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ABO也要按照基本法

不可破题:

-今天就一周年啦,正好一周年点文的abo, @清明上荷图   @二次元de受 


-一个装O的大佬


-一点基本法担当的烛俱利,不打TAG了


-织达组出没,一个大写的欧欧西


-有病的三条组,我其实是爱他们的


以上


      鹤丸国永捡到了一个男人。


       16岁那年性别分化时鹤丸看着体检表上标准印刷体的Beta,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很想马上跑去莺丸开的酒吧点上两瓶酒好好庆祝一下。从小作恶多端的鹤丸国永是个对信息素完全不敏感的Beta,这就表示在他今后漫长的人生中不会出现傻逼电视剧里的各种桥段,什么孤A寡O抑制剂失效干柴烈火啪啪啪啪啪,这些套路自此在他的生命里断绝了。


       当什么也没有当自由自在的Beta好。他当机立断给远在东北的烛台切打了电话,先从怀念他的手工便当开始,一直夸到了莺丸的男朋友有多风趣幽默,末了才想起来自己的体检报告,顺便说了下自己是个Beta的事实。


       然而烛台切从小到大被他坑到抗体能垒起来建东京塔,打从心底里他是拒绝承认鹤丸是个与祸害人相去甚远的Beta的,于是随口回道:“哦真巧,我也是。”


 


       对此鹤丸深信不疑,直到毕业后的冗长假期他受邀跑去找烛台切和大俱利玩。下了飞机鹤丸轻车熟路地乘的士到了伊达家,结果在过道里看到了一脸生无可恋的烛台切。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来接我的?”


       “小伽罗把我锁在门外了。”他边说边敲敲门做示范,果不其然两人听见了大俱利一句疲累的“滚”。


       “喂喂,能把他惹成这样可一点也不像你,发生什么了?”


       “我被这个世界套路了。”烛台切靠在墙上,摸了摸口袋想来支烟,手下一空才想起来自己穿的是家居服,“昨晚小伽罗性别分化了。”


       算算年纪确实也差不多了,看情况估计是分化成Omage,以大俱利的性格会因为这件事独自郁闷也挺合理的。


       然而烛台切又说:“我昨晚喝了点酒,不小心把他标记了。”


       哦,标记了。


       “等等等等等!”鹤丸不淡定了,这个套路不对啊!“你不是个Beta吗?”


       面对烛台切明显看智障的眼神,鹤丸当机立断决定和他绝交,并且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长谷部,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我们把话说回来,鹤丸国永捡到了一个男人。


 


       男人说自己叫三日月,是个Beta。鹤丸当即身心就表现出了极大的鄙视,二话不说开始扒三日月衣服,搞得三日月极其纳闷,心想现在的社会真是物欲横流人心冷漠,连Beta都不放过,虽然他其实是个Alpha。


       鹤丸从三日月的上衣内袋里摸出一支抑制剂一看,果然贴着Omage的标签。他冷笑一声,说:“恕我直言,你已经是我今年遇到的第五个没事就装B的Omage了,一点惊吓都没有。”说完就提起抑制剂冲三日月一顿喷。他住的这片区域可是有很多单身老A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就是难以解决社会这种性别分配不平衡的问题。


       “好,现在你可以说说倒在我家门口的原因了。”天知道他从编辑社回家后看见这么一具“尸体”顿时脑补出了多少本小说。


       三日月慢吞吞地咽下最后一口梅饼,又喝了口茶,最后优雅地擦了擦嘴,才说:“我被人骚扰了,对方总是出没于我在场的各种地方。”


       “所以你是被他打晕,然后因为我正好回家所以逃过了一截?


       “不,我只是正好肚子饿了。”


       “……你继续吃吧。”鹤丸把披萨盒推到他面前,有些失神地盯着他头顶的翘发看。


       三日月长得好看,说这句话就像在说“一段清流般涓涓的旋律从时光中走来,那是公元前的碎碎低语,或许是他的脚步太过蹒跚,或许是他的言语太过悲哀,令我的呼吸堵滞于鼻腔意识模糊”一样清新高雅。吃相也斯文讲究,连披萨都要拿刀叉分成小块送进嘴里,完全一副公子哥的模样。


       “多谢款待,非常美味。”三日月终于结束了与披萨的战争,“对了,能不能麻烦鹤收留我几天呢?”


