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我是三日月的男朋友啦

Left_攸:

*高中生三日月and小学生鹤丸
*这种显而易见的犯罪题材,然而是清水,控制得我好辛苦【你
*bb子的点文www@BB子 
*虽然很想在最后加个成年爷鹤的肉但是已经没有肝了【。
*最近写的东西都太正经了我怀疑我不是我了【闭嘴



《我是三日月的男朋友啦》



“三日月,你记住。”
小狐丸这么说着又住嘴,似乎思考了会儿又改口。
“你记住,就算再怎么控制不住也不要犯罪。”
三日月微笑微笑。


最近三日月干得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把一只在地铁站溜达的小学生,带回了家。
三日月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是暑假快开始前的某次放学,他为了避开地铁高峰期翘掉了社团,提前一个小时出了校门,正好遇上小学生放学。一帮穿着黑色西装裤或是白色水手服的小团子叽叽喳喳地挤上地铁,再叽叽喳喳地挤出去。
“鹤丸!”
三日月低头发短信,准备叫自己亲哥小狐丸把连吃了三天的放在冰箱里的咖喱加热时正好听见这么一句。他抬眼就看见一个白乎乎的小团子窜过去,背着铁皮书包,蹬着黑亮的皮鞋,英伦风的西装外套,头发是一抹白,就在三日月面前一闪而过。
“喂。”
三日月站起来喊住那个白色的小孩子,白色的小男孩转过头,黑色皮革帽沿下是一张白皙的小脸,像蝴蝶振翅般忽闪的睫毛下是一双亮丽、充满着一片温暖而和谐的金色瞳孔。三日月愣了愣,把地上的一只他丢下的什么白色的玩意儿捡起来递给他。
手机。
三日月心里想着这娃有点厉害,这种东西都敢乱丢。
“啊!你怎么看见了!”
那个小男孩却不开心了,夺过三日月手里的白色小手机,嘴里嘀咕起来。
“我好不容易才丢掉的你又给我捡回来…”
三日月觉得这小孩有点可爱。
“你这种没情商的人,一定很不受女孩子欢迎对吧!”
三日月:……
三日月:我有点想打他。



