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东♀】七里香 & SHEER BEAUTY

置キキキ場:

※2014.10/东堂先天(七里香)和后天(SHEER BEAUTY)性转




七里香



叫住跑进车厢里转身冲他咧嘴笑的东堂时,卷岛吸了口气,觉得只要东堂的嘴角再上扬一度,自己大概就会在原地蒸发消失——可是一阵风起刷啦啦,树叶打着旋与鸽群一同飞过天际线,要说的那句话以问号结尾,出乎意料很简单……东堂站在闭合的车门前睁大眼睛愣住,随即满脸通红,全身几乎都按在玻璃门上。电车开动之前,还来得及看到她口型。


太狡猾了!这是犯规啊小卷!?

卷岛笑着指指【请勿倚靠】的示警标识,冲东堂挥挥手,觉得自己心情从来没这么好过。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来着?
电话对面热热闹闹连珠炮,卷岛嘴上应答嗯这样,然后呢检索回忆然而未果。


那边东堂反倒惊讶:小卷你在听啊!
不然呢?!
发烫的手机贴着耳朵出了汗,他说等一下我换耳机。
敞开窗口飘进落叶,楼下街道被前晚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两侧梧桐叶透明旧信纸般泛黄,房檐一角滴水怪兽吐舌头,天空的云层散开露出小片温柔的蓝,东堂的声音重新响起打了哈欠,小卷晚安不对你那边是早安!
他拎起咖啡杯子抿一口,只用三根手指,他是因为杯柄太短手指又长,但是东堂说这拿法很帅…卷岛咂嘴,丝滑甜牛奶盖过咖啡苦味,然而他并不记得自己曾一气丢进去三颗方糖。
 
卷岛说你也是,挂掉电话看着晨雾散去的窗外阳光洒下来,伸手摸了摸耳朵。
啊想不起来,比起那种事要是你在这里就好了……不过没关系,假期很快就到。
 
 



 


那个阳光灼热的夏日傍晚,他背着说走累了就笑着不由分说张开双手圈住他肩膀的东堂沿着河堤慢慢往车站走,东堂的脸闷在他背后呼吸透过T恤后襟,忽然凑过来耳边大声说:我喜欢你啊小卷。


……你这是告白的意思?
对!但你先别回答!


卷岛余光看到她耳朵都冒热气,身上传来的香水味道很好闻,他想到东堂一般不用香水……风声骤然变大,卷岛差点笑出来,你是怕我拒绝还是什么。


然而东堂紧紧攥住另一只手腕的手掌边缘皮肤发白……卷岛叹口气,腾出一只手伸过肩头戳她额头:好好我知道,不回答。
东堂抬起头,卷岛依然余光瞥见她脸,不禁想起一只烧红的水壶…一路在河边走,小卷我喜欢你,像是叮嘱又像说给自己听:可不许回答啊。


嗯。
小卷,我喜欢你。


我知道。
喜欢你,喜欢你。
嗯。
小卷。
嗯。


我喜欢你。


嗯。
……


到了车站站台,东堂从背上跳下来满血复活,整张脸变成红炸的水壶,在金色的光线中眯起眼睛笑得露出八颗牙,特别灿烂:我们去吃冰激凌吧小卷!
你不是累了吗喂!


列车适时进站,东堂嘿嘿嘿笑着跑开——


喜欢上你的时候总是夏天。


 


 *


更久以前他们第一次单独出去玩,她欢欣雀跃穿了新买的漂亮凉鞋,在步行街没走多久就磨脚到步履维艰,东堂自认表情无异,但一路看起来有点漫不经心的卷岛忽然停下脚步,不由分说把她按在花坛长椅上,自己蹲到跟前,无视东堂惊讶拒绝检查她的伤,吐槽:穿不了就别勉强嘛。


脚放在卷岛膝盖上,东堂挫败感爆满低头鼓起脸不一会真的想哭,难得和小卷约会!


卷岛叹口气站起来,在这等着。说完去马路对面便利店买创可贴。


 


东堂看着卷岛背影有点驼背消失在商店货架后,行道树与路灯的影子拉长,觉得沮丧一点一点爬上来变成比眼泪更热的什么堵在喉咙,可是眼前伸过来一个冰激凌甜筒,薄荷交错树莓红。


头顶依旧无奈的温和声音传来:东堂,给你。


 
她抬起头,卷岛扭脸望天另一只手挠挠后颈:……请你吃啦,今天的打扮难得品味不错。


东堂接过冰激凌,更惊讶地看着卷岛伸过手来,随即自己嘴角边温暖手指撑出弧线与两个酒窝——嗯别动…这样就对了。


 


卷岛低下头冲她笑得有点不好意思,那时他们还是十分亲近的异性朋友,亲近到无话不谈同时很多事项当不成真也不用留情面;使得东堂一度因为有人居然能对自己的魅力很多意味上免疫至此作为女性的自信暗地受挫……然而这样温柔是否可以当成只是朋友?东堂瞪大眼睛脸颊烧起来,她确定自己除了友谊之外怀抱的感情还有其他无误。


 



——那跟我交往看看?


