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三日鹤】䨻 02

凌琅🐧:

*照例警告,ABO,狗血,有儿砸


*在开新坑和写君王之间犹豫了下,选择填一铲子四雷(


01


02


厨房里熬了汤端过来给三日月尝,刚抿了一口就听到儿子兴奋的声音。有国被教的很好,难得有这种兴奋外露的时候,三日月放下勺子,有国从小狐丸怀里跳到三日月膝盖上,抱着他亲了一大口。


三日月冲小狐丸挑了挑眉,小狐丸哼了一声转身上楼,小崽子不知道自己惹得叔叔不高兴,还在三日月怀里扑腾。


“做了你喜欢的玉米浓汤,去换个衣服下来吃饭。”


有国扭糖似的抱着他的脖子磨蹭:“我不想吃。”


“怎么,遇到什么好事了?”


“我见到我爸爸了!”


三日月闻言托着腋下把人抱下来:“站好。”


有国不敢闹了,乖乖站好。三日月说:“你爸爸就在这里,又是哪儿来的爸爸?”


“那个白头发的……”


“小时候跟你开的玩笑,惦记到现在。”三日月淡淡说“叔叔不认识你,说这种贸然的话很没礼貌知道吗?”


“可是我……”


“去楼上换衣服,下来吃饭。”


有国不说话了,怏怏扁着嘴上楼。小狐丸进了餐厅,两人对视一眼,三日月问:“他回来了?”


“嗯。晚上耽搁了一会没接到有国,有国去附近的小公园玩儿,刚巧遇到他。”


“嗯。”


“怎么办?”


“不用管他。不过是长的跟自己有点像的小孩子,鹤丸不会上心的。”


“那你呢?”


“我能怎么样?”


“要见他吗?”


“不用了。我很爱有国,但是当初留下他是最错误的决定。”


“我告诉过你了。”


“谢谢,如果你能停止反复提醒我的过错我可能会感觉好点儿。”


“兄弟就该如此,对吧?”


两人相视而笑,有国换了家居服,像个吵吵闹闹的小精灵乒乒乓乓撞进他怀里,小孩子说风就是雨,把刚才的不高兴忘得一干二净。三日月想着事情,勺子撞在碗壁上,像是偶尔漫上来的悔意轻而令人烦躁的声音。


 


警局忙起来下班时间难得能见到黄昏,鹤丸一股脑的把锅塞给队友,赶在五点之前停在幼儿园门口,停车场塞满了来接孩子的父母的车,鹤丸老远看到骚红色兰博基尼Aventador特别扎眼的挺在那,路过顺眼看了下车牌,隐约眼熟,脑子里转了一圈想起来今天查过的三日月的车辆信息,原本都开过去了,又非要转个弯停在兰博旁边。


鹤丸下了车,长风衣马丁靴大黑超,领口里漏出一截瓷一样的锁骨。周边未婚的已婚的alpha眼神都往这边飘,鹤丸靠在车上,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恨不得往面前的兰博车身上踹一脚。昨天见过有国之后他就想联系三日月见见,哪知道三日月装陌生人比他还要彻底,电话打过去是语音信箱,邮件发过去被拒收,鹤丸隐约觉得不对,抓过大俱利的手机试了下随便发了个广告邮件,叮咚,投送成功。


鹤丸:……


感觉自己不知情的时候拍了场狗血伦理大剧,孩子都生了,孩子父亲却想装作素不相识。


鹤丸国永才不会顺着别人的意,他好奇地要死,怎么都要见上三日月一面,索性来学校守着。鹤丸远远看到三日月有国一蹦一跳的往这边来,跟在他身后的人总想伸手去牵他也不理会,抬眼瞧见鹤丸兴奋地哒哒哒往前跑一段又生生忍住,端庄无比的蹭到鹤丸面前:“叔叔好。”


大眼睛殷切地看着他,鹤丸心软成一团,伸手捞起来抱着,跟在有国身后的人急了,从他怀里抢了回来。


鹤丸被拽的一愣,眉头皱起来。那人露出个歉意的笑容:“从没见过先生呢,我家孩子是不是认错人了?”


有国被那人揽在怀里,隐约有些烦躁样子。鹤丸收回手:“我也没见过先生您,你是有国的什么人?”


那人怯弱的脸上又升起某种自豪:“我是有国的父亲。”


“我只知道有国的父亲是三日月宗近,不知道您是哪位?”


