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埼玉:你是不是故意的

Ghost Street:

原著:一拳超人


CP:埼玉x杰诺斯


分级:车,第一次开车,分不清油门刹车,请注意车距


作者:EA·Galen


注:ooc,恶趣味。慎入!!!!!


 


 


 


    就在刚才,杰诺斯当着埼玉和别人的面说:“为了老师我什么都愿意做。”


 


    埼玉瞬间感觉从脚底麻到头顶。他甚至缩起左右胳膊抠了抠鸡皮疙瘩。


 


    好基啊,这个小鬼是怎么做到每次开口都比上次更加不得了的。埼玉紧张地看了一眼吹雪的表情,后者除了翻了个白眼领着喽啰走掉之外,没有半点惊讶,也没有发出矮油的声音。


 


    那种“又来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埼玉一想到眼前这个弟子可能和全世界的人都说过刚才那句话,就感觉浑身僵直。他歪着脑袋绝望地看着肇事者,对方也回头看着他,眼神一如既往地耿直,而且完全没有罪恶感,甚至还看出点自豪,还问他:“老师,今晚吃什么?”


 


    是啊,这小子就是这么措辞浮夸。习惯就好,早该习惯了。埼玉恢复了往常的飘忽表情,抬眼想了想,家里还有笋,还有香菇,回家路上有特价排骨,我今年25了,杰诺斯多少岁来着。


 


    “吃炖菜。”他答道。


 


 


 


    六月是个很难办的时间。天气热,但是没有到最热。晚上盖着毯子热,不盖又冷。开窗户有虫叫很吵,不开窗户又闷。埼玉还记得自己几年前刚买空调的时候也是个六月,当时他拿着遥控板每隔几分钟就要按一下,升一度热,降一度又冷。如今空调还在那儿,但插头好几年没碰过插座了,说不定它自己悄悄就坏了。


 


    埼玉仰面躺在榻榻米上盯着顶上的空调。现在还没到睡觉的时间,但是平时看的节目临时停播了,新买的漫画想留到明天看,现在他整个人蛋疼到开始看空调扫风板上的注意事项,上面写着,为了老师我什么都愿意做。


 


    埼玉面无表情,心里一咯噔。定睛一看发现自己看错了,然后他想了想,心里更加一咯噔。


 


    他觉得自己可能被那句话洗脑了。他现在看啥都像打着字幕。吊灯说你徒弟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烟雾预警器说你徒弟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天花板全是你徒弟那样说了的大字报,吊着的顶灯拉绳下面挂着个箭头,往下指着,旁边备注着你徒弟在这儿。


 


    杰诺斯,他一如既往地端坐在矮桌另一头,噼里啪啦不知道在电脑上敲什么字,冰山脸上那对英挺的眉毛皱得义愤填膺。现在埼玉躺在地板上侧着脑袋,能够直接看到杰诺斯跪在地上,那双紧闭的大腿。牛仔裤上印着三个字,


 


    任何事。Anything。


 


    “也包括那种事吗?”


    “啊?”敲键盘的声音停了。埼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慎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当即想要面无表情地躺着,使劲躺进地底。


 


 


 


    埼玉非常确定自己对男人没兴趣。


    年轻的时候好奇驱使下看了些不该看的小电影小杂志,他记得自己是撸出来过的。这起码可以证明,他的取向是正常的。即使最近两年清心寡欲更加热衷于打机器人大战类的电动游戏,他也很确信自己是个直男。杰诺斯说出那样的话其实都是性格使然,这他是最明白不过的。那句话太像言情剧里的告白,单独听上去确实很令别人误解,但这个别人不包括埼玉,即使杰诺斯长得确实很帅。


    


    哦,完了。埼玉闭着眼朝自己翻白眼。


    一个男人觉得另一个男人帅到底正不正常。


 


    应该是正常的。李小龙,那多帅啊。埼玉还记得以前的同学文具盒里贴着李小龙还有其他摇滚明星的贴纸,同学盯着那些贴纸眼神里充满着崇拜。即使是外形上,欣赏同性也是不为过的。更何况,杰诺斯除了脑子轴以外,各方面都优秀得令人发指。而且最重要的是,埼玉其实非常知道,杰诺斯是个心地善良又勇敢的好孩子。而对于已经强大到无聊的自己而言,勇敢,大概是他本人现在最怀念也最欣赏的一种品质。


