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一期鹤] 一期一振十二小时本丸逃脱 (续)

自娱自乐:

4.1搞这个的时候就想着如果写不完就当做节日专用,结果真的就没写完……哈哈哈祝一期鹤6.1快乐!玩得开心!


本篇中出现的是黏土大小的一期鹤。




-




  白云扑面而来,他闭上眼睛,额发被风吹得浮起,再睁开眼睛时,入目的只有一片湛蓝平静的海洋。


  海洋???




  一期一振握紧刀,做好了闭气入水的准备,下方忽然飞来了大片白鸽,它们咕咕叫着在他脚下连成了桥。一期平稳的站在了它们的翅膀上,抬眼远眺,长长的鸽桥一直连接到了海岸边。


  海风吹拂,白鸽展翅,这种护卫的姿态似曾相识,一期落地的时候还在思考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只见一堆鸽子推推搡搡的挤出了三只,黑豆似的眼睛认真的盯着他看。




  然后它们张开橙红色的嘴,说:




  “白鸽急送,请付账。”


  “三百小判!三百小判!”




  一期愣了一会,然后摸了摸口袋,脸上带上了无奈的笑容,今天没想到出远门所以并没有放钱,鸽子们大概看出了他的窘迫,小脑袋凑到一起嘀咕了一会,然后又是那三只站了出来,围着他转起了圈。


  “没有钱的话。”


  “我们要拿走其他的东西了!”




  稚嫩的声音环绕着他,不停歇的响起,所有的鸽子像是吟唱一般发出了声音。然后一期忽然发现那些鸽子竟然越变越大了,等等,他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不是鸽子变大了,是他变小了!他连忙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手,圆圆的,好像还不是普通的变小,而是人身年龄变小了。




  等他变得比鸽子还小时,那些鸽子们才心满意足的离开,拍翅膀时掀起的风差点把变小的一期一振掀翻了,他连忙拔出刀插进沙地里固定住自己,不一会,海岸上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不对,还有一个人。




  那是坐在一艘红色圆船里,一直兴致勃勃的看着这边的一个白馒头,看到一期的眼神投过来时,还心情很好的朝他挥了挥手。


  “你好啊,我是鹤太郎!”


  “……鹤丸殿下。”没错了,虽然同样缩成了二头身,还坐船在海上飘着,但这的确就是鹤丸。一期叹了口气,说:“您在那里干什么?”


  “什么啊,你没听说过桃太郎的故事吗?快来帮我一下。”




  一期踩到水里一边拽船一边说:“我听过这个故事,但是桃太郎是从桃子里出来的,并不是樱桃。”


  “樱桃季就该吃樱桃啊。”鹤丸费力把自己从大樱桃里拔了出来,小小的脚踩在沙滩上,一期扭过了脸,拒绝承认现在的鹤丸超级可爱的事实。


  “……所以,您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啊。”鹤丸下船后第一件事就是绕着一期转了一圈,“小个子的你挺可爱嘛,我觉得乱如果看了说不定会把你抱起来举高高。”


  “您也同样可爱,请不要岔开话题。”




  但是真的很可爱啊。两人不约而同的感慨着,小手小脚软绵绵的脸颊。特别是鹤丸,正面看像个雪兔子,背面看像只剥了壳的水煮蛋,让人非常想摸摸他圆乎乎的后脑勺。




  “咳,都是刚刚那群鸽子做的,与我无关啊。”鹤丸摊了摊手,指了指自己“你看我也是受害者,说实话现在还头重脚轻呢。”


  “那些鸽子是谁?”


  “具体是谁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不是轻骑兵就是重骑兵吧。”




  “……刀装?”一期诧异的问。


  “是啊,审神者说难得的节日就让刀装们也一起玩,这大概是它们的愿望吧,希望我们变得和它们一样大。”鹤丸原地转了个圈,“在你们跳下来后我也跟着下来了,结果被放到了樱桃里跟着海浪漂,它们居然这样对待我,我平时有虐待过刀装吗?”


  “总之见面了就好。”




  一期伸出手去想牵住鹤丸,结果没想到脸却先碰到了对方,两个人脑袋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鹤丸愣了一会,然后看着他短短的手爆笑出声,笑得站都站不住,在沙滩上打起了滚。


  “哈哈哈哈哈哈一期……哈哈哈哈!!”


