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一期鹤]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男友的外套(完)

自娱自乐:

本丸背景,短篇。




-




一觉醒来,一期一振发现自己变成了鹤丸的外套。




没错,就是那件纯白的,装饰着白鹤纹章与毛球,宽大又保暖的外套。一期试着动了动手脚,只能看到外套上的金链晃动着,还差点吵醒了正在睡觉的鹤丸,鹤丸皱皱眉,翻了个身,黑色的浴衣下露出修长的腿,又睡熟了。




不管哪个本丸的鹤丸都习惯于穿和装,一期停止了动作,像一件普通的外套一样默默的看着鹤丸,这个本丸的鹤丸喜欢穿浴衣睡觉,鹤丸穿黑色也很好看。




当然,还是自己本丸的最好看。




要说一期为什么能一瞬间就知道自己不在原来的本丸,那当然是因为在原来的本丸里鹤丸是和他睡在一个房间,偶尔睡同一个被团,偶尔分开睡然后在早晨发现又抱成了一团,而他面前的这个鹤丸,很明显住的是单人间。


最重要的是,他的鹤丸喜欢裸睡,从来没有穿浴衣的习惯。




身为外套什么都做不了,一期没法去帮鹤丸把踢开的被子重新盖好,平安时代的刀还喜欢踢被子,这说出去有些丢人,指不定还会被短刀和萤丸取笑,而一期早就决定将这个鹤丸的小秘密烂在肚子里,一辈子守口如瓶,就算鹤丸笑话他睡得像个八爪鱼,分开睡还会死死的缠上来,也绝不会将这个秘密说出口。


作为恋人,互相包容是最重要的。




他发现才不到一会,自己就开始想念鹤丸,不知道他不在的话鹤丸会不会又踢被子,那边的本丸是冬天,裸睡的鹤丸若是不小心踢开了被子,很容易感冒的。


刀也会感冒,本丸的同胞们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惊讶不已,除了非常紧张的冲田刀之外,各个对感冒的和泉守充满了好奇心,还差点惹了堀川生气。


鹤丸就是其中好奇心最强的,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给自己也弄出个头疼脑热,那时一期和伊达的两位都在远征部队中,简直不约而同的在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等他们紧赶慢赶的回到本丸,事倒是没出什么事,鹤丸烧得不算重,帮哥哥照顾他的藤四郎们围在他身边睡了一圈,鹤丸正帮药研盖好被子,然后转过头冲着一期和他的同伴露出了笑容。




鹤丸总是能成功的混进短刀里,当个大型的孩子王。外套一期挂在衣架上想着,负责来喊鹤丸起床的是乱和今剑,他看着两个孩子对视着笑了笑,然后如猛虎下山般扑到鹤丸身上,鹤丸被忽如其来的重量压的差点晕了过去,清醒后对着两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怎么也发不起脾气。


“怎么了怎么了,想吓我啊,你们还嫩了点!”鹤丸一手捞过一个,实行狂揉头发之刑,乱和今剑没能躲开,被狠狠的报复了一通。


“鹤丸哥!快起床啦!今天要去找一期哥!”乱抱住了鹤丸的左手,摇晃着他的手臂说,今剑也有样学样的抱住了鹤丸的右手。


“是啊,鹤丸快起床,是找一期哥的时候了!”




“乱也就算了,今剑你比一期大那么多也好意思跟着人叫哥…也叫声鹤丸哥听听。”


“才不!”今剑冲着他做了个鬼脸,“鹤丸懒虫,还不起床。”




“起了起了,你们快出去,我要换衣服。”鹤丸将他们两赶出房间,解开腰带,一期明明知道鹤丸看不到自己,却还是尴尬的背过身去。


原来这个本丸还没有一期一振出现吗?一期还在想着,鹤丸衣服复杂,但是穿衣服的速度也挺快,他还没有想出什么,就发现自己被鹤丸披在了身上,准确说,是鹤丸穿上了自己的外套。


但外套里的现在是一期一振。


变成外套的感觉和以前是刀的时候完全不同,接触面更大了,像是从背后拥抱着鹤丸一样,鹤丸打了个呵欠,他能感受到鹤丸身上每一块肌肉的运动,能感知到鹤丸的体温。鹤丸的外套很长,基本遮住了除了小腿外的整个后背,一期忽然有些庆幸,还好他现在只是一件外套,不会出现什么奇怪的反应。


那样就太尴尬了,他心有戚戚的想。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的刀剑,鹤丸挨个的打了招呼,更是用举高高和前田来了个早上好,萤丸走到鹤丸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角。


“鹤哥,要出发了吗?”


“恩,等人到齐就出发,今天的目标是!找到一期一振!”鹤丸和前田击了个掌就放他去找平野,前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大声说道:


“鹤、鹤丸殿下!加油!”


“哦!你也是,内番加油啊!”


外套一期有些感动,不管是哪个本丸,看到自己喜欢的刀和重要的弟弟们友好相处都是非常高兴的事情,虽然鹤丸殿下偶尔有些太纵容弟弟们,但是没关系,自己会监督好弟弟们的日常锻炼,让他们成为不辱没吉光之名的优秀刀剑!




“鹤丸还是一如既往和短刀关系好呢,好羡慕啊。”


“是吗,我倒是觉得如果在饭点问他们更喜欢谁,胜者肯定是你啊,光忠。”


鹤丸转过身,一期也得以见到原来本丸的熟人,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和长谷部,他们身后还远远吊着个绿色的身影,戴着极具特色的黑帽。


这大概就是今天他们的出击阵容,一期一振尽到了衣服的本份,搂住鹤丸一动不动,或者说他本来就无法动弹,这种经历非常新奇,鹤丸是强且傲的刀,他还是第一次成为鹤丸的‘保护者’。


他拥抱着鹤丸,能感受到鹤丸运刀的轨迹,敏捷又刁钻,配合体术经常能打出个出其不意。刀法反应性格,他们曾经那么近,他在鹤丸的身体里驰骋,距离成了负数,却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接触到战场上的鹤丸,接触到鹤丸深藏在刀里的心。


他越来越觉得乏力,像是正在被从鹤丸的外套上剥离,是要回去了吗?他挣扎着想看鹤丸最后一眼,只看到鹤丸从地上捡起了一把熟悉的朱红色太刀。




一期忽然惊醒。


鹤丸迷迷糊糊的在他怀里睁开了眼睛,脖颈上深深浅浅的吻痕向下延伸,声音里充满了困倦:“早上了?”


“还没,再睡会吧。”一期在鹤丸额上落下个吻,紧紧的抱住了他。



评论
热度(179)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