看了片刻,突然感觉到那一只手缓缓滑过他的肩,掌心搭住他的后脑,无意识般揉了揉,一股力道推着他,让他把脑袋埋进了这人的肩窝。


妖狐倚在茨木怀里大气不敢出,听见茨木动了动嘴,静止动作,复又沉沉睡去。


只好泄愤似的咬了一口前胸结实的皮肉,眉宇舒缓,紧跟着慢慢闭上眼睛。


算了。


就当是被青春撞了一下腰好了。


妖狐一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笑了。


不!知!道!


 









评论
热度(261)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