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天狗的仕途

松野呱松:

×我寮日常
×想要酒吞
×本故事由真实事件改编,如有雷同,可能你认识我。


大天狗大人无疑是我寮压力最大的式神。
在这个占地面积不足四百,绝大部分还是空地的院子里,他被晴明勒令不许跟茨木同时出现。
王见王总是会有些看不对眼,两个大妖同桌吃饭,经常因为一个鸡腿杠上,都傲气惯了哪会谦让,顿时妖气发散,以箸为剑你争我夺,雪女当即在狂风中捂住刘海,晴明抱着源博雅哀嚎,“我的房子又要塌了!”
这种摩擦是寮内日常,他俩是同僚,出战也总站在一起,大天狗对茨木简单粗暴的技能嗤之以鼻,野蛮大妖出招时他拼命朝左边挪,希望没有谁看出他们是同伙。 茨木大招过后除了敌方,我方座敷童子也只剩一口气,她颤颤巍巍从沟里爬上来,对着大天狗哀求道,“大天狗大人,别挤我了,我摔沟里八回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六七日,大大咧咧的茨木也察觉到大天狗对他颇有意见,平素被万妖景仰而生出的骄傲立刻就不允许了,他一声冷哼,甩甩那空荡荡的袖子道,“座敷再给点火,上一回合某男性ssr式神连皮都没给对方擦掉,害我抓满血,兔子你拉个条。”
大天狗一听是在针对自己,却不恼怒,只微微一笑。基佬茨啊基佬茨,你忘了我速度在你之上吗?等会兔子一拉我就抢你鬼火,一个羽刃风暴把你卷回姥姥家。
大天狗摩拳擦掌誓要争回一口气,晴明却一脸为难地上前拉住大天狗衣袖,他素来贯彻手心手背都是肉,但这也要看形势,搭上命可不值得。权衡利弊之下,晴明谄媚一笑,“狗子你就别开大了,给茨木卷个残血出来……” 大天狗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好似有一千只妖狐在他脑中狂风刃卷,他定定神,想张口却忽然哽咽。 签约的时候不是说好了都给平等的爱,怎么那天晚上被他撞见偷偷在厨房给茨木煮了八个黑蛋吃,不是说那是过年每位式神都一份的东西?黑蛋不给他也就罢了,连火都不给。 大天狗肚量本就不大,被气极后心灰意冷,认命奔着那山兔就风袭而去,万万没想到触发了兔子身上的镜姬,被天狐跳成残血的大天狗始终没挨住自己那一下,两眼一抹黑,在地上困起了觉。
看到这情形惊得忘记开大的茨木盯着走得冤枉的大天狗,不可置信喃喃道,“原来他带针女了。”