那个三日月很想打的小孩叫鹤丸,鹤丸国永。今年九岁,读小学五年级。三日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回家装作不在意地一提,小狐丸看着电视吃泡面漫不经心回答他,就是上次五条叔叔家那个谁,就是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
“还有,你班主任给我打电话了,叫你没事别随便翘社团。”
“哦。”
三日月没走心。
“你听见了吗?别翘社团。”
小狐丸重复一遍,他咬着面条、自从石切丸和岩融搬出去住后他俩就没吃过一次正经饭;想起当年三日月小学逃课,高中的自己假装他的家长结果双双被三条打到快残废。
“听见了。”
三日月翻柜子,不出所望找到一盒小狐丸私藏的薯片,拿出来就毫无声息地往楼上的卧室走。小狐丸对着电视机吃面,看也不看,完全不知道三日月把自己的口粮抢了。也罢,只要工作做完了他就一直是这个状态,小狐丸觉得自己像个更年期的老大妈。
结果,第二天,小狐丸接到一通三日月班主任的电话。
三日月把自习翘了。
三日月翘掉自习的理由很简单,他想去见见那个很有趣的小朋友。上了站台三日月才发现自己的失策,比小学放学时间早了整整半个小时。三日月傻逼地站在地铁口,自己也觉得有点傻逼,于是就进去,三分钟的地铁程来来回回地乘,乘到第九次终于听见站台入口传来小孩子们元气满满的声音。
“鹤丸啊你昨天…”
一群嬉闹声里夹杂着那个名字,三日月听到后笑笑,站起来直直向那堆生机勃勃的小毛团们走去。
“你好,鹤丸。”
小朋友这时候已经三三两两分开讲话了,鹤丸手里握着竖笛,蓝色的领结脏兮兮的,西装短裤根本遮不住膝盖上的红色的细密伤口和泥巴留下的痕迹。
“你是谁?”
鹤丸抬头,摘下那顶黑色学生帽,翘起的呆毛一晃一晃的,粉扑扑的脸蛋和软绵绵的脸,金色的眼睛像是住着小太阳。
“哦!那天的低情商叔叔!”
三日月:……叔叔。
三日月又想打他了。
鹤丸跟在三日月屁股后面,和三日月坐在地铁上,两条小腿一晃一晃。三日月打开书包,递给鹤丸一包薯片。鹤丸眨巴着眼睛,嘀咕了声谢谢就拆开来吃。
“…唔,一股油豆腐味。”
鹤丸露出一个“很难很难吃”的表情,但继续用右手抓那些颜色跟有毒似的薯片,塞进嘴里咔嚓咔嚓咀嚼。
“叔叔,你到底是谁啊?“
“…我叫三日月,三日月宗近。”
鹤丸不吃了,抬头看三日月,小朋友的脸在这时候总像天使,眼睛雪亮得就像初雪后最清澈而永久的冰原。
“三日月?就像童话里才有的名字。”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
三日月这么一说自己也觉得有点似敷衍,想了想又加上一句。
“就像只有传说里的人物才有的。”
“我爸爸说,这是一种很蹩脚的搭讪方式。”
鹤丸义正严辞地看着他,把薯片递给三日月。
……五条叔叔。
三日月尴尬得不想说话,但鹤丸倒是装大人一般直起身子,用还沾着薯片渣的小手摸三日月的蓝色脑袋。
“不过别担心,你比上一次的情商要高,会找到老婆的。”
三日月不太想说话,他觉得这孩子绝对不得了,至少长大后绝对是个人才,不知会通晓多少少女心。
“对了,你昨天为什么把手机丢掉?”
“因为我爸爸太烦了。”
鹤丸扯着自己的领结,脸上流露出不满。
“他总是怕我走失啊、被人拐走啊、绑架啊,明明我已经长大了。”
“他只是关心你。”
三日月的手试探着搂住鹤丸的腰,鹤丸没有躲开,自顾自说下去。
“可是我已经九岁了!我完全可以独立了!我找的女朋友绝对比妈妈漂亮!”
三日月心想下次见面一定要告诉五条叔叔这个小鬼头脑子里都在装什么。而鹤丸继续哼唧着,脸蛋软乎乎地蹭着三日月的手臂。三日月又得寸进尺地抱了抱鹤丸,扶住他整个身体,鹤丸都只是在抱怨自家老爸。
三日月沉默了一会儿,觉得五条叔叔想的也许是对的。
“啊!我要下车了!”
当清脆的提醒铃响起时鹤丸才抬头,活蹦乱跳窜出三日月的怀。三日月依旧坐在座位上看着他,笑起来,向鹤丸挥挥手。鹤丸忽然停下脚步盯着三日月看了一会儿,又跑回来踮起脚尖捧着三日月的脸蛋。
“你笑起来真好看!”
鹤丸惊叫起来,眼睛里是星星流转一样的光,灿灿的,都是一片温和。
“嫁到我们家当媳妇吧!”