那人脸都白了,有国小声叫了声叔叔,有点心软求饶的意思。那人不再说话,冲鹤丸点了点头,把有国塞进兰博的后座走了。鹤丸原地站了一会,只觉得莫名其妙心烦意乱,漫无目的开着车乱晃,回过神已经在昔日母校门口。火灿浓烈的夕阳之下静静伫立的建筑物也带了点漠然的忧郁,鹤丸抽了半支烟,身后医学院下课的学生们熙熙攘攘来往的热闹,一个声音在他身后说:“先生,走廊不让抽烟。”


鹤丸转过头,少年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年轻很轻气质倒沉稳。鹤丸道了歉,一时没找到垃圾桶,身后伸出一只手来把剩下的半支抽走了。


三日月在手套上把烟摁灭,脱掉手套,戴眼镜的少年接过来点了个头,喊了声:“教授。”


三日月应了一声,他也穿着白大褂,里面是暖色调的毛衣,整个人干净又温柔。鹤丸看着他只觉得恍若隔日,许多年前鹤丸也是他的学生。岁月善待这个人,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疲倦和伤痕,而赐予他时光沉淀的光芒万丈。鹤丸想,现在学校里为三日月疯狂的人恐怕比起以前只多不少。鹤丸上学那会儿三日月的选修课连八竿子打不着的应用物理系都要抱着自己一个字都看不懂的犯罪心理学教材来凑热闹。


“药研,把问卷送到我办公室。”


戴眼镜的少年冲他们点点头,鹤丸没想到遍寻不着却就这么容易遇到了三日月,暂时还懵着,没想到三日月也冲他特别礼貌特别无情的点了个头,转身走了。鹤丸这人最不爱顺人意,你若是陪他玩他大概很快觉得没意思,这么不理不睬的,他就非要跟你闹了。


鹤丸冲口而出:“三日月老师,我想跟你谈谈有国的抚养权。”


鹤丸信心满满的等着三日月停下,三日月果然停下,鹤丸做好了死缠烂打也要搞清楚的准备,谁料三日月说:“生理上来说有国确实是你的儿子,你想要抚养权?可以。”


鹤丸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三日月拿过他的手机输了一串数字:“抚养权问题请联系我的律师。”他甚至给了鹤丸一个礼貌的官方笑容:“再见。”


 


鹤丸都快疯了,手机响起来没看是谁就接,冲口一句:“三日月这人怎么回事??”


那边一期好奇问道:“你去见三日月老师啦?怎么了,有什么不愉快吗?”


鹤丸语气软下来:“没什么。”


一期笑了一下:“晚上要见面吗?蜂须贺他们也来。”


“地址给我吧。”


“想聊聊你跟三日月老师吗?”


“一点不想,我跟他有什么好说的。倒是你,大学时候他不是在追你吗,看来是没有修成正果?”


一期哭笑不得:“你哪里听来的?那时候除了上课我和三日月老师根本见不着,不知道怎么传出来这种话,我都毕业这么久了还有觊觎老师的学弟学妹找我探听消息。别人瞎讲你也信,青江还说你喜欢我呢。”


鹤丸默默想,这个青江倒是没说谎。倒是三日月喜欢一期一振这么明显,反倒只有正主完全没察觉到,鹤丸平白替他不值。转念一想三日月连孩子都有了,孩子还是自己的,更觉得一团乱,关上车门彪到极速,跑去不醉不休。


五年没见一期变了很多,头发剪短了,不太有之前锋芒毕露的样子,气质温和。一期抱怨:“每天像妈妈一样照顾这么多弟弟,青江君都笑我洋溢着母性光辉。”


“你要是看见一期跟弟弟在一起的样子就知道我说的可是实话,一点没有夸张。”青江笑嘻嘻地把酒递给鹤丸,鹤丸心里闷着事情,情绪不高,今天来的人都是他的旧友,大家熟的不能更熟,趁一期去接电话,青江凑到鹤丸面前:“怎么闷闷不乐的?说点让你开心的,一期这些年净被弟弟们耗着了,没有交过新男友。”


鹤丸是喜欢一期的,这消息却没在他心里泛起什么波澜。他是Omega一期也是Omega,一期笔笔直,学生时代鹤丸似真似假告白的话说了无数次,一期只当是玩笑。鹤丸这个同性恋里的同性恋生生被他熬的没脾气,就这么温吞似水的一直耗着。这潭水虽然平静不动声色,却一直是属于一期一振的,他的一举一动都能掀起风浪。而三日月有国却像是一块巨石,重重拍入水中带起惊涛骇浪,连一期一振带起的小水花也被淹没了。


独烦烦不如众烦烦,鹤丸投下一颗地雷:“你们知道三日月有孩子了吗?”正在跟和泉守拼酒的狮子王一阵哀嚎:“老师有孩子啦??我的初恋幻灭了……”


“嗯,孩子是我的。”鹤丸轻飘飘又丢一颗雷,看着满座震惊的神色身心舒畅,一抬头,一期站在玻璃窗外接电话,对上他的眼神,轻软的笑了一下。


鹤丸又不开心了,喝下去的酒液一阵发苦。他摸出手机看了眼三日月给的号码,拨了过去,刚报了名字那边就说:“鹤丸先生,我知道您,三日月先生提前知会过我。那么,您是想要有国少爷的抚养权吗?”


鹤丸还没说什么,只听到那边传来恐惧的尖叫:“不要给他!!!有国是我的孩子!!!”


鹤丸被惊的脑袋疼,按着太阳穴想了想,这不是今天停车场遇到的那个,来接有国的Omega的声音嘛。


 


TBC.


 


*重要道具一期一振上线,一期哥哥是个好龙套,没什么戏份的,不要掐CP嗷


 



评论
热度(307)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