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不死账号

Left_攸:

*梗来自微博
*又是一口玻璃渣子呢【
*解释放在了最后
*有错误欢迎指出



《不死账号》



“你是「不死账号」吗?”
电脑屏幕上的对话框里虚无地闪动着这一句话,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三日月在高二后持续着家里蹲的生活。
在父母去世之后他就再也没去过学校。尽管今剑使用信息轰炸手机诈骗电脑病毒,也没把三日月向家门外逼出一步。最后是石切丸无奈地开了腔,三日月不出去就不出去好了,不危害社会就行了。
三日月是个危害社会的主。
三日月从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对于电脑科技的天赋,从入门的拆卸,到篡改植入,处处得心应手。天才本应都是孤僻的,而三日月又是一个特例,他在学校的人际交往里竟也是个呼风唤雨的角色。
他的青春时代一帆风顺,本应是一帆风顺。
三日月在高一那年,又在电脑科技…更确切的是在一种虚拟智能方面开创了跨时代的成果。他开发出一种「不死账号」,使用者将这种程序加载进自己的网络账号,长久以来就能完全地模仿使用者网络上的语气和习惯,即使使用者因为多种原因不再使用此账号,程序也能自行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这是前所未有的例子。
然而在这项成果公布的前一天,三日月的父母由于意外去世。他的学业中断其实与悲伤没有太多的关系,反而是意识到自己对于虚拟智能的定位是完全错误的。智能不是人,不能模仿任何一个人,创造了这种技术反而只会带来麻烦,不能改变任何的事实。
现在「不死账号」已经在网络上广泛应用,而这种程序的开发者,已经家里蹲一年整的三日月,却迟迟没有使用。死去就会清空,虽然是个悲伤的事情但却是刻在板上的事实,三日月宁愿接受这种事实。
每天早上,三日月都会先清空消息栏,把所有人的好友请求都删除,不管对方是真实存在的人还是仅仅为「不死账号」。而且网络上总有恶趣味的人,明明活着却宣称自己是「不死账号」,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网络上到底哪些是真实账户哪些是「不死账号」了。
三日月厌恶自己开发的这项程序,他其实完全可以删除它,毕竟程序的主机就在他的房间里,只要一个指令这个程序就会化为虚无。
他却在等待、等待。



“你是「不死账号」吗?”
今天早上三日月起床就看见了这条信息,来自一个陌生账号。三日月思索了回不回答,刚想关闭对话框,不小心点开了历史记录,发现这个账号的主人在半年前也曾发过一条相同内容的信息。
“是。”
三日月想了想还是飞快地回了一句过去,随后秒速清空了消息栏。一般表明自己是「不死账号」就没有人来烦了,他关上聊天页面,随便搜点什么做点什么,研究新的病毒或制作游戏软件,反正就是不再接触智能项目。
“嘀———”
三日月编程的时候弹出一个提示页面,是一个好友申请,来自那个今早问话的陌生人,昵称一栏是“今天也充满了惊吓哦”。三日月愣了愣,心想对面大概是脑子有坑,自己便也脑子一坑,点下同意。
“你是「不死账号」啊?”
对方很快发来一句,附带一个非常非常老气的颜文字。三日月看了觉得有趣,发一句“嗯。”过去,很快对面那边就回答了:
“那我们面基好不好???好不好???”
三日月觉得对面大概真的是脑子有坑。
一个星期后,在三日月多方的提问下,他终于成功逼出对方的个人情况,尽管他完全可以黑了对方的账号,不过这似乎很不道德。对面那个大概脑子有点小问题的人叫鹤丸,鹤丸国永。在三日月并不熟悉的小县城里读高中,有一大帮狐朋狗友,没有出众的天赋,天天过得平常而开心。
他在学校时都抓紧时间上网,手机被收的次数数不胜数。
“你刚才怎么又弧了?”
“啊,三日月是我的错,上课手机被收了。去求值班老师才还我的。”
对面回得飞快,然后就毫无动静了。三日月想对方肯定又是在上课时偷着打游戏去了,不禁在电脑前笑起来,石切丸一进门还以为他魔怔了。
“你打农药的成绩实在太差了。”
三日月打开排名看了看,啪嗒啪嗒打了这么一行话过去。鹤丸回了一句“我走位本来就差你不要打击我了”附带一张doge的表情包。三日月笑了笑,飞快打了一句话发过去:
“我早说了,我帮你黑进游戏系统,保证你至少上铂金。”
“靠,你犯罪啊三日月。”
鹤丸发过来一句,然后是表情包的轰炸。一堆狗子虎子和一堆“gay里gay气”占满整个对话框,三日月笑着看了看,他这人最不善用表情包,还是只能用系统表情回复。鹤丸屡次怒斥三日月脱离时代,应该多上网存点表情包。他这么说,自己却立刻发了整套的尔康表情给三日月,据说泡妞也可以用。
“还泡妞呢,妞都被你吓跑了吧。”
三日月发过去一句,那边也秒回。
“那就不是表情包的问题了,是技不如人。”
然后鹤丸用一个小时讲述了自己用表情包追女孩的浪漫故事,三日月听得煽情,跟真的一样,等三日月全部看完鹤丸才有点心虚地回了一句。
“骗你的,没这事。”
三日月总会在和鹤丸聊天时不自觉笑出来,就像这个人带着所有和他截然不同的东西闯入他的世界,然后把他的世界敲敲打打改造成完全不同的风格。他有次突发奇想,忽然问:
“你为什么会在加我之前问我是不是「不死账号」?”
然而第一次,鹤丸隔了几乎半个小时才缓缓发来一句话。就像长久逃避之后,终于被人提醒而想起的伤痕。
“因为啊…即使是「不死账号」,太久没人陪他了也会无聊吧?”
三日月愣了愣,那边又发来几句。
“我可是认为,若是没有惊吓,无论人或机器,心都会先一步死去的哦?”
“我只喜欢加那些「不死账号」,即使对方有可能是骗我的。”
“不过,无论电脑屏幕的另一边到底有没有真正的人,这种缘分就已经值得感激了。”
三日月沉默了很久,他在之前的十八年里毫无挫折,他不知道有很多人从他的生命里走过不过是一瞬间,不懂留下也不懂得珍惜,持才自傲反而失去很多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情感。
“我和你的相遇,也算缘分吗?”
鹤丸很快就带着一个表情包发过来一句话:
“就算你认为不是,我也会否定的。”



