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雲國/紅黃] 夕陽

閑事燒紙,要事挖墳:



 


 


在貴陽東區一間奇怪的宅第內——


 


「可惡!你這個混帳東西,怎麼又買通我家的下人跑進來!?」


 


聽到敲門聲,以為是下人的鳳珠,在書推中抬頭看到紅黎深之際,忍不住破口大罵。


 


「我看你還是換過一批下人好了,太容易被買通對你有危險。」黎深自動(習慣)忽略房子主人的罵語,悠然自得的坐下,替自己倒了杯茶。


 


「哼,換了多少次不也是被你買通!紅家宗主有錢沒地方可用嗎?」黎深知道,鳯珠面具底下一定帶著不肖的笑容。


 


沒錯,無論鳳珠換了多少批下人,黎深總是有辦法走進來。絕對是因為他是紅家宗主太有錢,沒事拿大把大把錢出來賄賂別人家的下人。


 


不過,事情的實原因是,這個家的主人太古怪!在家也整天載著面具,下人們難免心生疑惑……


 


「我這是幫你測試下人,我是說真的,你這個家太容易被人混進來了。」黎深難得認真的說,放下茶杯,直接走到鳳珠面前,伸手解下線子,拿走那礙事的面具。


 


無論看多少次都是這麼美麗。仙子也沒這能耐。


 


撫上對方光滑的臉,黎深說:「如果你在家以原本面目視人,我想,無論我花多少錢也不能買通你的下人。」鳳珠推走黎深放肆的手,在聽到下一句話時轉為狠狠拍打。「不過也要他們能直視你為前提,說不定你脫下面具,所有人都變成廢人了。」


 


「快給我離開!我不想見到你!」


 


黎深沒理會,他一向都認為這是鳳珠的口不對心。


 


「明天,一起去郊遊吧。」用的不是問句,是肯定句。


 


「什麼?」郊遊?這個男人不是認為這是無聊的玩意的嗎?


 


其實,是因為聽說了寶貝姪女在茶州郊遊,所以打算發掘貴陽的美景,以便將來相認可以帶她遊覽而已。


 


「明天工作完我去戶部接你。」說完,也沒等鳳珠的回答,就離開了。


 


雖然他是沒有給予過拒絕的機會。


 


那沉魚落雁的美貌有少見發呆的表情,不過也無損其姿色。


 


郊遊……那傢伙瘋了不成……?


 


 


 


 


 


###


 


 


 


 


 


今日,吏部尚書很認真的工作。因此,新來的菜鳥過半數以為眼花,不是絆倒椅子就是撞上牆,有的更直接昏倒。


 


稍有年資的,早就不理這個永遠偷懶的長官,決定做好自己的工作就算了,所以沒發現黎深在工作,即使地震,他們大概也不會發現的。


 


而當中最能幹的少數官員,則不放過這大好機會,把積下來的工作「順道」搬過來,讓長官一拼處理。


 


拿公文過來的其他官員,以為自己走錯地方,全部都先後一致地說抱歉準備離開,但被老練的吏部官員提醒他們沒走錯路。最後他們離開時,都絆到門檻整個人跌在地上,過了好一會兒,才迷迷糊糊的爬起來,蹣跚地離開。每個人的行動都一致,旁人看到還以為是在演什麼劇目。當然,對吏部官員來說,這是不重要的。


 


在接近黃昏的時候,吏部官員們忍不住抱在一團飲泣,決定了晚上要去飲酒慶祝。


 


而今天有問題的吏部尚書大人,在處理好工作後早早就離開了。


 


黎深向戶部前進,好心情讓他臉上掛著別人認為陰森的笑容。


 


「呵呵呵呵呵呵——」


 


到達戶部,黎深一把抓過人家的尚書大人,帶著可怕的笑聲拖著人離開了。


 


沒有人有膽阻止。


 


當景侍郎回來後,看到呆若木雞的官員們,大聲喝道:「你們幹什麼呀!?」


 


「景侍郎大人……黃尚書大人被吏部尚書大人抓走了……」


 


「什麼?!」果真鳳珠不見人影啊……「不要緊,今天的事情都大致辦好了,兩位大人可能約好了呢。」


 


在鳳珠身邊工作了十年以上的景侍郎,一直都相信他們是好朋友。事實上他對不對呢……此題無解。


 


 


 


「紅黎深!你在幹什麼!?」甩開被捉住的手,鳳珠不滿的問。


 


在工作時突發被拖走,任誰都會不滿吧。


 


「我昨天說過來接你的吧。」


 


「我還沒做完工作。」面具底下的眉皺了起來。


 


「這個時候要處理的應該的做好的了,以你的能力來說,其他不重要的不做也不要緊。」


 


被說中了。


 


「你不是真的要去郊遊吧?」


 


「當然,我昨天說過了,事情說一次就夠。如果不是鳳珠,我早就把他辭退了。」


 


沒錯,作為一個能幹的官員,不應該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雖然依然不滿,但鳳珠還是跟著黎深走了。


 


而在那一天,看到兩個魔鬼尚書大人並肩而行的畫面的人,翌日都因病沒有上朝。


 


 


 


 


 


###


 


 


 


 


 


「黎深,時候都不早了,你確定要去郊遊?」


 


「去看日落。」


 


日落?他何時變得這麼有詩意?