鹤丸,人小鬼大。
三日月这么想着自己又莫名其妙笑起来,坐在后座的加州清光背后一凉,心想这位大少爷脑子里又在琢磨什么,黄段子还是十八禁。小狐丸在那次之后接到三日月班主任说他逃课的电话,自然免不了一次暴走。然而有些人死性不改,就是青山易改本性难移。三日月认错态度良好,行动却恶劣得很,过几天就继续逃。
三日月这回算好时间了,自习课开始时他还在,班主任进来时宽慰地松了口气,觉得这孩子终于听话从良了。自习课上到一半时三日月站起来说要去下厕所,班主任说可以,就让他走了。
三日月走出教室一分钟后,班主任才忽然反应过来。
三日月去厕所时,好像把背包也带上了。
我x。
这时候的三日月已经站在地铁站,等待小学生放学,结果这回三日月过了放学时间五六分钟都没见鹤丸的人影,思量着今天是不是走路回家或是有家长来接,或是被人骗了拐了。于是三日月走进地铁,觉得今天先回家好了,这时候却看见一个白乎乎的影子飘进来并着一排红色的影子,然后这个白乎乎的影子就在地上“啪唧”一声摔倒了。
“喂…”
三日月把白乎乎的鹤丸从地上抱起来,白白的脸上沾了点灰,三日月不懂该怎么做,只能用手去抹干净那些灰常,这时才发现鹤丸的膝盖上有一道小小的、蹭着灰的还很新的血痕。
“哇!吓到了吗!”
小鹤丸抬头就给了三日月一个大大的笑脸,头发乱蓬蓬地往三日月肩上蹭。
“这个送给你!”
鹤丸笑嘻嘻地伸出手,是一束红色的气球。他今天没穿校服的小西装,白色的外套,里面是深蓝色的衬衣,短裤和小皮鞋倒是不变的。
“别说这个了,摔疼了吗?”
三日月去摸鹤丸腿上的伤口,鹤丸“嘶”了一声被三日月察觉到,连忙摇头把三日月的手拍开。
“不、不疼!这个给你!就是定情信物啦!”
鹤丸固执地抿紧嘴,把四个红色的气球塞给三日月,眼圈是一片红,金色的眼睛里有些微的泪光。三日月无奈地笑着,没接气球,把鹤丸公主抱一样抱起来,扶着小孩腿和腰。
“好好好,你先帮我拿着行吗?”
三日月把鹤丸抱在怀里,鹤丸咬着嘴唇不哭也不撒娇。三日月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发,白色的如丝绸般顺滑,软软地散在手心。三日月觉得有趣,小小的孩童被他护在怀里时,他的心里不自觉泛起奇异的满足感。
地铁到站时鹤丸挣扎着从三日月怀抱里逃出来,一个人脚步不稳地跳到地上。三日月看着他一瘸一拐拿着气球的傻样,站起来牵起他的手陪他朝外走。
“你不是在这站下的吧?”
鹤丸揉着眼睛,一片亮晶晶的泪滴沾在白色的眼睫毛上,鹤丸护住,不让三日月看见。即使如此三日月还是看见了,他摸摸鹤丸的小脑袋。
“你不是还拿着给我的定情信物吗?当然要跟你走了。”
鹤丸一听脸就红了,他忘了把气球给三日月就下车了。三日月低下头,饶有趣味地看这个羞得耳朵都红了的小鬼。鹤丸想要逃开,推开三日月的脸,手里的气球却没拉紧,向着太阳西下的那个方向飘去。
“啊…”
鹤丸还没喊出声就看见三日月已经跳了起来,右脚踩着护栏,左脚一蹬就跃在半空中,太阳的影子打在他的脸颊上,一片温柔着沉淀的阴影,右手轻而易举握住那束即将远飞的气球。
鹤丸站在那儿,看呆了。直到三日月稳稳地落在地上,把那束气球递给鹤丸,似有似无地笑。
“我的小男朋友送给我的,总不能弄丢,对吧?”
三日月搂住鹤丸,笑容无尽漫延。
鹤丸抱着三日月的脖子,脸再一次红了。