鹤丸是真的有很多朋友。
他随便的一句“我今天不想打游戏了”的动态都能被近百人赞,也有一串人在下面评论些有的没的。三日月猜想着其实这些人也有很多是「不死账号」,不过他从不过问。鹤丸喜欢结交这些东西,是他放不下也讨厌不了的特别之处。
三日月现在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已经不再是清空消息栏,而是打开新消息和动态,看鹤丸有没有又半夜起来打游戏刷排位或是发动态。然后他再看鹤丸以前在主页发过的所有动态,点个赞或是什么也不干,三日月偶尔也会从这些琐碎的日常里看见一个纯洁似居住云端的男孩,身上有太阳一般的光辉。
三日月想去找鹤丸。
他想知道,是不是对方和他想象里一样,青色的幻想世界里有天真的忧郁,讨厌无聊,打游戏时爆粗口,和橘子汽水,适合白衬衫,穿着板鞋打篮球。
“面基吗?????”
三日月把这句话发出去时,对方一句话就大力地砸进对话框。
“老子在打排位啊!!!!!信誉又下降了你赔我啊呜呜呜呜…”
“说了帮你黑游戏系统就成了。”
“不要,你整天就想着犯罪,我要一个人丰衣足食…对了,你一个「不死账号」怎么面基?”
对方发这句话带了一个软乎乎啊呜的白色小蝙蝠。三日月觉得有点可爱,想起这是最新的表情包之一。
“我是人。”
“…”
“……”
“………”
对面发来一堆的省略号。
“…………”
“三日月你欺骗老子感情!!!!!”
三日月立刻回他一句。
“是你当年加我的。”
“但你当年骗了我!!!”
“是我的错。那我们可以面基吗?”
“不行。”
三日月刚想死皮赖脸恳求下去,却发现对方把他删除了。对他来说,把鹤丸的账号找回来轻而易举,黑进这个大型交友app的主系统轻易地就可以迫使鹤丸把他加回来。
可是三日月想到这方法的同时也知道这方法行不通,鹤丸不会放行三日月进入他的生活。三日月也不打算干涉,只是想见到他一面。这种思念,三日月本人不知道,已经超出单纯的空间,也不只是牵挂。
他这么思考时忽然一拍脑袋,他可以直接去找鹤丸呀。于是天才开发者三日月自动把自己更名为天才黑客三日月,把鹤丸原来动态里拍过的照片经过识别后一下确定了城市的确切位置。他正得意地敲击键盘时,将这个城市的名字输入Google,准备看一眼地图就马不停蹄奔过去的时候,才看见在新闻页的第一条,时间是半年前的,连环杀人案。
受害者里有一个名字熟悉得让人太阳穴发痛。
三日月瘫坐在椅子上,感觉房间里的温度不断升腾,在天花板下环绕着搞得人神智不清。指尖乏力的感觉窜上来,刺激着放弃思考的大脑。他没有哭,也没有喊叫,就像是感官因此也迟钝了一样。
三日月恢复意识的时候是接近午夜,他的视线聚焦起来的第一刹那是去碰键盘。就想当年那个因为天赋而自视清高的自己,发凉的指尖在键盘上敲了很久,按照熟悉的步骤突破防火墙黑进系统,把鹤丸账号的好友列表强行修改。
“卧槽。”
这是三日月修改系统完成后,鹤丸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三日月勉强扯起嘴角笑了笑,看见对方不断发来骚扰他的表情包。
“你真是黑客啊。”
鹤丸说的第二句话。
“怎么不是,帮你黑进游戏系统绰绰有余。”
三日月很慢地回答他。
这回鹤丸却没有记着回复他,三日月也坐在屏幕前,许久没有动作。但最后,他还是发出了那句话,即使他知道,这将是一切的终结了。


