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鶴】捕捉截途-上

惡熊Qny:

【食用注意】


01.因篇幅很長,故分做上下篇。


02.上篇幾乎沒有一期鶴要素(咦


03.好像就沒有了。




✿下篇✿






( ๑ º╰╯º)






枝葉沙沙地在夜風中吹盪著,空氣中是潮濕的泥土味,前不久結束了一陣小雨。


仰頭看著夜空,一片混濁的墨色,不見任何一顆星。


剛結束了一場戰鬥,將那些企圖更變歷史的溯行軍一個不留的斬殺,刀刃劃過他們的軀體時,那份實切的觸感,激起了他們身為刀劍付喪神的熱烈情感。




他們的本丸中,負責廚房膳食的燭台切及歌仙,給他們這群夜晚出征的短刀準備了豪華的便當。


赤紅色的方形便當總共有四層,底層是裹著海苔的飯糰,每個像是小球般大小,裡面也包著不同的餡料,十數個擺滿了便當盒。


第二層則是玉子燒捲和章魚小香腸,第三層是各種蔬菜天婦羅,最後一層則是隔成兩邊,一半是有著玉米、小紅蘿蔔碎塊的馬鈴薯泥沙拉球,另一半則是培根蘆筍捲。


另還備有一大保溫瓶,裡頭是美味的味增湯。




藥研鋪好了野餐墊,大家團團圍坐在河邊,聽著潺潺水聲。


也許是因為一期哥哥遠征三天的緣故,因此本丸中的刀們對他們藤四郎短刀都特別照料。


「不過這麼豐盛,我們到底是出來郊遊還是殺敵的啊?!」亂笑著把嘴角的薯泥給舔進嘴中。


「可能是真把我們當小孩子看待吧。」後藤大口咬下飯糰,他手中的這個裡頭包著燻雞肉。


「算算時間,他們應該也差不多要睡覺了吧?」信濃脫下了他的爪型兵器,急著想要厚替他夾玉子燒。


「這個好好吃!!」嘴巴裡塞滿了章魚小香腸的五虎退一臉感動。


「已經向審神者報告我們的任務結束了嗎?」厚給信濃夾完玉子燒,又給五虎退夾了蔬菜天婦羅。




藥研拿著小小的鋼杯,扭開保溫瓶的瓶蓋,依然熱騰騰的味增湯咕嘟咕嘟的傾倒進杯中。他又接著連續倒了五杯,說:「審神者已經休息了,接聽我的通話的是近侍長谷部。」


「要記得我們事先擬好的計畫!」後藤語重心長地掃視他的兄弟們。


「知道啦。」信濃接過藥研遞來的味增湯,笑得相當開心。


「只准成功,不准失敗!」後藤又補上一句。


「沒問題的啦!都是為了一期哥哥嘛。」亂說,他拿著手帕擦拭自己的手。


「能夠清楚我們的目的就好,不過這個時間太刀們還不會這麼早睡覺吧。」藥研將小老虎們的飼料袋交給五虎退,他身邊五隻老虎立刻挨上去嗷嗷叫著。


「你也不要只顧著夾天婦羅,要吃別的。」厚說著,硬是又夾了一大塊玉子燒跟培根蘆筍捲到藥研的碗裡,惹得藥研一瞬間的眼刀過去。




飯飽滿足後,六把小短刀眼睛或有不同的色彩,但流露出的堅定眼神是一樣的。相互看著彼此,也是種精神上的打氣跟表達強烈的決心。


「長谷部,我們已經將現場收拾完畢,開門吧。」藥研對著面前浮在空氣中的一個長方形半透明畫面說。


那畫面中是壓切的臉,他似乎正執著筆在案前,回應:「我知道了。」


話語剛落,短刀們的面前,立刻閃現一個巨大的符紋,最上頭是一個數字:2791。這代表的是他們家審神者的號碼。


「對了,提醒你們,今天本丸適逢『輪轉日』,你們回來自己小心。」長谷部說完,畫面就立刻化成一條線消失在空氣中。




「糟糕!今天居然剛好是輪轉日。」信濃一臉擔憂。


所謂輪轉日,就得先從他們的審神者開始說起。


這個本丸的審神者,是一位女性,喚作蒲佐子,是個看似普通平凡的女孩子,但是在她尋常可見的外表底下潛藏著的是對「機關」的瘋狂熱愛。所謂的機關,例如在一幢房子底下建造迷宮,其暗道陷阱和機械運作是她所嚮往的。