马路上方漫长铁轨桥延伸向无穷无尽的远方,站台响起报站音。
东堂咬一大口冰激凌下定决心,距离她的三十遍喜欢还有,一个半夏天。




END






****************




SHEER BEAUTY



那件事发生之前一切如常。


晚饭后卷岛靠在沙发上看新发售的写真,今天轮班的东堂洗完碗也过来凑热闹,聊着聊着就像所有凑在写真集前闲扯的年轻人一样,讨论起胸部的话题。


 


两人对这个经久不衰话题发表的意见也中规中矩:卷岛表示偏好小一点,东堂则认为形状和与胸部主人整体气质的搭配比单纯的SIZE重要;说到这里卷岛想到挂在自己肩膀上的东堂平日身体力行的自恋美学不禁笑出来。


东堂的脸在肩膀旁边蹭来蹭去,卷岛的脖子扎得很痒。


当然美型如我的话不管什么SIZE都一样……


噗哈前提一开始就不成立喂!


 


总之讨论进行的十分愉快。两人晚上回房间睡觉时事态也无任何异常。


 


到了第二天一早,东堂从浴室里冲出来,不由分说把还没睡醒的卷岛从床上拽起来摇晃:小卷!我有胸部了!你看!亏他睡觉穿的浴衣,此刻得以用标准暴露狂的标准姿势唰地敞开前襟。


 


对于不明就里就被从睡梦中揪起来的人来说,这视觉冲击着实强烈过头。卷岛眼前是标准的20代出头女性胴体——公正地说身材还很好;然后脖子以上,是东堂线条整体柔和不少好像连带眼睛也变大一圈的脸。


 


咻?!?!


 


卷岛揉揉眼睛,告诉自己这是梦,倒头就要接着睡。


然而事与愿违,东堂兴高采烈地再次把他拽起来:小卷你不要逃避现实啊!我这边可是连小JJ都没了!!!


 


你高兴个什么劲啊!?


 


因为好像很有趣啊!对了小卷!!要不要抓紧时间来一发!现在的我的话,可以给你生·小·孩❤


 


东堂扭腰抛出飞吻,卷岛霎时头疼起来:


……就说让你冷静啊!现在你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变成女生,先别说生小孩,咳,之类的,首先你怎么肯定自己不会什么时候突然又变回去?!


 


东堂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随即反应很快地打了个冷战:哇要是我们做的时候我变回去,那小卷的小卷不就……


 


卷岛想象那场面,下意识捂紧腰间的被子:别说了好恐怖!!!


 


冷静下来的两人研究了一下发生在东堂身上的超自然事件,觉得既然本人没感到异常和身体哪里不对劲,姑且就当成他们陷入集体无意识发梦这一类事项——反正漫画里这种突然性别转换之类的桥段都有时间限制,明天大概就变回去了。


 


卷岛关掉搜寻网页,自己也没想到以前从热爱二次元的后辈那里偶尔听来的豆知识能有实际确认和应用的这么一天。


 


那么这么好玩的状况,事不宜迟——这是东堂说的——找了几件风格和尺寸女生穿也不会太违和的衣服,两人就出门约会。


 


站在车站的快速拍照亭里,东堂愉快地搔首弄姿摆pose,拿了照片出来冲卷岛挥舞:哇哈哈哈不愧是我!变成女孩子也如此可爱!


 


卷岛看着他——现在应该是她手里的一摞大头贴,默默盘算马克杯文件夹笔记本电脑哪里还有空白:早在意外变成女生之前的20年里东堂就已经是个完美的自恋狂,卷岛想着反正在家里无所谓答应过一次,就再也没法阻止东堂把他们的各种合影摆得到处都是,如同雨季蔓延的苔藓在墙壁窗台书桌四处开花……


 


本日晴间多云,降水概率20%,穿得暴露一点也不用担紫外线心灼伤肌肤,适宜约会指数为四颗星——


 


出门前东堂乐观表示,反正就算突然变回来穿着衣服也看不出来!


 


商场女装楼层的悬挂屏幕上,主持时尚节目的偶像正以清脆可爱的声音播报本日约会指数,东堂一蹦三跳地走进洋装大海拿起来各种衣服往身上比:小卷你看这件怎么样!哎呀不愧是我穿什么都这么适合……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现在在挑只有女生才能穿的衣服?!?!


 


卷岛以无以言表的心情抱住头,冷静了一下总算考虑到了一个重要的顺序,或者说是逻辑问题。


 


我说东堂,你先等等再看这些。


卷岛走过去,拖着挑洋装挑到眼花缭乱的东堂走到电梯对面另一家店门口。


 


喔哦哦哦这是……!


