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欢Mr. Left&Mr. Right-番外2

VeryHot_休眠:

番外   科劳托餐厅平凡的一天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不能带外食。”


“这不是什么外食,这是茶叶。”


“……也不能自带酒水。”


莺丸无所谓地笑笑,看了一眼边上的鹤丸,鹤丸耸耸肩。两人各自向两边走开半步,现出了原本站在他们身后的萤丸。


“姐姐——好!要看我的玩具吗!”


萤丸高高举起双手,一脸笑容灿烂。


三分钟后,坐在卡座里的一期一振礼貌道谢,目送双腿都在打颤的服务生离开,有些忧虑地转回头:“他们不会报警吧。”


鹤丸摆摆手:“不要紧。我们这一顿签的是国行的名字,他们不会没眼色到去举报本市警察局长的。”


“警察局长的客人非法持枪才更……?”


萤丸把菜单塞到一期一振面前:“不要纠结啦!快看看你想要什么。国行怎么还没来,一定是要赖掉他的眼镜了哼。”


这家餐厅实行的是点菜制的自助,按位收费,可以在三小时内任点所有供应中的菜肴。当然像所有的高级餐厅一样,科劳托也有一些限量供应的招牌菜,只有预约才能享用。在这一点上,莺丸有绝对的发言权。


“这个季节不适合品味松露,而且听说他们的法籍主厨这几天休假,所以我没有点。”莺丸在打开的菜单上指指点点,“我按你的口味,大致选了这个,这个和这个,不过如果你现在对别的有兴趣,就随意吧。”


一期一振对着已经差不多被全部圈起来的菜单沉默了:“……”


鹤丸笑嘻嘻地凑过去拿手肘捅捅他:“不选也可以的。我把没吃过的都划出来了准备试,等一下你可以吃我的。”


“秀恩爱请适可而止。”莺丸撩了一下垂落的额发,“这里可是有未成年人的。”


一期一振保持沉默,望向这一桌里唯一的一个未成年人——萤丸正在无聊地眺望窗外,手里来回抛着一把格洛特手枪。


“还是谨慎一点吧。”莺丸显然读懂了一期一振的沉默,一边动手沏茶一边说,“上次我们的一位同事对萤讲黄色笑话被国行撞上,第二天我们就收到通知去看守所领人了。”


“……”一期一振端正态度,“国行先生什么时候来?”


“快了吧。”莺丸说,“十分钟到两个小时内。”


……………………好大的浮动范围。


“他今天去市政府开会,从那边到这里需要横穿内环路。”鹤丸比划比划,“如果赶得及在十一点前上立交桥,就是十分钟到。如果赶不上的话,估计会一边开车一边睡个午觉。”


……这样真的好吗,警察局长就不需要安全驾驶了吗。


然而看着大家都一脸习以为常的样子,一期一振也只能说服自己,说不定这位明石国行先生已经练就了海豚的左右半脑轮流休息的本领。但是比起这件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亟待解决,那就是——


“你一定要坐得离开那么远吗。”


“对啊。”


几乎挂在长条卡座的另一端上的鹤丸叩了叩桌面,接过莺丸的茶,偏过脑袋冲着一期一振笑得十分灿烂。


“我们分手啦。”


 


 


一期一振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又被震荡了一次,才会答应鹤丸假扮已经分手的情侣来吃这一顿自助。


虽然科劳托的消费水平稍高,但以他的津贴也不是刷不起卡——鹤丸入行早,又长期执行高危任务,更不至于缺一餐自助的钱。所以一开始莺丸说明情况的时候,一期一振不假思索地婉拒了这个提议,还跟萤丸正面僵持了起来。


这时路过客厅的鹤丸听到了争执的声音,夹着两卷塑胶招贴画溜达进来。听明白前因后果,鹤丸就把一期一振拽走了。


“我不认为这种事能够随便说出口,拿来开玩笑,打赌——”


一期一振觉得这是统一三观的大好时机,立刻打好了条理分明思路清晰的腹稿,准备对鹤丸展开说教。结果鹤丸把他拉进房间,脚跟一碰关上了门,画轴扔到柜子上,手伸进了他的衬衫下摆。