    


    埼玉有自己的一套看待事物的原则,他立刻能知道哪里对哪里不对。他觉得自己对于杰诺斯那句话产生这些可笑反应的原因应该能从杰诺斯身上找到。然后他发现自己还一直盯着杰诺斯的腿看,然后他突然就知道是哪里出问题了。


 


    一个优秀的男性,这没问题。一个帅哥,这没问题。一个身材好的帅哥,这没问题。


    


    但是当这个人说出,他愿意为你做任何事。问题就出现了。


    


    从此以后,你看着他的脸,那就是一张能为你做任何事的人的脸。他的优点,也变成能为你做任何事的人的优点。他做的饭,是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人做的饭。包括他的身体。


    也变成了,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身体。


 


    更要命的是,这个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人,已经和你在事实上同居了不少日子,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以至于你闭上眼睛就能熟练播放他各种角度的样子和各种情况的表情,各种语调的声音。


 


    甚至是一些,你明明没有见过的角度和表情,明明没有听过的声音。


 


 


    埼玉可耻地发现,自己硬了。


 


    “老师,您刚才有什么事要问我吗?”杰诺斯合上笔记本,专心地问。


埼玉叹口气,一手撑着自己坐起来,另一只手招呼弟子来自己身边。后者快步走来,扑通一声认真地跪坐,双手一丝不苟地搭在大腿上,端正地等待着。而埼玉视线一直落在那对大腿之间,与两双机械手碰在一起的手指尖形成的深邃的小洞上。


 


    “你说,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他仿佛是在寻求一个自己明知道根本无所谓的许可。


    “你是认真的吗?”


 


    “是的,我当然是认真的。”


    弟子的眼神里有光。他似乎对自己的回答不够满意,还加了一句:


    


    “您说什么我都照做。”


 


 


 


 


 


    杰诺斯对于老师对自己身体结构感兴趣这件事,很感兴趣。这是杰诺斯第一次意识到,有些事情是自己再熟悉不过但老师却一无所知的。换句话说,在这里老师需要他的帮助。


 


    虽然杰诺斯自己对自己的身体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现在仰面躺在榻榻米上,两手搭在还穿着衣服的胸前,两眼直勾勾地朝下盯着埼玉,后者双手握着徒弟的膝窝举着,直勾勾地看着手上褪去裤子的两条腿的腿根中间那一片地方。


 


    一个半软有点像硅胶手机套材质的壳壳,啥都没有。


 


    这没什么好看的,杰诺斯心想。但是老师涣散的眼神让他不由得怀疑自己:难道是库赛诺博士在我底盘上刻了什么字?于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下体,确实什么都没有。


 


    还沉浸在刚才自己脱掉徒弟裤子的那十几秒过程的感受中的埼玉,被眼前这个动作勾回了注意力。


    你遮什么遮啊,一个铁壳壳干嘛需要遮啊。埼玉如果有三只手,此时空闲的那只一定扶着自己的额头。他曾以为对杰诺斯而言,这机械的身体没有什么隐私,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害羞的地方,所以他这样肆无忌惮地提出了要求。现在徒弟这个动作,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包括刚才帮徒弟脱裤子的时候,牛仔裤的裤腰卡在徒弟硬邦邦臀部横截面最大的地方拉不下来,还得使一点劲把裤腰往外翻一翻才顺利让它滑落的那几秒钟,埼玉也怀疑自己是个变态。当时那裤腰的位置真的特别合适,特别合适。就是那种不能放在儿童可购买的杂志上的合适。


    


    更何况当时自己的脸离那个位置只有二十公分。


 


    埼玉不敢说话,杰诺斯也不说话,然后埼玉觉得实在尴尬,就说话了:


    “你平时上厕所从哪儿上?”


    


    说完埼玉就面无表情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


 


    


    “水和食物是分开处理的。我只需要提取大脑需要的营养,食物大部分是体内焚化之后转化为烬质,时不时取出来就行了。”杰诺斯说道,“水储存在各个水箱里,多余的就是从下面排出。”


 


    “可是你这里没有洞啊?”