 


「走快一點吧,聽說路不太好走,我可不想趕不及看日落。」


 


鳳珠這次只是默默加快腳步,跟著他口中的混帳傢伙走。


 


不過呢,黎深有沒有想過,以他們這兩個練過武功的人都不太好走的路,秀麗能應付嗎?


 


好不容易,終於到達山頂。太陽還在天際,金黃色的斜陽映照著整個貴陽,橙色的天空看來無邊無際,美不勝收。


 


在貴陽住了十年以上的鳳珠對於自己不知道這裡實在有慚愧。


 


「我說鳳珠,把面具拿下吧,美人該配美景。」黎深心情大好,用無心機無深層含意的普通微笑看著鳳珠。不過在普通人眼中仍猶如洪水猛獸。


 


可能因為這個震懾人心的景色使他對黎深的厭惡減低了些許,所以沒怨言的就拿下了面具。


 


黎深嘆息。


 


貴陽美景縱使精采雄偉,也及不上眼前人一分一毫。


 


連造物者也感嘆的美貌,這大概是完美的藝術品吧。


 


把玩那光可鑑人的柔順秀髮,黎深忍不住再次輕嘆。


 


「覺得累就不要老遠跑到山頂看日落啊。」鳳珠不客氣的打斷黎深的慨嘆。


 


「這個時候就不應該說殺風景的語。」真是的,這個人,就是太過實際。


 


即使黎深怎麼繞上鳳珠的頭髮,青絲依然滑過他的手指,從不停留。就像這個男人,他所想的只是國家,一心為其盡力,彷彿從沒有人能在他的心裡佔下一席位。


 


突然,黎深扯著鳳珠的手,把他擁在懷,把頭埋在軟滑的絲綢間。


 


「喂!你……」鳳珠有點不知所措的,拉著黎深的衣服。


 


「你真適合紅色,你看夕陽跟你多相襯。」一會兒後,黎深抬起頭,卻說上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適合是黃色吧!我是黃家的人!」


 


「你是黃家人不代表適合黃色。雖然沒顏色能搶去對你美貌的注目,不過黃色就是太刺眼。」


 


「我看紅色才刺眼吧!看你朝賀全身紅衣說多俗氣就有多俗氣,又不是要上吊的女鬼。」鳳珠不服輸的說,露出把他相貌襯托得更出色的好勝的笑容。


 


黎深揚眉。把懷中的人抱得更緊,空出一隻手托起對方的下巴。


 


「……像個登徒浪子似的。」


 


「哈哈哈哈哈哈——!」黎深大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夠膽說紅家宗主是登徒子的人世上只怕有你一人。」


 


「承讓。」


 


黎深笑,笑得溫柔。他把頭接近鳳珠的。


 


在雙唇將要相碰的時候,鳳珠抵在黎深胸口上的玉手微微出力,使黎深停止了動作。


 


嘆息自鳳珠嫩紅的嘴唇流瀉而出,也是美感十足。「唉……你清楚你自己在做什麼嗎?」


 


鳳珠低下頭,半瞼的眼眸看不出現在的神情。


 


「我很清楚,一直都很清楚。」


 


不容拒絕地,吻上渴望已久的紅唇。


 


交纏的氣息,黎深沉醉於此。


 


良久,他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紅色跟你比較襯。」看那緋紅的面頰多可口,黎深從來不會違背自己的意願,這次也不例外。他輕吻那片緋紅,眷戀不已。


 


「我討厭紅色。」


 


「我討厭你。」


 


「口是心非,剛剛多乖巧啊……」


 


鳳珠彷彿聽到有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音。


 


「得寸進尺的混帳傢伙!!!」掙脫對方的擁抱,狠狠瞪著他。


 


「哈哈,鳳珠你瞪眼也很美麗啊,無論你做什麼都無損你的美貌啊。我可是能夠正視你的少數人呢。」黎深很有自信的說。「以後你只可以跟我來這裡。」


 


「誰聽你說呀!」這傢伙憑什麼命令自己!?


 


「因為這樣的鳳珠太美麗,相信除了我沒有人能見到現在的你仍能保持理性,我這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感謝我吧。


 


鳳珠突然覺得很頭痛。保持理性?他剛剛做的事情叫保理性!?


 


好像聽到鳳珠的心聲,黎深找死的說:「換成其他人早就把你壓倒了。」


 


鳳珠一拳揮向黎深,這個不要臉的自大狂。可惜,黎深也不是普通人,看他平日丟扇子有多準確就知道了。


 


捉住鳳珠的手把他入懷裡:「看,現在的你最美。」


 


夕陽餘暉照在鳳珠身上,的確,世界上大概沒什麼東西美景能比得上他。


 


「夕陽的紅色最能配上你。」


 


「我看是金黃色吧。」


 


這次,黎深沒駁回,只是牽起鳳珠的手,走向歸家的道路。


 


鳳珠看了看兩人的手,心想就這段路好了,待會差不多到城內一定要把他打到不似人形。


 


而之後的幾日,吏部尚書大人的心情依然燦爛,連絳攸都開始懷疑義父是不是瘋了。


 


 


 


END


13/01/2008



 
评论
热度(14)
  1. 鸡腿子閑事燒紙,要事挖墳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