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一期鹤] 锻刀记录 (上)

自娱自乐:

鹤丸中心,CP只有一期鹤,没有其他箭头,纯友情,纯的。


CP元素很淡,很淡,很淡,注意!


有下篇,或者是中下篇。




-




“啊啊,好冷……”鹤丸搓搓手,迅速的钻到被炉里,发尾湿漉漉的,他准确的摸索到了一期的位置,把头伸出去靠在一期的小腹上,方便呼吸,“我差点累死在了锻刀所……江雪,审神者喊你过去。”


“……又要让新的刀降临在这悲哀的大地上……唉。”冰蓝色长发的太刀长叹一声,语气深沉,听得人心里一紧。他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慢步挪了出去,看得出极其不情愿。


“我觉得他也锻不出。”鹤丸咬着一期喂过来的橘瓣,含糊不清的说,顺势轻轻踢了踢被炉里莺丸的膝盖,“如果江雪没锻出来,应该就是莺了吧?”


“嘛,没有大包平的话,适当的就好。”莺丸倒了杯茶递给鹤丸,一期帮他接了过来,低声问鹤丸要不要喝茶,鹤丸摇摇头,继续赖在被炉里。


“哈哈哈,毕竟是主人的愿望,我们也要加油啊。”戴着黄色头巾的天下五剑爽朗的笑着,旁边是一摞橘皮,脸上的神情闲散到让人羡慕。


“你行你去锻。”


“唔,毕竟我也到了爷爷的年纪了,不适合这种体力劳动。”


“卖什么老?我和你可是同龄人。”他这话让辛苦搬砖一下午的鹤丸心理极其不平衡,不仅累还沾了一身黑,简直身心俱疲,“我今年都不想看到木炭和冷却水了,平常都是随便捡点扔进去,今天还要计数,无聊得快要死了……”


“鹤丸也老眼昏花了呢。”


“我要去和主人说三日月特别会锻刀。”鹤丸掀开被炉就要往外走,一期伸手将他抱在怀里,安抚道:“请冷静一点,现在过去的话会被再次当成苦力的,而且江雪殿下没锻到的话,肯定也会轮到三日月殿下的。”


“不好说,都是和尚,也许江雪就把数珠丸锻出来了呢?”


“那么今天的迎新晚会上我会督促您少喝点酒的。”鹤丸坐在一期的腿上,想到上次不动行光来到本丸时的狂欢酒会,还是有些感慨,“除非再来个酒鬼,否则很难看到当时的盛况了,光忠的歌唱得真的挺不错啊。”


这话可不能当着本人说,搞不好烛台切会羞愤到切腹的。


他捧着茶杯暖手,从背后怀抱着他的一期负责投喂,天太冷,又耗费了许多体力,鹤丸就放弃了去门口设个机关吓江雪一跳的打算,面前是暖炉,后面是体温比他高的一期,窝在中间简直就不想出来。


太温暖了,就有些昏昏欲睡,一期将鹤丸冰凉的手指握在掌心里,安静的搂着他,整个室内只有三日月剥橘子的声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唰啦的一声拉开,鹤丸被呼啸的冷风冻出了个哆嗦,睁开眼看到江雪带着一身风雪走了进来,面色如冰,身后还跟着个小夜。


“怎么了?你也没锻到?”


“……恩……莺丸殿下,主人请您去锻刀所。”莺丸站起身朝江雪点点头,捧着茶杯往锻刀所走,看着就不像去搬砖的,鹤丸朝小夜招招手,凑到他耳边低声问道:“江雪这么快就被放回来了?他锻了什么?”


小夜抬头看了一下江雪,发现兄长似乎没有反对自己回答鹤丸的问题,便如实的说:“江雪兄长用三个富士御扎锻出了三把宗三兄长的本体。”


“审神者肯定气炸了,估计有几天要看不到江雪,他要被派去哪个远征?”


