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一期鹤] 锻刀记录 (下)(完)

自娱自乐:

CP只有一期鹤,其他纯友情。


有两个鹤丸出现,注意避雷。




-




一天的时间不长,特别是对于很少来到白河战线的太刀来说,收集资源的事情他们帮不上忙,全都得靠队里唯一的胁差物吉。


金发少年性格很好,忙上忙下的工作着,面对其他四位太刀冬游聊天的情景也毫无怨言,一笑了之。临近夕阳时分,看到物吉也收集得差不多了,鹤丸把赏花的平安刀都喊了回来,下令返程,只是刚到本丸门口,就实实在在的给吓了一跳。




本丸的大门敞开着,除了还在奥州合战的三位,其他的刀几乎都站在了门口,见到远征的第三部队回来只是草草的打了个招呼,随后目光继续投向时空穿梭处。


“这是怎么了?”鹤丸走到烛台切和大俱利身边,开口询问着。


“恩……因为大家都没能锻出刀,所以主人的挚友派近侍过来帮忙呢,大家都在等隔壁的近侍。”回答他的是烛台切,大俱利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爱说话,而听了烛台切的话后,长谷部显得越发消沉了。


“……竟然没能完成主人的命令,我这样的刀存在还有什么意义……!”他的神情看上去下一秒就会切腹谢罪,烛台切连忙安抚道:“长谷部君!没关系的,你看我和小俱利也没锻出来啊。”


“没想到居然要隔壁来帮忙啊,已经严峻到这种地步了?”鹤丸有些惊讶,毕竟当初他们的队伍迟迟搜寻不到髭切的时候,审神者都没有让隔壁来帮忙,难道真有那么钟情于数珠丸吗?


“主人最近身体不太好。”站在他们身旁的大和守开口说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想起了原主,显得有些低沉,清光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 淡淡的补充道:“不是什么很严重的病,但是现在已经无法再继续锻刀了,所以隔壁本丸的审神者才会来帮忙的,想早点结束呢,这段时间。”


“原来如此。”鹤丸感慨道,目光和正与藤四郎们待在一起的一期一振对上,一期朝他点了点头,显然也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人类的精神是很脆弱的,太过执着的确对身体不好。不过隔壁近侍真的有那么厉害?我可完全找不准锻刀时的奥妙。”


“我们又不是刀匠。”大俱利哼了一声,显得心情极差,鹤丸仔细一看,才发现他身上也是沾了许多木炭灰,不过因为大俱利本身就黑,所以粗略看过去才没能发现。


“不知道,只听说很厉害。”清光看到鹤丸还是不太懂的样子,便给他举了个例子,“应该是一天一把三日月或者本丸里小狐丸成群之类的,大概就是那样啦。”


“……那还真是很厉害。”鹤丸想起当初自己和第一部队的队友在厚樫山拼命搜寻三日月的情景还是有点心有余悸,那会刚好碰上检非违使的出现,回来的时候总是伤痕累累的,导致他现在听到雷声还是有点条件反射的想拔刀。


虽然不知道来的会是谁,但审神者看起来对这位隔壁来的近侍非常有信心,看到主人都等在门口鹤丸也不好回房间里休息,也只能耐着性子待在原地,歌仙端来了滋补养生的汤,乳白浓汤冒着热气,不过很明显,只有主人的分量。




远征出行了一天,鹤丸倒是被那香气勾起了食欲,但现在显然不是凑上去的好时机,他还没忘记从自己手中出现的百把短刀胁差,相信审神者肯定也没忘记。鹤丸觉得自己这刃生肯定无法掌握锻刀的诀窍,再怎么付出忠诚,也没办法做到一次性为主人召唤出想要的刀。而且让刀来锻刀,怎么想都很奇怪。


人群中忽然有些骚动起来,他抬起头,看到时空穿梭的门扉正发出史无前例的巨大光芒,像是冉冉升起的太阳,耀眼到了刺目的程度,那是跨越无数维度后终于抵达的来自其他本丸的希望。


奔涌的灵力四散开来,从门扉中走出来的那个人白衣白发,缓缓睁开的眼睛是一片灿烂的金。




“……这可真的吓到我了。”鹤丸喃喃道,瞪大了眼睛说,“很擅长锻刀的居然是另一个我吗?!开玩笑吧?”