不然买了女装也没法穿吧……


卷岛一脸现在立刻马上想要掘地三尺埋了自己的表情,扭头望向一边,艰难地解释。


 


高级内衣店门口的导购已经热情地迎上来:这位先生陪女朋友挑内衣吗,我们这里刚刚到的春季新款您要不要看一下!卷岛一根手指挠着脸支吾应对,觉得后背冷汗浸透,可能之后自己也需要买件衣服来换……那边东堂已经满脸新奇地踱进商店里,开始在琳琅满目的弹力棉布丝绸蕾丝花边货架中东摸西摸:我5岁以后就没进过这种店了呢,逛街都是老妈和姐姐进去留我在外面等……哇好厉害!这个!小卷你看,和写真上的一样!


 


其他的顾客听到东堂的话,纷纷投来同情的眼神:妙龄少女却没进过内衣店,一定是受后妈虐待的可怜孩子——卷岛连忙揪住东堂压低声音提醒:


 


……样子自然点不要什么都大惊小怪的!你现在是女生!


哦对我都忘了……!


 


结果挑了几套内衣跑进更衣室的东堂依旧在性别文化冲击中继续大呼小叫,还举着手机拍照出来给卷岛看:小卷小卷!里面有按摩沙发诶!还有吹风机!面部护理套装!明明只是买内衣而已!?当女生真愉快啊哦哦哦小卷我是B罩杯诶!!!


 


…………我说啊……


满头冷汗的卷岛只能在热心收银员祝他们幸福时跟人家解释,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在国外长大最近才回日本,看什么都新鲜。


 


继内衣之后洋装又是一场龙卷风般的奔放恶仗——不过总算是买好衣服,卷岛两只手都提着四五个购物袋,下楼就没来得及拦住东堂跑到化妆品柜台参加正在举办的促销体验化妆。他只能走到远处已经坐了不少疲惫男友的休息区坐下,感叹这时叽叽喳喳地和导购挑选搭配的口红和眼影的东堂真是适应力惊人……


 


小卷!你看怎么样!


他望天发呆了二十分钟后,东堂笑嘻嘻地跑过来叉腰站在他面前。


卷岛抬头看了一眼东堂的脸,又很快移开视线:……你素颜就好啦素颜!


噗嘿嘿嘿小卷你耳朵都红了哦哦哦惊艳到了吗——


……好烦啊你。


 


之后东堂本来打算要玩就玩全套,还跑去试穿了高跟鞋——只不过走了不到十步就(让卷岛长吁一口气地)放弃了:


…小卷,女生真是太厉害了……为什么能穿着这种东西还能跑步走路上楼梯啊……


……你也已经够厉害了,走啦去买平底鞋!


 


女生体验一日游逛到天黑回家,东堂还没变回去。


 


卷岛进了屋就仰面跌进沙发再也不想起来:好累……


来吧小卷!现在的我可是有胸的人!


不知是否变成女生后有逛街力自动加成,东堂容光焕发毫无倦意,单膝跪在沙发上冲他张开双臂,说出卷岛吐槽无力诡异台词。


 


 


……你倒是矜持点啊东堂酱。


 


小卷我要是明天也变不回来,以后都是女生了怎么办。


 


卷岛老老实实埋在东堂胸口,好一会没说话,就在东堂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胸前传来发闷平板的声音:那就给我生小孩。


 


哇小卷好直接!不是应该先结婚吗!


这次卷岛真的打了个哈欠,脸转到另一边闭上眼睛:反正都要结,你变不变女生没区别……


小卷……?!?!这样对心脏很不好啊!


吵死了啊你,闭嘴。


 


翌日一早卷岛又是在东堂的大呼小叫中醒来的。


变回来了!


 


说着东堂从床上跳起来活动筋骨确认各处无异常,卷岛困倦地躺在原地,眯眼看着东堂活力充沛地弯腰压腿甩手臂再蹲起,充分体会变回自己的乐趣,说变回来就好我接着睡,你做好早饭再叫我,然后就拉起被子打算蒙住头——这时东堂翻了翻屋角的购物袋:


 


不过昨天买的衣服最后只穿了一天,有点可惜啊~


 


……


 


卷岛改了主意,掀开被子坐起来:东堂,你平时要不要偶尔也穿女装试试。


哇哈哈哈讨厌啦小卷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兴趣~没问题!小卷想看的话我随时……


算了当我没说!


诶——


……你就现在这样挺好。




卷岛走到厨房,东堂正吹着口哨一手拿着平底锅,呲啦呲啦地煎鱼。发尾扎了小辫,在头巾和发箍齐心协力露出来的额头因为锅子的热气渗出一层薄汗亮晶晶,卷岛忍不住伸出手戳一下。


 


嗯小卷你刚说什么?东堂关了火,乐呵呵地扭头。


没什么。


 


——只要是你就很好。




END




※这两篇比较有趣的回忆是,七里香是旅行期间在船上写的,看到就想起当时舷窗外全世界最蓝的海;SHEER BEAUTY则是香水的名字

评论
热度(12)
  1. 鸡腿子置キキキ場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