“鹤丸,你是「不死账号」吧?”




鹤丸国永,高二生,成绩普通,在人际交往上却很出色,懂得运用自己的长处与短处和别人相处。热爱惊吓,沉迷恶作剧,口头禅是“吓到你了吗”,在十七岁死于连环杀人犯之手。
鹤丸的照片也刊登在半年前的报纸上,从电脑显示器上显示的模糊的彩色油印上是一张漂亮的脸。白发,高挑,纤细,金色而淡雅的瞳色,一定是很适合笑的人。
三日月很轻易地就获得这些信息了,他捂着额头,看着闪着蓝光的电脑屏幕。一切一切都成了幻梦,他对着电脑屏幕另一边的幽灵痴情、思念,甚至于爱恋,最后他自己着手了这场葬礼。


“是「不死账号」,那又怎么样?”


三日月看见对话框弹出了这句话。他竟然愣怔了,不是被点醒也不是意识到别的,只是单纯的没有动作。


“鹤丸国永,永远的十七岁,喜欢恶作剧和惊吓,喜欢橘子汽水,喜欢收集表情包,有很多好朋友。”
“喜欢的歌手是Damien Rice,喜欢的动物是猫,唯一的兴趣是打游戏。”
“最喜欢三日月宗近。”


对话框源源不断地弹出这些话语,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


“最喜欢三日月了。”
“讨厌三日月总是家里蹲,讨厌他总是自以为是,讨厌他总是出馊主意,讨厌他总不会用表情包,讨厌他总是活在悲痛里。”
“但是希望他能勇敢一点,能忘记我走出家门。”
“喜欢三日月的一切。”
“如果我还活着,也一定、一定会喜欢上你。”
“所以,让我安息吧。”


三日月只是盯着屏幕盯了很久,蓝色是眼睛里尽是波澜,仿佛只要时间流逝便能够改变一切,但许久后他还是逼迫自己把手伸向键盘。
“无论电脑屏幕的另一边到底有没有真正的人,这种缘分就已经值得感激了。”
鹤丸那边很快地回复了一句话:
“我和你的相遇,也算缘分吗?”
三日月微笑着,左手抚摸着屏幕,抚摸着那个早已离去的人,悄悄固定在程序之间的灵魂。他的眼泪却悄然滴落,从指缝中落在黑色的键盘上。
“就算你认为不是,我也会否定的。”
这句发出后,那边不再出现新的信息了。三日月也只是微笑,打开「不死账号」的主机程序,只要按下enter,这个程序就将永远地不存在了。那个昵称是“今天也充满了惊吓哦”的账号头像将永远不会再起亮起,那个叫做鹤丸国永的男孩将会永远死去。连他和这个「不死账号」的聊天记录也会被全部清除,什么也不留下。
缘分就是爱戏弄人的东西啊。
三日月只是笑着,泪水却像决堤一样,止也止不住地落下。他的手指颤抖着按下enter,一切的数据顿时埋入一片蓝色的深沉海洋,全部丢失。三日月捂住脸,趴在键盘上无助地哭泣着。
和鹤丸的聊天窗口依然开着,然而却只有对方发来的一句话:
“你是「不死账号」吗?”
时间是半年之前。




end.



梗来自微博,忘了具体怎么描述的了【。】
文中说「不死账号」的程序删除后所有记录会消失,而最后只剩下半年前的一句话,说明那是半年前,还活着的鹤丸发出的。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俩相遇,也会互相喜欢的。也应证了“缘分”这个词吧……
总之就是这样的文章……

评论
热度(296)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