在成為審神者前,她原就擁有財力雄厚的家世背景,於是乾脆把一般的本丸建築改造成如今這奇妙的模樣,其內部所包含的機關,無論是密道或是地下迷宮,最驚人的要屬刀們的生活空間。


每兩個月一次,沒有特定時間,這些一個一個堆疊的箱子般的房間們會開始因為機關運轉而移動,它們會機械式的調換位置彷彿魔術方塊那樣,然後再重新與走廊接軌彼此。


僅有兩個地方不會調換位置,一是玄關走進來的大起居室,二是本丸的庭園。庭園位在本丸中心,而其他房間則是以它為中心配置在四方。


經常輪轉日一到,很多刀一打開現在所身處的房間門,就要忙著尋找自己要前往的目的地在哪裡了。




「總之先別慌張,早上我們已經請亂幫忙,偷偷在目標的身上抹了一點『釉綠』。」藥研說。「釉綠」是他特別調配的香水,這個香氣只有短刀能夠嗅到,別的刀種都無法。


「還好,不然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麼尋找。」後藤抹了把冷汗。


厚安慰緊張的五虎退,摸摸他的頭。亂也深呼吸,挺直了背脊。信濃將那個爪型兵器給重新安好在手上。


現在他們要出發了,這次的任務對象是——伊達刀。「但是也不好說。」藥研淺紫色的眼瞳因為警戒而豎了起來。畢竟目標和很多刀都交情甚好,尤其是平安時代那一群,如果要說他們是妖怪中的大佬,大概不會有其他刀反對。




他們列隊謹慎的踏進符紋那端,霎那間,身體好像被一股冷流給從腳趾頭不斷上竄到腦門,失去了重力那般,但僅維持了三秒,接著面前的景象不再是背後的老舊江戶,而是一戶巨大遼闊的木造和式房子的玄關,尤其是那挑高足足有六公尺的昏暗縱向空間,就足以給予極大壓迫感。


站在門口僅僅能夠看見玄關,玄關兩側是高長的鞋櫃,而隔在玄關和後方走道中間的大屏風,上頭畫了一隻看上去快要融化一半的巨人,趴伏在海邊,背景是波濤洶湧的海浪。這是審神者的怪趣味。




幾個孩子守規矩脫好鞋子並擺放整齊,接著就是另一場戰場。


好像有什麼簌簌的冷涼凌厲之氣在屏風後方,遠遠的那頭流溢過來。每個人都無不冒著冷汗,畢竟他們的目標可是那把刀。


但是為了兄長,再怎麼沒把握也要達陣給兄長瞧瞧。


算算時間,他們的兄長,一期一振遠征已有三天,今日深夜該是回來的時分。所以得趕在兄長踏進玄關之前。




踏上玄關,繞過屏風,後面的空間是一條長廊,深得不見底,偏偏時值夜晚走廊上的燈光似乎是有人忘記點開,所以一片漆黑,只有玄關這邊的點點燭光能透過一點。


距離相當遙遠的淺淺香氣在現場的每把短刀的鼻間縈繞,能夠查知大概的方向,於是他們決定分做兩個小隊,打算包抄目標。


藥研、五虎退、厚一組,另外一組則是亂、後藤跟信濃。而負責接應的秋田、博多、前田跟平野本來也在暗中監視著目標,但在他們這支小隊回來之前,就已經聯絡不上了。


肯定是那邊出了一點差池。雖然擔憂他們,但還是要以任務為重。




本丸建築總共有五層,每層的房間數平均說來約有八間左右。於是他們踏進大起居室後,在確認附近沒有其他刀的氣息後,快速的分做兩隊各自帶開,迅速的在黑暗中無聲息的原地消失無蹤了。


仔細地嗅著那香水的氣味,對方距離自己這邊還有點遠。藥研走在前方打開了他們所面對的第一個房間,寬敞的紅色基調裝潢,有數尾橙色金色的金魚在空氣中游動,旁邊矮桌上的圓形燈籠發出的光線相當柔和,房間的主人並不在。


「看來這裡是大太刀兄弟的房間。」厚看著一矮櫃上頭擺放著華麗的頭飾。




「退,你的老虎可以嗅得到那個香味的確切距離嗎?」藥研在房間角落發現他三天前放在冰箱中的布丁,現在只剩下空盒殘骸扔在這裡。可惡,原來被次郎太刀給偷吃掉了嗎?!