咔哒一声,皮带松开了。


“什么啊你。”鹤丸低下头,像是要接吻一样靠近了一期一振,眼神忧郁又有些失望,然而身体的动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鹤丸一条腿抬起来,暗示性地抵住了一期一振腿间的器官缓缓磨蹭,“你原来是靠上面这张嘴确认我们的关系的吗?我还以为你是靠下面。”


……


事后一期一振情绪低沉地坐在床边,双手扶住自己的额头。鹤丸早就神清气爽地溜掉了,然后一期一振自己也答应配合演完分手戏。虽然说男人在床上的话十句有九句不可信,但总有一句,是一期一振说的。


那就是要实现的诺言。


一期一振在品德和情感之间激烈摇摆了很长时间,最后决定还是先顺着鹤丸这次。思想改造任重道远,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日后再议,再议。


 


 


再议什么再议。


一期一振看着自从明石国行到场,就迅速切换了前男友模式的鹤丸,感到分外的不适应。鹤丸没有刻意地营造什么尴尬的气氛,该吃的吃该说的说,笑得和平常一样没心没肺。然而只有当和一期一振视线交错时,鹤丸会稍微停顿一下,然后飞快又自然地转开脸,开始跟莺丸聊B&B的彩虹色茶罐。


他们之间的异常连被抢走眼镜的明石国行都看得出来,整桌人都默契地没有提起一句他们的关系。


不过这一餐吃得还是比较和谐的。奉行简朴和素食主义的江雪没有到场。明石会议中途就溜号了,赶在下班高峰期前穿过让全市司机闻之色变的内环路,准时来到了餐厅。现在不是什么旅游旺季,而且对于旧城区的大多数市民来说,这家餐厅的消费水平确实高了。所以现在餐厅里人不算多,轻轻的钢琴曲萦绕在大厅里,一派安宁祥和。即使是被服务生密切关注的这一桌,看上去也是非常和平的——活泼的少年戴着不合度数的眼镜,被对面坐着的人一直取笑;另外三位看起来都是成熟理智的大人,一直面带微笑喝着茶低声聊天。


只是如果有人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就不会觉得世界和平了。


“昨天三日月又去西区散步,现场都不处理一下就跑了。啊——给他善后好累,你们下次见到他,拜托一定要替我说说他。”


“呜哇我看到电视塔上有反光,是狙击手吗我要去干掉他。”


“哈哈哈哈那是我打在窗玻璃上的光!吓到了吗!”


“杀了你哦。”


“你们先喝杯茶,冷静一下好吗。这里周围能够埋伏的点我都已经装了监控摄像头,请安心吃饭吧。”


在气氛一片大好中,一期一振有些食不知味地接住了萤丸滑过来的芥末碗。萤丸盯着一期一振舀起一勺芥末酱放到自己的汤碗里搅了搅,眼睛瞪得几乎要从镜片里穿出来。


“真是可怕,失忆还会让口味变重。”明石国行说。


“是的——什么?”一期一振喝下一口芥末浓汤,扭头朝明石国行摆出了得体的微笑。


“哦?不要逼我重复说过的话吧,好麻烦的。”


明石国行扫了一眼鹤丸那边,打了个呵欠,又以怜悯的眼神上下检视了一期一振半天,最后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


“想开一点。其实我那里还是有很多下面人缴上来的片子的,什么口味都有。不过给了你,难免被萤翻到,所以你还是自力更生吧,抱歉啦。”


坐在对面的萤丸大声抗议:“我已经工作好多年了!”


“那你的家长会也还是我去开。在监护人眼里,你只是没长大的萤。”明石国行撑着桌面,伸长了手去揉萤丸的脑袋。


“切。”萤丸鼓起脸,“别摸啦,再摸更长不大了。”


“那就不要长大了。”明石国行彻底笑出了声,“长大有什么好的,长大就要干活了,要珍惜还能享受暑假的美好时光啊。说起来天气这么热,下午真不想回去上班……”


鹤丸这时正切着班戟,听了这话随口接了一句:“那在这里搞点小惊喜,让你现场处理一下?”