    “在这里。”杰诺斯用手按住自己下体硅胶壳的两边,稍微一捏,就这样把外壳取了下来放到一边。


 


    埼玉看到了壳下的样子,两手放下了弟子的双腿,捂着脸垂下了头。


 


    “不行,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变态。”埼玉自暴自弃地吐槽自己。“库赛诺博士到底是怎么想的,给你做成这样……”


    


    “老师,我没有生殖功能,所以这个结构是合理的……”


    


    “不,我的意思是,你这个地方,外面有一个壳,一个可以取下来的壳。”埼玉哭笑不得地捶地板,费力地向弟子解释自己的感受,“你刚才的动作就像接电话的时候拿起听筒那么,但是啊,这玩意儿不就相当于你的内裤吗!!”


 


    看弟子还是不太懂,埼玉更加费力地解释:“你刚才,当着我的面,就这么自然而然把自己的内裤揭开给给给给别人看……我觉得我简直我是个大变态,而你简直是个………………嗯…………”


 


    杰诺斯不知道自己的老师觉得他的改造人弟子刚才的动作像什么,但他觉得有些许宽慰。博士想让自己过得像正常人一样,而老师方才也把自己当做正常人看待,做出了对正常人此种举动会有的反应。博士如果知道了,应该也会为这些努力的成效欣慰。“谢谢老师,我会向博士转述刚才的事情,他会很高兴的。”


    


    “打住。”埼玉差点吓吐,捶了捶胸咳嗽两声之后再次强调,“绝对不能说。”他叹口气,摸摸自己的光头,一边摆手一边回头找杰诺斯的裤子,“行了,裤子穿上吧,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要变态了。”


    


    “老师,您不是变态。”杰诺斯突然挪到埼玉跟前坐直了身体,埼玉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杰诺斯已经二话不说开始拉自己上衣的拉链。胸甲,腹甲,腹甲两侧的强弹性挂钩,髋关节。这些属于杰诺斯身体的部分随着拉链一个个暴露在空气下。杰诺斯挺着腰双手把衣服大打开在身旁撑着,无比认真而自然地对埼玉说:


    


    “老师,这些都不是人类的身体,您平时也见过。这些不属于人类的隐私,全部都给老师看我也不会感到任何一丝困扰,所以老师不必感到尴尬。”


    


    仿佛觉得这句话还不足以让埼玉放心,他补充道:


    


    “不信您可以摸摸。我的身体,绝对和一般人不一样。”


 


    确实很不一样,连同你这小子的脑子一起。埼玉不动声色和自己裤子里的东西较劲,但是眼前弟子的这一连串动作和现在大张胸怀的姿态让他败下阵来。他无奈地又长叹一口气。


 


    


 


    “我要是摸了你,你能对我负责吗?”


 


 



车点我













 事儿,已经这么办了。


    埼玉满意地平躺着,大脑放空盯着空调的扫风板。旁边侧躺着除了机械轻微的轰鸣声外安静得像死人一般的杰诺斯。


 


    扫风板上贴着:你把你徒弟办了。


    全天花板都写着:你把你的帅徒弟办了。


    顶灯旁边垂下的拉手上标注着:他的腿你也摸了个爽。


 


    埼玉脸上的余韵渐渐淡去,随之升腾而来的是一个在刚才的激战中已经埋下种子,但现在越来越明确的问题。


 


    他转头看看弟子,对方背对自己躺着,也许睡着了,也许没有。


 


    他不知道该不该问,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但是他知道,即使不知道答案,这个问题他也真的很想问出来。


 


    于是他拍拍弟子的胳膊:


 


 


 


 


 


    “你那句话,是不是故意的。”


 


 


 


 


 


 


 


 


    房间里分外安静,杰诺斯没有回答他,埼玉想他大概是真的睡过去了。


 


 


    这样也好。埼玉又回过头盯着天花板,闭上眼睛。真睡也好,装睡也好,这种问题也许不知道答案才是好的。


 


 


 


 


 


 


    如果杰诺斯回答了,埼玉就有一半的可能会真的无法停手了。


 


 


    埼玉瘪瘪嘴,打了个呵欠。睡了。


 


 


 


 


 


 


                                                              End  


 



 
评论
热度(650)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