       见鹤丸露出了稍显警觉的表情,他立马露出了一副既为难又担忧的表情:“我最近才来到这座城市,也没有什么朋友在,如果又被那个人发现的话,恐怕……”说完还叹了口气,以显示自己的孤苦无依弱柳扶风。


       其实鹤丸一点也不想要这种孤B寡O的套路,然而三日月他长得好看啊,长得好的人就是有特权的。更何况三日月递给他一张卡,说是自己的伙食和住宿费算在里面,随便刷。


       随便刷。风一般自由的Beta鹤丸国永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包养的快感,而且还是被一只年不年轻他不知道但是绝对貌美的Omage,多少大龄剩A求不来的事。


 


  


       从编辑部回来后鹤丸事实上就没有什么事做了,过上了整天追番零食打游戏的美妙生活,和截稿日之前一期拿晾衣杆架在脖子上的人间地狱形成强烈反差。三日月就更不用说了,这样一朵正被人骚扰的貌美Omage更是大门都不出,也就偶尔开门拿个外卖。


       两人捧着手柄把鹤丸上个月买的没来得及玩的游戏打通了3遍,顺便又刷通了一款双人模式的丧尸游戏。然后,他们彻底没事干了。以“生活就是惊吓”为人生信条的鹤丸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想起来最近都没有人打死不信自己是信(息素)冷淡的Beta,上门来搭讪了。


       这样的生活太不套路了,甚至有点真诚。


       就这样宅了两天,鹤丸说:“三日月,我们出去玩吧?”


       “啊?”


       “你看这附近连可疑的人都没有,那个斯托卡肯定已经放弃了,我正好带你去熟悉一下这座城市的繁华嘛。”


       “好啊。”三日月拿出抑制剂喷香水一般地轻按了两下,转过脸温柔地笑着。“那我们现在就去约会吧。”


       鹤丸觉得自己被击中了。下意识摸出手机想给亲友们打电话,反应过来却是感到莫名其妙,脑子混沌了好一段时间,直到三日月问他自己是不是应该应景地去买套衣服才反应过来,从裤子里掏出三日月给他的那张卡,说:“随便刷。”


 


 


       坐在电影院里时鹤丸的嘴都吃累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Omage需要经历发情期所以他们必须特别能吃的关系,今天表面上是出来玩,但事实上却是名符其实的美食之旅。他靠在座椅上,被猝不及防地冰了一脸。愤怒地转过头,他看见三日月举着两杯可乐冲自己笑,说:“抱歉,吓到鹤了吗?来,你要的可乐。”


       他顿时觉得自己好坏好过分,竟然放任娇弱的Omage独自去买饮料,万一抑制剂失效被路人Alpha套路了怎么办。更不用说这个Omage还笑得这么好看。想到这里鹤丸有些担心了,凑近了小声问:“三日月,你的……抑制剂还好用吗?”


       鹤丸说话时的呼吸就喷在他耳边,三日月忍不住抖了抖,诚实地答道:“最近不太有效了。”


       “那回去路上我们去买几瓶吧。”


       三日月低声笑笑,说:“鹤真的很关心我啊,我很开心。”这时电影正好开幕了,原本亮得晃眼的灯瞬时全部熄灭,让鹤丸看不清三日月此时的表情,但直觉告诉他,三日月是在笑的。


 


 


 


       直觉告诉鹤丸,他恋爱了,而且对象是三日月。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Beta们因为不用担心轻易当爸爸和被迫当爸爸,所以是性生活最混乱的一性,但是鹤丸从小到大自由惯了,从来没谈过恋爱啊!他只能捧着手机去找经验丰富的亲友们求助。


  


[ABO平等协会讨论组]


 


远离了晾衣杆的鹤:大家,我好像,恋爱了


帅气地被套路:哦。小伽罗今天有好好吃饭吗?


今天也在华丽地换服装:蕾姆已经是我老婆了!


 


远离了晾衣杆的鹤:光忠你怎么这么冷淡,我又要打电话给长谷部了啊?!


                               还有小贞,蕾姆是我老婆,谢谢


 


连刀柄也一起:鹤丸老爷竟然恋爱了啊


 


让我一个人:我是长谷部,俱利伽罗正在好好吃饭,不要打扰他


 


帅气地被套路:……长谷部君,我和小伽罗已经扯证了!


 


让我一个人:三十岁之前不准牵手!


 


帅气地被套路:你这个怪兽家长!


 


远离了晾衣杆的鹤:你们就不能像药研一样关心下我吗?


 


今天也在华丽地换服装:鹤丸哥的恋爱对象是谁?可爱的Omage吗?


 


远离了晾衣杆的鹤:小贞真是个好孩子,对,是个Omage


 


远离了晾衣杆的鹤:叫三日月


 


帅气地被套路:……


 


让我一个人:……


 


连刀柄也一起:……


 


今天也在华丽地换服装:??????


 


小夜Love:照片


 


连刀柄也一起:看了照片或许就


 


帅气地被套路:啊,宗三君真是一针见血


 


今天也在华丽地换服装:??????你们在说什么??????


 


远离了晾衣杆的鹤:我怎么也???????