  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手太短了没抓住真是太好笑了,鹤丸笑得都咳嗽起来,特别是最后一期那个震惊的眼神,真是太棒了,他忍不住在心中给刀装们点了个赞。




  “……”


  “哈哈哈哈哈——唔?!你!”




  一期淡定的站直了身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鹤丸觉得他笑得非常有深意,“虽然牵不上,但是亲还是能亲到的,鹤丸殿下,请觉悟吧。”


  “我觉悟什么,这么小的身体,你除了纯洁的亲我之外还能对我做什么不纯洁的事情吗?就算想做也做不到吧。”鹤丸躺在沙地上点了点自己的脸颊,毫不在意的说:“来啊来啊,你再亲一个啊。”




  “呵呵,您以为我们永远不会变大了吗?”一期温和的笑着,在愣住的鹤丸软乎乎的脸蛋上落下一个吻,手太短,想搂着他的腰把他抱起来也做不到,一期权衡再三,决定拽着鹤丸的帽沿把他拉起来。


  “一日事一日毕,一期,你不能这么记仇啊。”鹤丸顺着力气站起来,两人同时伸出手时才顺利的牵住了彼此,饶是这样,额发还是会时不时的碰到对方。




  “还是先通关您的游戏吧,出去之后我们再好好的交流一会。”




  两个小不点手牵着手往内陆走去,体型虽然变小了但是体能并没有削弱,只是辨识方向变得困难起来,原本柔弱的小草居然变成了大树,遮住了视线。鹤丸跳起来攀过树根,忍不住抱怨道:


  “吓到我了,我可没想变成跳蚤。”


  “我们比跳蚤还是要稍微大一些的。”一期抽出刀,顺利的杀死了一只妄图袭击他们的蚊子,“而且这不是您的主意吗?”


  “是我的,但是我没想过会以这种体型来玩啊。”鹤丸郁闷的摇头,没有和刀装事先沟通好真是一个巨大的失误,他看着自己牙签大小的本体简直痛心疾首,“这样玩游戏玩得一点都不开心。”


  “我还以为您会喜欢刀装给您的惊喜。”一期刚想伸手,又想起短手造成的尴尬,正打算默默收回去时,鹤丸就笑嘻嘻的从口袋里摸了一把樱桃塞到了他手中。


  “这个也随着您变小了吗?”




  他尝了一口,已经熟透的樱桃酸酸甜甜的极为可口。鹤丸点点头,咬着樱桃梗眺望着远处含糊不清的说:“恩,和本体一样,大概是那时候在我们身上的东西全部都跟着缩小了。惊喜是挺惊喜的,不过我想了想后面的关卡……这要变成惊吓了。”




  一期了然的没有多问,这里的时间大概与外界流速也是不一样的,似乎取消了傍晚和黎明,只剩下了正午和午夜。即使变成了个小不点,他们太刀对夜晚的不擅长还是没有改变。鹤丸金色的眼睛在晚上像两盏小灯笼一样闪着光,他拽着一期随意找了个树洞走了进去,两人在枯叶中坐了下来。


  “不能再继续前进了,虽然我的游戏被审神者和刀装们改变了许多,但是基本的还是没有改变,这种身体找人困难,我可不想在晚上碰到那怪物啊。”


  “什么样的怪物?很难战胜吗?”




  鹤丸摇摇头,说:“倒不是很难,它的名字叫左走右转上蹿下跳,一旦碰到就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方向,往东走可能会变成南西北任意方向,专治工作狂,顺便让路痴更路痴。”


  “……”


  “你不要露出那种自己都不知道的表情,有点吓人啊。”




  他随口说了一句,伸出短手锤了锤自己的腿,一期忽然想到昨晚他们做了太多次,今天变小后又走了那么久,鹤丸的身体也许有些撑不住了。他侧过身去,在鹤丸疑惑的目光中将他摁在身下,隔着衣服揉着鹤丸的后腰。