一尾金魚穿過五虎退的身軀游走,五虎退的五隻小老虎正興奮地盯著那幾尾金魚看,他怯弱的縮著看著那些金魚,說:「我想應該可以我試試看。」




蹲了下來,他伸出小小的手掌呼喚那些老虎過來,等到老虎都圍過來,他輕聲詢問牠們,喉頭發出了細微的咕嚕聲,這是很特別的只屬於他們之間能夠互通的言語。


小老虎們紛紛也跟著發出咕嚕聲,牠們爭相蹭著五虎退的手掌。


「在上面,在『右上角』。」五虎退被小老虎們包圍著看起來快要被吞噬掉,那努力想要表達出來的表情很是可愛。


「好,朝那個角落前進。」藥研瞪著那個布丁空盒的眼神充滿怨念。想要小看短刀對於點心的執著,那可是會遭大殃的。「誰叫你沒有寫名字。」厚汗顏地說。




另一邊,走在各式房間重新排序的漆黑走廊上,要前往目的地就要穿過數間房間,但現在後藤、信濃跟亂全身都溼透了,原因則是他們一拉開拉門,一腳剛踏出去結果就一一摔進了庭園池塘中。


狼狽的叫人發笑,他們的心情一下都糟透了,即使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間更換衣服,也得先找到自己的房間在哪。能夠清楚看見房間目前的配置圖,就在審神者的書房裡。


那間書房全天候都亮著一盞紅色的大燈籠,因此就夜晚中也是相當醒目的目標。「感冒就不好了,先找到書房吧。」亂提議。


那我們動作要更快一點,後藤催促著他們,未料他們的後方卻傳來了輕巧的足音。


唰唰地猛回頭,對方比他們更迅速的跳起,只見一抹黑影和刀的反射光在咫尺前揮下,信濃下意識的以手鎧抵擋,鏘,發出響亮的聲音和一點火光。




對方見沒能順利砍中,靈活地往後跳了幾步。庭園位於這個本丸的中心,頂上沒有天花板,於是皎潔的月光越過雲朵輕易地籠罩在他們身上,透過光亮,藤四郎短刀們看出站在他們對面的是同為短刀的太鼓鐘。


「唷!晚上好。」他笑咪咪的,那雙金色的眼瞳又大又圓,閃爍著一絲興奮。


那是獸看見獵物的眼神。藤四郎的短刀們都安靜下來,他們觀察著周圍,擔心是否有其他刀藏隱在暗處。


「別擔心。」太鼓鐘把玩著手中的本體,一步步向他們走近,說:「敵手同為短刀,我想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玩耍了。」


「你知道我們的目的?」後藤和亂跟著抽出自己的本體,採取防衛姿勢。


「嗯?不就是鶴丸嗎?那股特別的氣味我可嗅到了。」太鼓鐘從容的說,直到一個距離後停下腳步。「他特別跟我囑咐,今天晚上藤四郎家的小鬼會採取行動,果然不錯。」




「說是小鬼,我們年紀可都比你要大上不少呢,貞宗家的小鬼。」亂可愛的臉也變得猙獰起來。看來自己可是被貞宗家的小子給小瞧了,真是令人不爽。


「三對一,很輕鬆啊。」信濃笑著說。


「所以鶴丸先生是從哪裡知道我們今天的行動?」後藤想要搞清楚這件事,他們應該是萬無一失,從早上到現在都沒有破綻……。是留守的兄弟們!