“…………奥州合战,鹤丸殿下,您是白河战线。”江雪自己回答了,远征对他来说倒也不算惩罚,比出阵要好太多,鹤丸对白河战线还是满意的,简单,而且只需要一天就能搞定,不像奥州合战一去就是一个月。


但是,“我以为我会被派去镰仓防卫战。”


“您不是将三十多位短刀的殿下带到了这个充满叹息和悲伤的地方吗?”


鹤丸往桌子上一趴,要不是江雪提起,他就要忘了那大量的藤四郎和今剑以及小夜,一开始单看本体他还分不清楚谁是谁,结果锻太多都能背下来了。把他派去以短刀和胁差为主的白河战线,审神者的愤怒完全可以感受到。


太不合理了,难道不是一期比较容易锻出短刀吗?


护送完兄长的小夜接着回去做内番,鹤丸转头看着三日月说:“下一个肯定就是你了,天下五剑,加油吧。”


“唔,为什么鹤丸会这么认为呢?”三日月依然还是笑眯眯的,那慈祥的笑容放在青年脸上居然也毫不违和,看鹤丸就像在看小孩子无理取闹。


“因为莺丸比你还年长。”他笃定的说,三日月想了想,答道:“哈哈哈,莺丸吗?他应该不是那么计较的人吧。”


“错了,你是没见过他计较的样子……审神者寄希望于他身上肯定要出问题的,比如说……”




“偶尔锻刀也挺有趣的,获得了充分的活动呢。”鹤丸话音未落,莺丸就推门走了进来,速度快得让人瞠目结舌。


“吓我一跳,莺,你的战果如何?”


“嘛,御扎上画的龟很可爱,只是茶冷了。”莺丸将已经结了层薄冰的茶杯放下,另取了个新的,“看到了平野,就有点想念他泡的茶了。”


“哦哦,锻出了平野,你锻了几次?”


“四次?还是五次?”莺丸有些不确定的说,“毕竟我也是老年人了,不太记得数字,对吧,三日月?该你了。”


忽然被点名的三日月无奈的笑了笑,把手下没吃完的橘子放下,“敌不过你们呢,我去去就来。”


“五次富士御扎都是平野,江雪的奥州合战远征有同伴了啊。”鹤丸感慨着,“三日月肯定锻不到,就看主人对他抱有多大希望,没给他富士就是和我去白河战线,给了的话奥州合战第三人也确定了。”


“但是奥州合战要求刀种类不同吧?江雪殿下、莺丸殿下还有三日月殿下一起去的话,肯定会失败的。”


鹤丸摆摆手,语气非常肯定的对一期说:“主人不在意成功不成功,只是想把他们派远点免得看着烦心,而且反正注定会失败,也方便随时喊回来出阵。”


“原来如此,我很少锻刀,不太清楚这方面的事情。”


“当然不会喊你锻刀,你只能锻出你弟弟还有我。”


“……哈哈。”




三日月回来得格外晚,比起江雪和莺丸的去去就来,鹤丸养足精神换了衣服和短刀们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打雪仗后,才看到他从锻刀所里出来,衣服上沾上了许多炭灰,袖口还深了一块,一看就知道那是冷却水洒到的痕迹。


“哟,你是去哪个远征?”鹤丸兴趣盎然的问道。


他笑得有点危险,垂下的眼睫遮住了眼中弯月,“哈哈哈,我也是白河战线,不过更喜欢奥州合战呀。”


鹤丸怜悯的看着他,比起江雪和莺丸那种砸富士速战速决,三日月明显是和他遭到了同样待遇的可怜刀,四种材料同样分量连续锻刀一百次,看到小个头刀匠把短刀和胁差递过来时,那种无限循环的抑郁感简直无法释放。


他拍了拍三日月的肩膀,说:“下一个是谁?我去帮你通知,你赶紧去洗澡吧?”


“那就麻烦你了,下一个是髭切。”




很好,如果他也没出,那么白河战线的第三名队员也确定了。鹤丸挥手告别三日月,朝着源氏太刀的房间走去。




tbc.



评论
热度(87)
  1. 鸡腿子自娱自乐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