  手太短了,他的脸颊无法避免的贴上了鹤丸的脸颊,和平常不一样,这样软乎乎的脸几乎感觉不到骨头,有些陌生,但是鹤丸忽然停住又忽然变得急促的呼吸声却很熟悉,每次在接触时都是同样的频率。




  “还难受吗?”他在鹤丸的耳边低声问着,鹤丸的腰一直都很敏感,被碰到之后就有些受不住,他刚想心猿意马,只是目光瞥到那圆圆的轮廓又什么心思都没了,只觉得实在是好笑,差点都没憋住。


  “咳、没事了没事了,你别小看我的恢复能力啊,还是早点睡觉明天接着启程吧,这个世界可是很大的。”




  “……”




  啊,没瞒过。


  于是鹤丸放肆的笑了起来,要不是一期摁住了他,恐怕又在地上打起了滚。一期拿他很是没辙,看到鹤丸笑成了个不断抖动的白面团,一期也像是被感染了一样,眉目缓和起来,也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


  “唉……笑就笑吧,别呛着了,这里没有被子,我去找点东西把洞口堵住免得进风,夜里还是有些冷的。”




  鹤丸挥了挥手示意他不用管自己直接去就行,短胖的五指要交缠起来也很难,好在他们还能握刀。一期就近寻了些材料做了张简易的门,还砍了些枯木回来升起了火堆,树洞里亮堂起来的时候鹤丸正盘腿坐在地上写画着些什么,一期走过来坐在他身边,低头看了看。




  “这是地图?”


  “恩,我凭印象画的。”鹤丸点头,用刀柄指着地面,“鸽子会说话,说明我们现在应该在童话区,这本的关卡虽然不太好过,但是有可能找到让我们变大的东西。下面是人类世界区,和远征差不多,只要不被人类发现就行,挺好过的。”


  “你怎么选?”




  “让我们变大的东西……”一期思考了一会,“入手的难度大吗?”


  “不大,随处可得,就是不知道会让我们复原,还是保持这种布娃娃的姿态被放大。”鹤丸在原地画了个圈,兴致勃勃的说:“我觉得保持这样的姿态变大也不错啊,很有惊吓的感觉。”


  “……我并不是很能理解您的爱好。”


  “哈哈哈真的很可爱的。”鹤丸拍了拍一期的肩膀,安慰道:“就是手短了点,没关系,一样可爱。”


  “……我们的手是一样长的。”一期提醒了他一句,然后看着地图想了想,说:“还是走童话区吧,先不说变大的问题,要绕过童话区去人类世界区太远了,对于我们现在的身体来说非常困难,消耗的体力太多了。”




  “其实我们可以坐白鸽快送,三百小判一次。”


  “没带钱,再坐的话这次就要变得和蚂蚁一样大了。”


  “……”鹤丸想了想,还是接受了一期的建议,将刀鞘随意扔到一旁后躺在了枯叶上,目光移到了树洞中央的火堆上,火焰轻轻摇晃着,他体温偏冷,所以这温暖对他来说相当舒适,度过这个晚上是完全足够的。想必一期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但鹤丸却想到了其他的问题,“你不是不喜欢火吗?一晚上的话我也没什么问题,不习惯的话就熄灭它吧。”




  “没关系的,距离已经很远了,而且这么微小的火也不足以让我觉得恐惧。”一期也随着鹤丸的目光看过去,而鹤丸却转过头看着他,看着在他瞳孔中摇曳的火焰。一期的面色十分平静,似乎只是在闲话家常,并没有在意那些痛苦的过去,“我并非站在原地停滞不前的刀,在时代中停留只会被时代淹没,这些我都是懂的。现在已经不是大阪夏之阵了。”




  “但你没必要勉强自己。”




  “不,我没有勉强。”一期摇摇头,额发跟着轻轻晃动,他的手覆盖在了鹤丸的手上,大小变得不一样了,白手套却依然带来熟悉的安心感。




  “在心爱的人面前变得无所畏惧,这是男人的本能。”他牵起鹤丸的手,放在唇边,火光为他蓝发镀上了一层金色,他低下头去,虔诚的落下了深深的吻。



 
评论
热度(71)
  1. 鸡腿子自娱自乐 转载了此文字
  2. 时差不幸福自娱自乐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