太鼓鐘甩甩手腕,回答:「他們在伽羅那邊什麼都說了。」


看著他輕鬆有餘的模樣真叫人火大,亂首先衝了出去,刀與刀相撞發出尖銳的聲響。「這邊交給我,你們繼續前進吧!」亂對著他的餘兩名兄弟大喊。


豈料,「哈哈,我覺得很有趣,所以跟著太鼓鐘過來了。」一直沒能發現的身影自黑暗的角落中,踩著紅色的高高木屐現身了。


「今劍閣下!」後藤驚愕的瞪大雙眼。


「你們來陪我玩吧。」今劍的背後轟地展開是一對巨大的黑色翅膀,那是天狗的羽翼。


平安時代的怪物。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後藤跟信濃同時在心底暗叫不好。




在距離香味只差幾個房間之遙,藥研急速的舉起手制止厚跟五虎退繼續跟進。前方在廊柱陰影下,是那個替他們貼心做了美味便當的付喪神,燭台切。


「晚上好啊,光忠。」藥研故作鎮定地朝他微笑。


燭台切也跟著苦笑起來,他搔搔額髮開口:「抱歉啦,因為與鶴先生做了條件交換,如果能夠在這邊阻擋你們前進,那麼就天下太平了。」


「可惜不能如願呢,嗯?啊呀,是大俱利先生。」藥研的視線拋向燭台切的後方,還打了招呼。


燭台切順著視線轉過頭去,藥研和厚趁機衝向燭台切準備來個撂倒——




光線不佳的走廊上藉力使力將兩把短刀雙雙給拋飛,他們靈敏地身手在空中反轉,以雙腳落地。「咳!」厚撫著腰,抬頭瞪向男人。「可惜聲東擊西沒有效果呢。」燭台切冷冷地說。


黑色太刀往前一步,五虎退立刻領著他的五隻小老虎擋在兄弟面前,發抖地大吼:「以上!不准前進了!」


「藥研!你先去!這裡交給我跟五虎退!」厚推著藥研的肩膀,不能所有兄弟都被困在這裡止足不前。既然燭台切在這邊,而且鶴丸老爺早就知悉這一切,後藤他們一定也遇襲了。最起碼,你一定要……。


「壹,你替藥研哥哥帶路。」五虎退朝著腳下一隻小老虎說,他拔出了本體。刀刃在隱隱閃著森冷的光。


「……我知道了!」藥研躊躇了幾秒,對方是燭台切,雖然由厚跟五虎退兩人應付應是有點吃力,但要由他們去對上鶴丸是更為困難的事。




小老虎不斷朝著香味來源狂奔,藥研跟在其後,他的腦袋無法冷靜下來,一片熱烘烘的。


再往上邁幾個階梯,就快到了!


