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东♀】简单爱

置キキキ場:

※2014.08/东堂先天性转





大学seminar分组讨论到最后通常都变成闲扯,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扯一会,话题拉到活跃气氛一流的恋爱范畴。这次五个人里有确定关系女友的只有卷岛,旁边一头脏辫的西班牙青年热情发问,她怎么样。


 


我女朋友啊……


虽说第二学期同学大都混熟,不过卷岛本身不健谈,私人事项更是鲜少提起,架不住四周一圈单身汉热烈眼神,只得抬头凝望天花板,左手食指逐一抚摸右手关节似乎在检查有无异常,之后回答:不说话的话算是美人,不过一般都又吵又烦——他脸上的表情俨然圣诞节一早就从窗帘缝透过的天光确认一场洁白欢乐大雪已经静候在外的小孩,不稀罕隔着玻璃看,口袋塞满糖果径直噔噔跑下楼,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开心。


 


同小组一干人等围在桌子边面面相觑一会,纷纷理解点头,女生嘛。


 


 


说到东堂时卷岛用了“Mybird”。


唧唧喳喳蹦蹦跳跳,对象是东堂的话算是相当生动形象。和东堂提到这说法时东堂义正言辞地指责他,开黄腔至少看场合啊小卷!话音未落就被无奈到家的卷岛抓过脑袋一阵搓,不是你想的那意思喂!话说回来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东堂酱也说给男朋友我听听吧,完全是吐槽语气,东堂的脸却霎时涨红,高喊“小卷大笨蛋不要玩弄少女的矜持!”,怎么看都像炸毛的小鸟。


 


卷岛脱力又想笑,心说你矜持的时机也太随意了吧明明就是自恋笨蛋,不知道OS是否体现到了表情里,东堂扑上来就咬他脸。


 


 


 


 


残暑的神宫球场外野空旷观众席。


 


正式交往说起来还没几周,怎样都名正言顺正大光明,每天走路像在云端跳完蹦床,一路晃晃悠悠踩着棉花楼梯走下来,从脚底开始不真实;又像跑在雨后水洼的干净路面,迈一步就溅起一把甜丝丝纷扬跳跃彩色金平糖。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看着远处球场上的比赛,微风怡人过于悠闲,并非适宜挥洒热血与汗水的天气,外野手很少接球,几乎不靠近观众席。东堂在旁边咔嚓咔嚓吃零食,两片薯片叼起来变成鸭子嘴,转过头笑嘻嘻指着脸口齿不清:小卷小卷,你看。


 


卷岛正举起纸杯喝汽水,柠檬味在嘴巴里惬意弥漫,于是更加惬意地评论道:八嘎。


 


!真过分哪小卷!


东堂睁圆眼睛抗议,吞下鸭子嘴薯片,一把抓住他手腕,脑袋凑过来就着吸管猛喝一大口柠檬汽水。


手里的纸杯一下子轻了不少,卷岛很没辙,叹口气发现东堂的瞳孔深处亮闪闪的光这么近的距离下显得更清晰,他一直觉得那两束光看起来像凝固的流星。


 


东堂喝完得意洋洋盯着他笑,两人大眼瞪小眼愣一会,卷岛看着她整张脸耳朵全都变红,咬住嘴唇鼓起脸,眼睛上下左右骨碌碌转,但坚持没退开。


 


 


 


击球声和场地上高中选手的喧嚣都很远听不真切,东堂站到卷岛面前,膝盖碰到低筒袜边缘,卷岛眯起眼睛,抬头看着东堂飘动的黑发被风吹成一朵镶金的云。天空的颜色仿佛桃子混合菠萝与血橙,头顶和身后絮状云朵飞速漂移。东堂伸手把头发拢到耳后,表情变回一贯自信满满自恋美少女,伸展双手低下头冲他笑。


 


【小卷,——】


 


球场传来欢呼声,没干劲选手似乎终于击出一发全垒打。


棒球飞过卷岛视野一隅,飞机尾迹般消失在远空。蜂蜜色夕阳从东堂的额头流淌到鼻尖再到线条柔和的下巴,白色制服衬衫也变成金色。鼻尖又传来爆米花与棉花糖混合甜味,他最开始以为是东堂身上的味道,但光是想到东堂的脸,这味道就会从胸口飘出来。


 


卷岛再叹口气,伸手揽过东堂后背时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笑了,不然东堂应该不会这么得意……


啊这家伙笑声好烦——啊啊我哪有的选。


 


 


 


 


 


约会当天卷岛刚走到玄关电话就炸响:小卷快出来,我在你家门口!


好好我这就出来了——


他答应着走到大门口,路边树荫下停着一辆双人协力自行车,扑扇翅膀白蝴蝶树叶间碎光落了满车,东堂坐在前面驾驶座,把后面车座拍得啪啪响,豪迈地招呼他:好慢啊小卷!来坐这里坐这里!我载你!