才觉得自己的刃生不可能学会锻刀就被现实无情推翻,不过这种忽如其来的惊吓也不算太坏,没想到竟然能与另一个自己相见。


刚刚听到鹤丸说自己掌握不了锻刀奥妙的清光和大俱利也是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目光在两个鹤丸之间游移,后到的另一个鹤丸国永倒是没注意他们这边的动向,直接走向了审神者,修长的手指微动之后,空无一物的掌心中忽然盛开了一朵橙红色的玫瑰。


他将玫瑰别在了审神者的鬓角,笑吟吟的说:“主人托我向您问好,希望您的身体早日康复。”




鹤丸清楚的感受到了来自长谷部和清光的杀意。


不!那不是我!他努力用眼神传达着这个信息,鹤丸国永已经随着审神者向里面走来,路过鹤丸时他停住了脚步,华美的白衣太刀笑得兴趣盎然,抬起手大力揉了揉鹤丸的头。


“看到另一个自己也是不错的惊吓啊,就像照镜子一样。”


鹤丸国永朝鹤丸点了点头,随后跟着审神者走向了锻刀所,鹤丸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直到清光敲了敲他的手臂。


“回神啦回神,等等,你低一下头。”


鹤丸有些不知所以,但还是听话的低下了头,没穿高跟鞋的清光踮着脚,手伸到他的兜帽里,将不知何时掉在里面的龙胆花拿出来,递给了鹤丸。


大和守在一旁感慨道:“明明是同一个人,但是感觉完全不一样呢。”烛台切也震惊的点了点头,说:“是啊,我也吓到了,怎么说呢……大概是气质不同吗?”


“超——有兄长的感觉,不看长相的话,很像鹤丸的哥哥吧。”清光顺势趴在鹤丸的肩膀上,偏头问道:“所以,你这个当事人有什么看法?”


鹤丸盯着手上那朵龙胆花,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


“……他是不做刀了想改行种花?”




明明身长、相貌、服装都是一模一样,但就是感觉完全不同,像是水面上的倒影忽然朝自己微笑起来,即使只是善意的打招呼,却依然带给人相当大的惊吓。


他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不同时空下的个体会产生差异,鹤丸是鹤丸国永,鹤丸国永也是鹤丸,但要说他们是相同的,却也完全不对。




一只手伸过来拿走了他手中的龙胆花,入眼的是熟悉的白色手套,清光会意的走开,鹤丸抬起头,一期一振正面无表情的盯着那朵花,忽然,又微微的笑了。


“好奇怪,明明都是鹤丸殿下,我却无法对那位产生爱慕之情,反而觉得有些嫉妒了。”


虽然也是在笑,但是和鹤丸国永的笑容又有些不同,那位鹤丸国永的笑是虚幻的,而一期的笑容有着鹤丸能看出来的懊恼与不甘。


蓝发太刀很少有这么坦率的时候,其他人都去了锻刀所围观另一位鹤丸国永的锻刀,门口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于是鹤丸也笑了,偏过头去吻上一期的嘴唇,然后被摁在墙上夺走了主动权,一期急切的亲吻着他,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才停下来。


“吃什么醋呢?他只是想吓吓我,毕竟从广义上来说我们是同一个人。”


“在我心里,他和您毫无相似之处。”


看到他如此自然的忽略掉长相等种种因素,鹤丸只好安抚性的亲了亲他的脸颊,偏头指向锻刀所的方向,“去看看?我倒是挺好奇隔壁的锻刀能手到底有多厉害——诶?”


忽然冒出了巨大的欢呼声和惊叹声瞬间响彻了整个本丸,鹤丸和一期对视了一眼,快步朝锻刀所跑去,刚好见到另一位鹤丸国永牵着一个长发及地的高瘦僧人走了出来,僧人所着服装与笑面青江相似,身上手中挂着的是与头发同色的长珠链,一看就知道他正是那把天下五剑之一的数珠丸恒次。




……


…………


鹤丸沉默了,一瞬间感受到刃生的诡异莫测,惊吓连连。不就是在门口和一期亲了个嘴吗,这边就给锻出来了???




那位来自隔壁的大功臣也看到了人群后的他们,冲着两人微微一笑,将手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的数珠丸交付到青江的手里,然后婉拒了激动的审神者希望他一同参加迎新会的邀请。


“哈哈,不必了,那边还有人炸了天妇罗等我回去吃饭呢。”


他这么说着,审神者也不强求,只是拿了一封书信让他交付给隔壁的审神者,鹤丸国永点点头,收到了衣袖里,朝着门外走去,路过鹤丸时,他伸出手,似乎又想再揉揉另一个自己的那头白毛,触碰到的却不是想象中的柔软,而是同样温度和大小的掌心。


鹤丸国永抬起头,刚好对上鹤丸灿烂的笑容。




“多谢了,一路走好!”




手指的触碰发出清脆的击掌声,随之而来的,是落在他手上的一小袋金平糖。


鹤丸国永从短暂的愣怔中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正如他来时一般,潇洒的走进了时空门扉。




end

评论
热度(87)
  1. 鸡腿子自娱自乐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