三日月连续逃自习两周后,把一个小毛团领回了家。小狐丸一个转头,看见三日月牵着个小学生,仔细一看脸还是个和自家老爹很熟的亲戚家孩子,一下子就炸了。
“……三日月你捡回来了个不得了的小朋友。”
“哈哈哈。”
哈哈哈你妹。小狐丸在心里大骂你这个混蛋。
“我不是小朋友!我已经九岁了!”
鹤丸站在玄关,义正严辞举起小手看小狐丸,三日月帮他在橱柜里找拖鞋。
“我叫鹤丸国永,小学五年级,是三日月的男朋友!”
小狐丸差点一头撞在墙上,他缓了缓狠狠瞪了眼三日月。三日月微笑微笑,把鹤丸的书包接过来,让他进屋。
“三日月你个恋童癖。”
三日月走过他身边时,小狐丸咬牙切齿地掐着嗓子说。
“多谢夸奖。”
三日月笑嘻嘻地回答,其脸皮厚度可谓比青云高,比万海深。
“你不要这样说三日月!”
小鹤丸穿着啪哒啪哒拖鞋跑过来,三日月蹲下来,鹤丸一把搂住三日月的脑袋,三日月的脸也就埋在鹤丸软软的胸脯里,假装百般委屈地求抱抱。
“我家的媳妇哪里都好!”
鹤丸胡乱地摸着三日月的头,小狐丸心想三日月哪儿值得同情了,这个死变态说不定还偷着乐呢。
三十分钟以前,鹤丸说想吃苹果,三日月就帮他削,大概是想做个兔子苹果,但削得猪狗不如,不过乐于帮鹤丸做小苦力,一口一口拿牙签喂他。
二十分钟以前,鹤丸想看故事书,三日月就拿来给他念,不巧里面夹了一本黄色杂志,鹤丸抽出来问三日月这是什么,三日月不带犹豫直接夺过来甩到小狐丸脸上,说是这种书只有小狐丸会看。
小狐丸:……
十分钟以前,鹤丸想和三日月玩,三日月说玩什么,鹤丸说就爬上去赖在三日月怀里。三日月愣了,小狐丸也愣了,没等三日月反应过来小狐丸一拍他的肩,冲他耳边吼。
“你丫,别犯罪啊。”
“哈哈哈。”
“哈你麻痹。”
三日月就抱着鹤丸,鹤丸甩着两条小白腿,惬意地闭着眼把整个人的重量压在三日月身上。三日月轻轻拍着他,知道鹤丸有点累了。
“三日月…以后…嫁到我们家来啦…”
三日月知道鹤丸约莫在说梦话了。
“好的。”
三日月低头,看着鹤丸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笑得溺爱,于是就低头亲吻鹤丸的眉心。而鹤丸在梦里甜甜地笑,整个人就像小太阳,给三日月送去温暖。



“三日月,不要犯罪。”
小狐丸说。
“我知道。”
三日月说。
“十八岁之前我不碰他。”
小狐丸嗤之以鼻。
“你十八岁还是他十八岁?”
“我。”
小狐丸:………
“你去死吧。”
这时敲门声忽然响起来了,小狐丸知道又是五条家那个小鬼来找三日月了。一整个夏天,都是这样。小狐丸去开门,鹤丸露着大腿,穿着白色的卫衣手里拿了那朵向日葵,眼睛亮晶晶地看小狐丸。
“小狐丸叔叔好!”
小狐丸想打他。
“我来找三日月!”
“好好好…三日月你准备好了没?你的、额…小男朋友找你出去玩!”
小狐丸一脸变扭,忍着笑向屋里喊。
“好。”
三日月露面时鹤丸就扑了个满怀,向日葵散了一地。三日月哈哈哈地笑,把鹤丸抱着,闻到小孩子身上向日葵般酥进骨子里的香气。他就这么抱着鹤丸,挥手向小狐丸道别。
“鹤啊,我以后不能嫁到你家了。”
“为什么?”
鹤丸精灵般地摸着三日月脸,看三日月漂亮的眼睛和脸,有着疑惑不解。三日月凑近他的脸,忽然很轻很轻地吻上鹤丸的唇,痴痴地笑。
“因为,我想过了。”
三日月笑得灿烂,鹤丸从那双蓝得深沉的眼睛里清楚地看见了自己。
“还是鹤嫁给我好了。”



end.

评论
热度(422)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