自那天起大天狗就病了,闭院不出,青坊主顶了他位置出去征战,大天狗就由涂壁背着到庭院赏花。
他神情忧愁,眼睛里全没有对生的渴望,就跟结界里的狗粮差不多。 妖狐追着院子里的小姐姐跑,全年无休也算是个奇景,他正好跑累了坐到樱花树下喝口茶歇歇气,冷不防对上大天狗的眼神,暗道什么时候寮里多了个雨男。
那时的妖狐还没有像之后跟大天狗有这样那样的羁绊,他整天悠闲地呆在院子里保护稀缺的小姐姐,大天狗是浴血的大妖,每日都征战在外,特别是后来大妖怪被勒令必须待在房里吃饭,他们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
晴明的决定让大天狗怄了好几天,他莫名其妙的固执,没办法开口质问为什么只惩罚自己,晴明说了他便受着,气极就拔他小表弟的翅膀毛。
妖狐跟鸦天狗修屋顶的时候对方几乎秃了,提起大天狗也是唉声叹气,“大表哥这样的性子,可怎么办啊。” “你先别担心你大表哥了,找桃花看看你这翅膀能不能救。”妖狐这样回答。
他对大天狗的印象很淡也很刻板,虽然同住一寮,等级星级的双重差距怎么想也不能搭上话,也就对鸦天狗的担心起不了共鸣。
他继续喋喋不休,“你们狗家有遗传?看大天狗大人也掉毛掉的厉害,去看过大夫吗?怎么说的?” 鸦天狗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本来想跟谁倒倒苦水,谁成想被这妖狐揪住痛处不放,鸦天狗痛苦地摇头,直想将头朝地面撞过去。
正当场面尴尬之际,一团黑影悄无声息落在妖狐之后,狐类的嗅觉灵敏,妖狐立刻闻出那是大天狗的味道,再看被问崩溃的小表弟,看懂脸色,及时闭上嘴巴,摸到梯子就想要悄悄爬下屋顶。
大天狗伸脚一踹,那梯子轻飘飘似在空中漂了会,紧接着轰隆坠地,溅起一地木屑。
妖狐没有赶上那趟生命飞机,盯着面无表情的大天狗看,自知今日大限已到,乖乖跪坐好准备挨操。
而大天狗此时正懊恼不已,晴明那棒槌回来看梯子坏了肯定又哭又闹,他式神召唤的勤又谁都想养,耗到寮里的积蓄都不够博雅买条裤衩,这把破梯子修修补补,能承受的重量终于仅限莹草座敷,今天算他做了好事,不要再出来祸害他们了。 就算是这样一把破梯子晴明也得回来大闹。
大天狗头痛欲裂,心想要怎么应对茨木的嘲笑,同行是冤家,他俩早巴不得对方下十八层地狱了。
“大天狗大人……你看梯子……”妖狐小心翼翼道,“回头晴明问起来……” “哦?这梯子是谁弄坏的?”
大天狗眼睛一扫,分明是想不认账。
“是小生弄坏的!是小生!” 妖狐倒也乖巧,主动背锅的懂事让大天狗眉头舒展,他长舒一口气顿觉神清气爽,连带搭着耳朵的妖狐都分外可人。
他负手而立,又对自己的乡下表弟叮嘱,“你老实,别给说漏了。” 鸦天狗点头如捣蒜。
此地不宜久留,大天狗吩咐完之后又想妖狐等会怎么下来,考虑到自己表弟的小身板,又觉得妖狐帮了大忙,纡尊降贵主动伸出手,“汝要是觉得下不去,吾可以带你。” “不用麻烦大天狗大人!”妖狐巴不得立马消失在大天狗眼前,怎么肯让他带。
“小生,小生可以下去!” “哦?”大天狗眉毛一挑来了兴致,“那倒要看看了。” 妖狐往底下一望,一阵眩晕,腿肚子也开始发软,但两只狗目光灼灼(幻觉)地看着他,妖狐只觉得骑虎难下,心里念叨着祖宗保佑,一咬牙纵身一跃,硬是从两层高的楼顶上跳了下来。
他落地时砸到那地面,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也顾不得吐血,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跑远。
大天狗竟然有些欣赏,看着妖狐的背影自言自语道,“狐类还真是轻盈。”
鸦天狗目睹一切,对大天狗越发担心起来。
赶尽杀绝,大表哥,好卑鄙。


然而这天出的大事竟然跟那把烂梯子甚至大天狗都没有丝毫相干,心里已经把指证词练习了一千遍的大天狗沦为了吃瓜群众,看了一出兄弟美色的好戏。
话要从今日征战回来的晴明没有像往日跟茨木勾肩搭背说笑提起,博雅和大天狗一样心存疑惑,于是两个老友交换眼神,最后由博雅开口问道,“晴明,今天还顺利吗?” 这不提还好,一提晴明忽然眉头一皱,刚端上的茶杯顺手就往桌上拍去,滚烫的茶汤与倒霉的晴明一见如故,不由分说就扑他一手。
晴明哎哟叫唤,捂了会手又跺了会脚,最后那哆嗦的手指头指向一旁气定神闲喝着茶的茨木,两眼一闭,“你问他!” 博雅又把头转向茨木,对方一脸坦荡不像有事,突然犯难,“这……”
大天狗见晴明难得因为茨木闹心,感觉很棒棒,在一旁酸道,“都是这么好的兄弟,化都化不开的交情,不能说翻脸就翻脸啊。”
那一刻大天狗的表情在山兔幼小的心里埋下阴影,很多时候山兔都在苦恼自己读书太少忙着搞艺术,导致词穷多年无法形容那时天狗大人说阴险不够阴险,说刻薄不算刻薄的语气。若干若干年后,东方古国出了一文人,读过他的文章后山兔如醍醐灌顶,大天狗大人的全名应该是大·杨二嫂·天狗。
这些先按下不提,且说晴明看茨木一脸坦荡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神乐赶紧给他顺顺气,才对着博雅解释道,“今天也真是邪乎,对战的都是肉队,一水儿带地藏的惠比寿跟椒图,那盾厚得跟脸皮一样。”神乐顿了顿,也没说是谁的脸皮,“雪女跑得快,全控住虽然慢也能打,再说还带着长老,我们也赢……” 说到这神乐停下了,抬头望望晴明,晴明咳嗽几声才指着茨木道,“你问他,我们对战遇到酒吞他做了什么!” 留在寮里的式神纷纷后悔怎么没去观战,去了的式神交头接耳,一时群众中起了讨论。
“cheer boy啊……”
“敌方酒吞每吐一次我方,大人都拍手叫好呢……”
“啧啧啧。”
“我们寮的大人们怎么……” 晴明在切切查查中垂下脑袋,已是没脸见人,嘴里嘀咕的全是“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家门不幸啊”。
“哼,晴明小儿,我挚友强大吾心里自然十分痛快,岂能因为汝这老小子,失去替挚友呐喊的机会。”茨木的脸上一片沉迷,“吾日夜苦练打call,就是为了今天。”
博雅看茨木再说一句晴明就要咬舌自尽了,立即推了大天狗去拉晴明,“别光说话,菜都凉了,去吃饭。”
晴明被两人扶着才勉强站立,他摆摆手示意博雅停下,扭头对还在兴奋的茨木说道,“你今天不许上桌吃饭,好好反省。”茨木并不在意,乐颠颠地跑回了房间去。
晴明只觉得一阵眩晕,想来输出还是有两个才靠谱,又对大天狗说道,“身体好了明天就一同出去吧,有你更稳当。”
拜把兄弟为色起争执,围观天狗或成最大赢家。