「藥研哥哥!」忽然在走廊的轉角那裡,兩個瘦小的身影朝他衝來。熟悉的聲音,熟悉的模樣。


「前田、平野!」藥研抱住了兩個撲向他懷裡的弟弟們。


「秋田跟博多呢?」


「他們纏住了大俱利,所以我們就逃出來了!」兩個弟弟一身的汗。藥研這才察覺自己也是一身淋漓。


「知道了!再往過去那邊,就是鶴丸老爺在的房間。」藥研說。小老虎搖著尾巴看著藥研向他的兩個弟弟指著不遠處。




「哈哈哈,玩得很開心呢。」三日月用精緻的金屬小叉子,將軟甜的糕點給挖下一小角送入嘴中。


「嘛,也還行。」鶴丸一邊剝著橘子說。語氣聽上去不怎麼高興。


坐在另一邊的鶯丸正在逗弄著他手上的小綠鳥,他也掰了一顆橘子,小心的將橘子又剝成更小塊在小鳥兒的面前引誘啄食。


「看來粟田口家的一期一振這次真把你給惹毛了。」鶯丸滿足地看著小鳥一小口一小口吃著橘子。


臉色明顯在聽見那個名字後沉了下來,鶴丸把自己更加往暖爐桌裡縮,悶悶地說:「不過他的弟弟們會出手也在我的預料中。」


「看來閒聊要中斷了,可愛的訪客到了。」三日月瞇起雙眼,笑得更加的愉快。




拉門碰地用力撞開,前田跟平野同時衝進來,一個與鶯丸撞在一起,另一個則持刀與抽刀的三日月對峙。


鶴丸還在奇怪怎麼只有兩把時,一隻小老虎就突然闖入他的視線中,嚇了他一大跳,就在這時候,他的背後窗戶,藥研扳住窗框躍了進來要捉住他。


一團混亂。


鶴丸的側臉本來是人類的肌膚,開始一片片的剝離成為白色的羽毛,這是他要變化成鳥逃走的跡象。


藥研從背後架著他的兩條胳臂,兩條細長的腿則死死的圈住他的腰,限制鶴丸的行動。


「對不住了!鶴丸老爺。」藥研大叫。


鶴丸想要把藥研給抓下來,他的兩隻手撈啊撈的扯著藥研的衣服。「藥研藤四郎!別勒著,滾下來!」




「不要!除非您不避著兄長,否則我不下去。」藥研抱緊鶴丸的頭,拚了命的吼著。


「三日月幫我!」鶴丸決定求助那把天下五劍。


正把前田給壓制在地上,三日月神色自若地回頭看向鶴丸,笑著說:「好啊。」


「前田——」藥研著急地大喊出聲。




「鶴丸殿!」清亮沉著的嗓音闖進這個戰區,青年揮著披風大步來到鶴丸面前,握住了要捉藥研的三日月的手。「不好意思失禮了,三日月殿下。」


「一期!」鶴丸震驚的睜圓了雙眼。這個人不是據長谷部說還要再一個小時才會結束任務回來的嗎?


「哦呀,御前大人。」三日月也稍微吃驚的縮回手。


「抱歉,已經說過很多次請不要那樣稱呼我。」一期一振感到無奈。


「「「一期哥哥!」」」現場的三把短刀齊齊喊出聲。




「我好像有說過,晚上禁止任何擾人的活動,除了新刀歡迎宴。」在倒落毀壞紙門的門口前,對待刀的同士們相當嚴格的長谷部正站在那邊。


「你們,通通全部給我到中央庭園來,現在馬上!!」他發怒的藤色眼珠格外懾人。




今晚正巧是新月,淺淺彎彎的掛在明亮的夜空中,周圍灑滿了星宿,美麗的要移不開視線,可惜當前美景,現在的本丸庭園中無一刀能好好欣賞。


「是我用飛鴿叫一期一振提早回來的。」長谷部嚴肅的語氣令現場跪在地上的刀們都鴉雀無聲。


「藤四郎短刀。」


「燭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羅、太鼓鐘貞宗、今劍、三日月、鶯丸,還有鶴丸。」一一被點到名的刀都垂著肩膀,不敢直視長谷部盛怒的雙眼。