 


………我说啊,东堂。


嗯?


啊不,算了。


 


东堂一路干劲十足蹬车嘴巴不停,前额头发飘起来,卷岛看着她后颈渗出的汗珠,觉得这孩子各种意义上都像只蜜蜂……


 


 


怎么样小卷!坐我的车很舒服吧!


东堂完全无视路人围观,乐呵呵回头献宝,说话有点喘。卷岛途中提出多次换人,一概被她拒绝:说好了我要拉小卷……啊咧咧咧?!?!


眼看前面就是主干道,车子却突然摇晃着停了下来。东堂惊讶回头,发现卷岛双脚撑地停住车,天气一点也不热,却不知何故红着脸冲东堂嚷:


光是双人自行车这一路已经够显眼了喂!你差不多给我坐后面去!


 


 


卷岛的抽车旁人看起来就像过山车,骑在前面却相当平稳。


 


东堂抓着卷岛衬衫后摆:我还以为小卷骑车带人会很颠呢。


嘛,姑且学了一下你的骑法。


 


哇哈哈哈这样吗!嗯!因为没声音很适合兜风呀!


卷岛说是啊是啊,可厉害了,腾出手转身拍拍她头,嘴角的痣让他微笑的弧度显得特别温柔。


 


……小卷你看前面啦!


 


 


东堂盯着眼前肩胛骨的轮廓,卷岛今天扎了马尾,洗发香波的气味随风而来,满满的都是好闻的小卷!那香波是她送的,并且当天就气势如虹亲自放到卷岛房间的浴室里,摆好位置满意点头。


直到卷岛走进来,她还叉腰站在浴缸前品味“此地很好”的成就感,卷岛抱着毛巾站在一边默默等了两分钟,终于无奈搭话:喂东堂,我要洗澡了,你是打算在这儿看着我洗还是怎么。


 


东堂高喊着小卷笨蛋奔出去,走出浴室没两步又在门口停下。卷岛衣服脱到一半感到后背视线激光般热度,转身一看,东堂扒着门框探出半张脸,目光灼灼。


 


……好了冰箱里有冰激凌你自己去吃,出去出去!!


当时东堂被卷岛推着肩膀塞进起居室,无视她一路抗议“小卷别这么小气啊害羞什么!”


 


 


从那以后卷岛就一直用那个牌子的香波,到出国再到回来。


 


 


东堂想到这里一下子开心起来,胸口融化草莓冰激凌——她伸手想抱住卷岛又迟疑,看不见的地方反倒紧张,虽然她坚信这不是什么害羞……可是卷岛像是背后长了眼睛,这次没回头,一向不紧不慢又有点没辙的声音:前面拐弯了,抓好。


 


嗯!


东堂欢呼着扑过去,脸埋在卷岛背上紧紧抱住他的腰。


 


?!喂不要突然扑过来啊会连我一起掉下去啊!!等等车要倒了!


 


 


 


 


看着棒球叼着棒冰度过残夏,初秋金风拂面时就去骑着单车兜风,要说牵手散步的话果然还是暮春最好。东堂的手指纤细但是相当有力,苹果树嫩枝般健康柔软,运动系女朋友就是有这种萌点,手掌比卷岛小一圈,手指也正好短一个指节,十指交握或者包在手里都SIZE正好。


 


沿着河边走到桥上,东堂手撑护栏跳上去,坐在石头栏杆上前后晃腿。身后飘来河面雾气与漫天遍野樱花瓣凋落后的气味。护栏就手掌宽,东堂晃来晃去平衡力精准,卷岛没得选,只能手撑护栏把她圈里面,以防东堂往后仰掉进河里。


 


视线齐平的角度不常见,东堂不躲不闪笑得特别灿烂:小卷我们去河堤上吧!那边看对面樱花看得清楚!


 


 


两人坐在河堤等日落,草地柔软凉爽,东堂咚地靠上胸口,好一会没动静,卷岛一紧张忘了诧异她怎么不吵,低头查看才发现人已经睡着。


真是。


卷岛舍不得动,只能盯着河边的芒草尖渐渐染上金红色,眼皮不知不觉发沉。再睁眼才发觉自己也睡着。天色昏暗下来变成深蓝,月亮从河面升起,鹅黄银白交织把芒草变成雪,卷岛推推闭着眼睛还往他怀里扎取暖的东堂:


 


喂起来了,再睡要着凉。


诶……小卷,咦什么时候天黑了。


东堂坐起来茫然四顾,打两个哈欠揉揉眼睛就恢复活力跳起来往河堤上跑:肚子饿啦我们去吃饭吧!小卷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


 


走在后面的卷岛揉揉自己被东堂枕得发麻的肩膀和锁骨一带,那里残留鲜明体温,仿佛停过一小颗太阳。


 


END



评论
热度(19)
  1. 鸡腿子置キキキ場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