第二天大天狗早早的起了,妖逢喜事精神爽,他今天看哪儿哪儿都觉得好看,又是拉筋又是甩臂,做好万全准备午时出战。
而两场下来他惊觉已经太久没来,场上的套路换了又换,昨天还是吸血姬加全奶战队,今日独眼小僧那个狗粮出人头地,他卷一波就被弹个半死,跪在地上咳血。
“妈的!我也要回去养小僧!”晴明捡起帽子拍拍尘戴上,“今天只能先回去了……撤!”
你上次还说走雨火流呢高帽混蛋,那俩你还没养到三星就想走?
“晴明大人,要不今天先回去,兔子跑不动了。”打火机看兔子累的吭哧吭哧,于心不忍,“明天,明天也许……”
“不可能!一定有比我们更慢的兔子!”晴明已经接近癫狂,转身又问竞技场前台,“有玩家有速度105的兔子吗?对,最好山蛙只有三支腿,啊……上面坐的不是兔子也没关系。”
到底是什么…… 大天狗虽然觉得晴明这样很让他丢脸,不过为了在茨木面前扳回一城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立即对晴明做出支持,“只要我们不放弃,一定有机会能赢!我们继续!” 前台冷冷一笑,把晴明刚刚偷塞给他的百鬼券夹在门票里还给了晴明,眼皮也不抬,指了指右手边,“帮您匹配好了,右手边第六间房,对手已经准备就绪,请您立即前往。”
大天狗看了一眼对方的积分,很好,比自己低快五百分,这次简直胜券在握,根本不用茨木出手,他完全可以把对方卷到哇哇乱叫。
大天狗有点高兴,甚至跟山兔哼起了小曲儿。



大天狗被人敬仰被鬼憧憬的鬼生缺什么呢?博雅跟鸦天狗都觉得是教训。
在没有遇到跟自己一样强的大妖之前,虽然他自持清高,但也是跋扈惯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大天狗没有栽过跟头,这件事将成为历史,在遇见魅妖雪女之后。
当时大天狗只觉得大家都疯了,天旋地转,座敷对着晴明小腿就怼了一下,他心里暗叫不好,手里已经控制不住,向茨木风袭而去。茨木向后倒了倒,条件反射就朝大天狗挥了一拳,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实际上心里暗爽。
雪女当即被两个大妖互抡耳光的场面震慑到,忘了开大,已是将哭未哭。 晴明也觉得脸丢大了,叫山蛙驮着半死不活的茨木,上面叠着个大天狗,把山兔甩在肩膀上,落荒而逃。



这次大天狗算是栽了,茨木也是。晴明近来也不忙征战了,成天到处乞讨换酒吞,想让茨木打起精神。
两个大妖抢了食发鬼和他姐的烟斗,靠在花树下颓废,茨木对大天狗的成见消失了,他本来就是一个特别单纯的鬼,两妖都蒙过难,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如今已经发展到勾肩搭背的地步。
“听说了吗?晴明要开晚会给你加油打气。”茨木吐出一口烟,“最近来了烟烟罗跟辉夜姬,那老小子其实是想搞个披着晚会外衣的相亲会,萝莉御姐,总有一款适合你。”
大天狗嘬一口烟,低下头,“难道他以为我俩表现不好是因为个人问题没得到解决?”
茨木耸耸肩,一脸反正我就是,“我也不懂,随他胡闹了,虽然我没见这院子里有几个女人。”
“那晚会可有点寒酸了。”大天狗笑起来,不知为何脑子里竟全是妖狐狡猾怕死的样子,他那天在房顶的纵身一跃可真是把自己逗乐了。
大天狗瞥见远处一团狐狸毛,从自己房间钻出来溜过走廊,鬼鬼祟祟朝着辉夜姬的住所摸去。大天狗哭笑不得,摇摇头继续听茨木吹他挚友去。
美人齐聚的夜晚,他应该很期待吧。