明石国行无精打采地举起手摆了摆:“算了吧算了吧,那比上班还累。”


“别这么无趣啊。”鹤丸扔掉擦手用的湿纸巾,兴致勃勃地提议,“反正这层楼也没几个人,我们可以放个烟雾弹什么的,让你亲自组织火灾逃生演习你看怎么样?”


“好啦好啦,求放过,让我好好地休息一个中午吧。”


明石国行一边随便敷衍着一边端起茶杯。茶水才沾到他口边,忽然餐厅里爆发出一声巨响。惊叫声和怒喝声从大厅另一头冒出来,闹哄哄地彻底盖住了自动钢琴演奏着的轻音乐。


“……”


“……”


“你动作真快。”


“不是我干的好吗。谁抢了我的戏,我要去看看。”


萤丸跳了起来:“我也要去!”


“你们看看热闹就行了,要动手之前先喊一声啊。”坐在朝外的位置上的莺丸只嘱咐了一句就给萤丸让开了地方。这边明石国行直接大字往沙发上一靠,他个子瘦高,鹤丸从空位挤过来没花多少力气。但鹤丸来到卡座最外沿的一期一振边上时,一期一振刚要站起来往外走,鹤丸就把一期一振按了回去。


啾。


整桌人都冻结了。一期一振僵在座位上。莺丸的茶水满出了杯外。靠在沙发上的明石瞪大了眼睛,木然地伸出手,萤丸把眼镜放到了他手里,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这边。


“……你们?”


鹤丸半跪在一期一振腿上,从一期一振颈侧转过脸,朝明石眨了眨眼睛:“有事?”


“不我说,你们不是……”


“分手了啊。”鹤丸十分自然地说,“但是又复合了。”


明石看起来已经连眼镜都要碎裂掉了:“……什么时候的事。”


一期一振才开口,鹤丸就飞快地捂住了一期一振的嘴:“一分钟前。”


“你这架势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复合啊?!”


鹤丸满不在乎地笑笑:“那你就当做我逼婚咯——啊啊我看到那边有两个人好像要打起来了!萤我们走!”


萤丸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嘿嘿来了!”


两人嗖地不见了,留下神情木然坐在原地的三个成年人。莺丸最早恢复过来,抽了几张纸巾擦干净桌面上的茶水。明石过了一会只有撑着桌面叹气,哭笑不得地摘下眼镜有一下没一下地擦。


“想一出是一出的,还是老样子啊鹤丸。总之这次又是我被坑了对吧?人生真是艰辛啊。”


“嗯……他们这一批进来的,都有点,我行我素。你想想三日月。”


“你好像连自己也一起批评进去了。”


“哈哈是吗,来喝杯茶吧。”


突然,一期一振霍地站了起来,动作之大,把坐在边上的明石吓了一跳。可没等明石来得及说什么,一期一振就表情庄重地低头致歉,表示要先行离开。


虽然现在饭也快吃完了,但莺丸出于同事情谊还是关心了一句:“你要去哪里?”


一期一振拿起外套,留下三个字就匆匆离开了:“订戒指。”


“……”


“……”


明石刚夹起来的草莓班戟掉了下去,白色的奶油砸了一地。莺丸端起茶杯的手停在了半空。两人望着一期一振快步离开,然后缓慢地转回头,面面相觑。


“为什么跳到了这一步?”


“比起这个,鹤丸回去的时候见到戒指,会大吃一惊的吧。”


“对啊,鹤明显只是说着玩。”


“如果是以前的一振也不会当真。啊——我不要思考他们这笔烂账了,好费劲。”


“你睡不了。”莺丸垂眼品茶,“那边打起来了。哦,萤好像拔起了一张桌子要砸过去。糟糕,对方似乎有五六个人。”


“——不要吧我不管了让我睡……”


科劳托餐厅的今天,也是如往常一般的和谐。


 

 
评论
热度(308)
  1. 鸡腿子VeryHot_认证过激写手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