 


帅气地被套路:已经很晚了,小贞你快去睡觉


                        鹤丸你有“三日月”的照片吗,发给我们或许就能告诉你了


 


今天也在华丽地换服装:小光,现在才8点


 


帅气地被套路:喝杯热牛奶,马上就睡得着了


 


小夜Love:嗯,热牛奶很有效,小夜每晚都会喝


 


       鹤丸疑惑地看着他们刷的屏,心里隐约觉得三日月或许不是个简单的人。仔细想想他的各种举动完全不像个一般的Omage,说不定是什么逃婚出来被各大家族追捕的落跑新娘,白瞎了他这个当作家的好脑子,真是美色误人。


       于是关掉闪光灯对着三日月的睡脸拍了一张传到讨论组里。


 


[ABO平等协会讨论组]


 


远离了晾衣杆的鹤:[三日月的睡颜.jpg]


 


连刀柄也一起:哦,是三日月老爷啊


 


小夜Love:啪啪啪


 


帅气地被套路:宗三君,这里还有小孩子在呢


 


小夜Love:我只是在鼓掌而已哦?


 


帅气地被套路:……你其实是青江君吧


 


让我一个人:三日月宗近,三条集团的继承人之一


 


连刀柄也一起:鹤丸老爷,您为什么会认为三日月老爷是Omage?三条家所有人都是Alpha啊


 


       我怎么知道?因为我他妈拿出他的Omage抑制剂并且对着他一堆狂喷!鹤丸觉得自己被骗了,这一点也不套路,这个世界根本不按照基本法来。错就错在他不应该当一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作家,更不应该是信(息素)冷淡的Beta。


       不不不不不,说不定三日月其实是个Omage,但是三条家对外宣称他是Alpha呢?


       想着鹤丸就伸手去拿三日月的抑制剂准备检查一下,结果他刚把抑制剂拿在手里,一只手就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而且力气大的惊人,完全不像身娇体弱的Omage。


       “鹤想做什么?”


       鹤丸吓得手机直接掉到了地上。他僵硬地转过头,对笑着的三日月勉强勾起嘴角。好不容易平定了心神,被抓着的手腕倒是感受到疼痛了:“手。”


       “哦抱歉抱歉,把鹤抓疼了吧?”三日月轻声道着歉,帮鹤丸揉了揉手腕。


       等疼痛感稍微退却了一些后鹤丸干脆破罐子破摔,问道:“你其实是个Alpha吧?”


       三日月那双漂亮的眼睛眨了眨,逐渐范出更深的笑意:“嗯,三条家出品,如假包换。”


       鹤丸很想去三条家换十个Omage回来。


       “我说自己是Bate鹤都不相信,更不要说Alpha了。”三日月有点委屈。


       “因为我看到了你的抑制剂。”鹤丸解释道。


       “那个啊,是我的兄长因为好玩才贴上去的,不信你可以撕下来看看。”


       鹤丸把瓶子表面的标签轻轻一撕,果然露出了Alpha的字样。这种东西是能随便好玩的吗?!


       “那果然斯托卡的事也是……”


       “不对哦,我确实在被人骚扰,不过那是我的另一位兄长,他因为待在家里被父亲念着三十岁的大龄剩A烦的头发一把一把掉,所以来找我回去共患难。”


       “……”三条家的人真是吓到他了,都他妈的好有童心好有病。


       “我怎么可能愿意回去呢?”


       “鹤?”


       “我……”


       鹤丸刚开口隔壁邻居就跑过来“咚咚咚”地敲门,不算礼貌地抱怨:“这家的Alpha注意一点啊,信息素都飘到我家来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众所周知Alpha和Alpha之间的信息素会互相干扰,类似抢夺领地一般不让人好过。


       三日月眯了眯眼,对鹤丸说:“就像我说过的,最近不太有效了。”说完他把抑制剂装回了上衣袋里。


       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即将对鹤丸敞开,急得他想立刻把门关上再加一把64位密保锁。


       “我们不合适。”


       三日月好笑地看着他,顺着问:“哪不合适?”


       “性别。”


       “现在早就是新型社会了,那种Alpha必须和Omage结合的想法是封建糟粕,一点也不先进,妨碍我们建设资本主义新社会。”


       其实鹤丸就是随口一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和三日月有哪里不合适的,B才A貌、性格合拍、两情相悦,这些套到Omage三日月身上都无比合适,可是现在看来又怪异得不行。


       “鹤,你不能性别歧视。”三日月正色道。


       鹤丸还想做最后挣扎:“不,这一点也不基本法,一点也不ABO!”


       最近正好是台风天,什么雨都来得莫名其妙特别套路,“哗”的一声外面就下起了雨。鹤丸暗自松了口气,幸好外面没有凭空惊雷,那样会搞得他以为道真公对自己的话八百万个不同意。


       “现在外面下雨了,我们可以跑出去淋场雨,然后孤A寡B。”剩下的不言而喻,三日月想把鹤丸抱进自己怀里,便勾了勾他的手指。“可以吗?”


 


       当这只白鹤终于如他所愿的落入怀中,并且附带一个轻如蝉翼的吻的时候,他清楚地听到自家的鹤骂了一句。


       “去他妈的基本法!”


       当然随后还收获了满脸的抑制剂。


                                                                                                                                           -END-


 


==============================================


因为老妈要用电脑所以没时间检查错字了


其它几篇我加油写

评论
热度(255)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