期待是对晴明来说的,对其他式神简直是一场灾难。 先不说本来寮里稀缺的小姐姐数量突然暴增,仔细一看其中竟混了般若妖琴师食发鬼等,接着茨木兴致高涨也要上去试一试,好不容易大天狗劝住了,晴明又喝多了发酒疯,逮谁都问看到白童子了没。名义上替大天狗设的相亲会,台上的倒成双成对了。
边缘少年gay叉为给青坊主留灯,强制性吹熄了所有酒案上的蜡烛,一时间鬼哭狼嚎,院子里骰骰子的,以晴明为首发酒疯的,找孩子的,排队上厕所的,吹挚友的。
大天狗就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端坐在席前面无表情,心里吼叫着妈卖批。
“大表哥,你还行不行啊?你心眼这么小可怎么办啊?”鸦天狗喝成了智障,摇摇晃晃地走到大天狗桌前,“你不要跟个娘们儿似的,起来嗨啊! ”
鸦天狗你这是明显的性别歧视你知不知道。
大天狗不理他的大实话,哼了一声,继续夹着小菜吃。
吃饱了赶紧洗漱睡觉去,大天狗加快了下筷子的节奏。
“大天狗大人,我去换了个衣服回来这都是怎么了?!”
大天狗闻声望去,见一面生貌美女子神情慌张,遂道,“美女你哪位?”
女子“哎呀”一声,把头发撩起来绑上,又把她小裙子用桌布一遮,“您还记得吗?”女子做高空抛物状,“那个,妖狐。”
“哦……”大天狗面上没反应,心里却是一惊。
娘希匹的,为什么我对着妖狐有那种心动的感觉,莫不是要弯?!
强制镇定下来,大天狗又问,“这也挺晚了,你穿成这样……” “是晴明说女孩子不够让我们凑。”妖狐望了一眼四周,“我看晴明倒在小池塘边了,我俩把他拖回房间睡,等会他淹死了这寮就倒了。”
大天狗立即赞同,“还是你想得周到。”
屁颠屁颠就跟着妖狐过去了。 这特么莫不是要弯啊?!
大天狗拖着晴明的领子往前走,边走边想,以前是怎么嘲笑茨木的,现在看来也要被嘲笑个痛快。
再说怎么想都有点不妥当,好像有点影响仕途啊。
“大天狗大人,您这样会把晴明勒死的。”抬着脚的妖狐喊道,“请扯着他的手。”
不行,越看越可爱,有那么点才貌双全,双商在线的意思。
仕途了鬼,不管了! 大天狗清清嗓子,“妖狐,你觉得我帅吗?”
“啊?”妖狐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很快他反应了过来,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的。 “我觉得大天狗大人您贼帅了。”
“哦。”大天狗松开双手,晴明头啪地磕在地上,把妖狐吓了一跳,却也喊不住他,只能孤零零的被扔在院子当中,看着那天狗飞出了院子。




半夜大天狗落在了茨木童子屋前,他刚兴奋地在江边吹了两个时辰笛子,回来还是睡不着,就推开茨木门坐到床边。
茨木被他蜜汁微笑吓了一跳,睡得迷迷瞪瞪,当即骂了起来,“你特么半夜不睡觉干什么呢,差点把我手上挚友的碎片吓飞了!”
大天狗还是笑,也不还嘴,“基佬茨,我有喜欢的妖了。” 茨木一愣,但还是抵不过睡意,又闭上眼睛,“恭喜你了。”
“那你觉得……我帅吗?”
“……帅,除了挚友和我你最帅。”
大天狗心满意足,“他也觉得我帅。”
“好了好了。”茨木挥手,“睡觉去,困死我了。”
大天狗两眼放光,仍然不肯离去,“茨木,你教我打call。”
“明日吧。”茨木快发火了,将大天狗推搡两把,“滚出去。”
“那约好了。”终究还是磨磨蹭蹭的站起来,“明日我来找你。”
“滚!” 茨木吼完这一声也精神了,大天狗走了许久也不见他再有睡意,他砸吧砸吧嘴,又盯着手中几块酒吞碎片微笑,“挚友啊,你说狗子喜欢谁了呢?怎么这么恶心。”
“老男人谈恋爱,就像老房子着火啊。”
茨木手中紧拽着的碎片在他闭上眼睛后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道,“你特么不也是?”
小垃圾。

评论
热度(348)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