站在旁邊的是一期一振,他不安的探看著面前的刀們。


長谷部扶額,青筋忍不住在太陽穴一帶抽動:「請問你們大半夜的不睡覺,在這裡瞎鬧騰什麼?」




「……」大家面面相覷。


要是不說出原因的話,身為近侍的長谷部可是非常可怕的,這點連平安時代的刀們都深有同感。


可是這個原因要是有那麼容易說出來就好了。這可難辦啊。短刀們你看我我看你,很為難的臉色。


「那麼我一個一個問。」長谷部嘆了一口氣。幸好這般鬧騰並沒有驚擾到審神者的睡眠,不然這群刀就是罰掃馬廄一萬遍都嫌不夠。




「太鼓鐘。」


「因為鶴丸說今天晚上藤四郎短刀們會有行動,他們要來把鶴丸給帶走。所以我讓今劍跟我一起阻止。」一身白衣的小短刀嘟著嘴表達他的一點不滿。


因為被點名,今劍也不好意思的舉起手:「啊哈哈,玩得超開心的!」


「那也請不要大半夜在中央庭園玩起踢罐子抓鬼。」長谷部感覺胃部開始翻攪。




「下一個,光忠,連你也跟大俱利胡鬧!。」他不知道在一本簿子上寫了什麼,然後繼續催促。


被叫到名字的光忠肩膀都嚇得抖動起來,他還遠遠記得以前曾經也摻和了一腳鶴丸的惡作劇,結果後來給長谷部給說教了整整半天時間,跪坐得腳都麻得不行。


眼看比肩的大俱利沒打算開口,燭台切嘆口氣:「因為鶴先生跟我達成交換條件,如果能夠制止藤四郎家短刀去找他的話,他就會乖乖安分地幫我一個禮拜廚房的活。」


「小伽羅也做了交換條件,如果幫忙就能得到一個禮拜的清閒,鶴先生決不會去打擾他,對吧?小伽羅。」燭台切苦笑。


大俱利撇過頭,微弱地哼了一聲。


「……禁止在走廊上玩一二三木頭人,還有在房間裡面打電動音量麻煩小點聲。」又在簿子上畫了幾筆。




「最要不得的是,三日月跟鶯丸居然也跟著鶴丸起鬨。」


長谷部看向這群低著頭哆嗦的藤四郎小短刀們,嘴裡卻叨念著此時唯二沒有跪在地上,而是坐在一旁的矮凳子上的兩把平安太刀。


「哈哈哈,因為很有趣,不小心認真起來了。」三日月說。剛才他凌厲的殺氣可是把前田嚇得臉色蒼白。


「嘛,大包平也說過,偶爾陪著晚輩做些可愛的遊戲,挺不錯的。」鶯丸除了慢條斯理地提及他的空氣朋友還不忘向平野說道:「身手比起前陣子進步了許多唷。」


「……謝謝鶯丸前輩。」平野有些害羞。




「長谷部殿下、」看來一期想要插手這場審訊。


長谷部直接一個上前,將一個口罩交到他手上,冷冷囑咐:「掛上它,在我說可以說話前禁止拿下來。」


「……。」




「繼續,藤四郎家短刀們,雖然我知道你們很疼惜你們的兄長,但是過於衝動是得不到任何好處的。」語氣變得柔軟下來,長谷部注視他們的眼神變得溫和。


短刀們紛紛露出了安心下來的表情,僅有藥研和後藤仍繃著一張臉。


「不過,你們挑起事端在先,罰你們負責本丸浴場清潔一個月,下午點心份量減半一個月,從明天開始施行。順帶——光忠跟大俱利,」語峰一轉,長谷部恢復了嚴肅的表情:「你們兩個馬當番一個月。今劍跟太鼓鐘田當番一個月。三日月、鶯丸打掃大起居室一個月就交給你們了。以上,已經收到處罰事項的刀,現在立刻回去房間就寢。」


「可是一期哥、」藥研急著開口,卻還是被長谷部一個眼神給阻止:「我知道,這件事我處理,你回房間去吧,晚點我會請太郎去巡視房間。」




陸陸續續被驅趕散場,最後就剩下兩位當事者——一期和鶴丸。


長谷部要他們跟著他到書房去。


沿途三人都沒有說話,只有零散的跫音在深夜的長廊階梯上作響。一期走在這支奇妙隊伍的最後列,他盯著鶴丸雪白的背影,心裡一緊,卻只能無語的握緊自己兩側的雙手。






■TBC.■




嗨咿!!這邊是想寫 刀與刀之間互鬥 跟 一期鶴吵架 兩樣梗,最後決定攪和一起寫的Qny ∠( 'ω')/


結果根本沒有寫到什麼...帥氣的場面還是寫得零零落落OTZZ


這邊雖然標的一期鶴,但是上篇基本上完全看沒有一期鶴的成分


下篇一期鶴會比較多,而且畫風大概跟上篇不太一樣吧(乾笑




雖然說是打鬥,但結果我直接把他們都改成遊戲對決了XDDDDDD (欸




三条家,在我過去的多篇文中,總是深不可測、而且特別兇暴的家派XDDDDD


因為他們在我的認知中算是古老的刀派,不過其實比三条家還要古老的,算是古備前的鶯丸、源氏兄弟,未實裝的刀中,就是大包平跟童子切安綱了wwwwww


所以我就直覺這樣設定了wwwww(????




我發現現在手中未發的這幾篇裡面,食物幾乎都能佔很大的比例wwwww


結果我變成老是去逛食譜網站找料理資料(等等


也就是說接下來發的文,裡面都會有部分篇幅比例的料理wwwww




然後,就是,【愛,這件事】我還在努力耕,但是、呃、靈感女神已經四處溜達...


可是結局已經想好,我保證不會坑掉QQ ((這麼說我還有個三日鶴坑沒填啊(遭痛毆




以上!!!感謝大家!!!


附帶,這篇因為寫的時候,包丁尚未出來,所以這邊的粟田口短刀中沒有包丁 (*╹∇╹*)


這樣就知道這篇↑↑↑到底孵多久了吧wwwww


P.S: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TAG才好......(掩面  (U>///<U)⊃



评论
热度(67)
  1. 鸡腿子悪熊Qny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