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狛日+苗神】被小舅子嫌弃的我该如何爬上日向君的床(下)

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某人成为了最大赢家……








神座出流言出必行的监视,果真面面俱到。




他神出鬼没在各个狛日同行的场所里,有时是光明正大插足在两人之间,有时是在不远处向这边投来浓浓的怨念与警告。




日向创看起来镇定自若,而狛枝凪斗则冷汗直冒。




最过分的一次是,当狛日两人腻腻歪歪,在狛枝凪斗的公寓里即将上演某种和谐而不为人所道的健康运动时,日向创的手机响了。




“创,请听电话;创,请听电话;创,请听电话……”




狛枝凪斗要抓狂了。








事实证明,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当人被逼急的时候,往往能作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死。








这日,苗木诚撞见了狛枝凪斗。




大约是出于神座出流搅合人家小两口的原因,苗木诚多多少少对狛枝凪斗存了点愧疚感,打招呼时都显得不安。




相反,狛枝凪斗则大步流星直直向苗木诚走来,他的手上还抓了点什么东西。




“苗木君。”




“是?”




“我想问你一些事。”




浮现出不同于以往的严肃表情,凭借身高优势的狛枝凪斗成功令苗木诚浑身一抖。




“请说?”




“苗木君和神座君,是恋人吧?”




“是……是啊。”




“面对日向君的时候……怎么办?”




“日向君?日向君的话……并没有什么表示?啊,他祝福了我和出流。”




大概是苗木诚的话戳中了他的点。狛枝凪斗闻言瞬间萎靡起来:




“啊……日向君果然是天使呢,明明是弟控还是轻易让苗木君成功了……不像我……当然像我这种充其量只能成为希望垫脚石的无用家伙怎么能和苗木君这样的希望相提并论呢……”




“请……请振作一点吧!”




眼看狛枝凪斗开始长蘑菇,苗木诚慌忙安慰他,“狛枝君也是很优秀的!……有什么能帮得上的话我也……”




“真的?!”狛枝凪斗精神一振,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




苗木诚忽然有了很不好、很不好的预感。








“这个是我从花村君得来的。”狛枝凪斗举起手中的小瓶子道。听到东西的来源,苗木诚只觉眼前一黑。他颤颤巍巍问道:




“这、这不会是……那个……○药……吧?”




狛枝凪斗笑眯眯看着他,背景似有小花抛洒。




苗木诚转身就逃,但可惜的是狛枝凪斗更加手快地抓住了他的衣领。




“狛枝君啊啊啊——!”




“苗木君,我下辈子的幸福就交给你了,”狛枝凪斗充耳不闻把药瓶塞进苗木诚手里。他抓住对方的手,语气诚恳,表情真挚,慷概激昂,“请放心,与我这种垃圾渣渣不同,我相信作为超高校级希望的苗木君一定能人所不能,完成这一历史性的任务!求你了,请你一定要为我创造能和日向君独处的时间!”




请别说得那么沉重!!!




苗木诚感觉背后似乎有一座亚历山正要袭来,本能使他冷汗森森:“不……我……”




然而狛枝凪斗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虽然神座君看起来很强势,但他毕竟是‘那个’日向君的弟弟,肯定意外有受的潜质,即使是苗木君也可以尽管放心大胆地去的!”




等等,‘那个’是哪个啊?这是哪里来的歪理?!




狛枝君,你就是这样才会招出流讨厌的啊!




“那个,我不行的……”




“那么,我就交给你啦~”挥着手,狛枝凪斗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闪了。




请听人话!!!








“创,等会儿我想去苗木家里一趟。”




“好啊,”日向创道,“毕竟总不好只让苗木君过来嘛。晚上还回来吗?”




“如果太晚就不回来了。”神座出流道,他的脸上罕见地流露出一丝犹豫的色彩,“创……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寂寞?”




“说什么傻话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日向创失笑,“如果无聊的话我可以找七海联机嘛,而且我也可以找狛枝聊天。”




听到某个名字,神座出流的脸色明显不满起来了。




日向创看在眼底,转身从厨房里拿出了一盒草饼:“尝尝看吧,出流。”




神座出流闻言伸手尝试了一个。“好吃吗?”日向创问。




“……与往常的味道有差异,但不坏。”神座出流点评道,“这是创做的吗?”




“这是狛枝为我做的,下午才拿过来,我也还没试过。”




神座出流闻言顿时觉得草饼卡在了喉咙,不知是上是下才好。他有点恼怒地喊了声:“……创!”




日向创叹了口气:“出流,狛枝不是个擅长做饭的人,但是他愿意花心思为我做甜食,而且做得还不差——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神座出流紧紧抿着唇。




“我明白你的想法,”日向创伸出手,捧住他的脸。他们的额头相抵,呼吸轻缓,“但就当是为了我,尝试着接受一下狛枝,如何?你们闹得太僵的话,我其实心里也不好过啊。”




神座出流沉默数刻,最终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我来了,苗木。”




神座出流在玄关解下鞋子,敏锐地察觉到恋人脸上不同以往的神色差异:“发生了什么事?”




“呃,没事啦。”苗木诚回道,只是他的表情怎么看都十分的没有说服力,“要不,喝杯茶吧?”




神座出流不疑有他地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苗木诚有点吞吞吐吐:“那个,出流啊,你今晚就留下来吧。”




“?”神座出流有点疑惑,“可以,如果这是苗木的希望的话。”




苗木诚松了口气,自觉任务完成。




神座出流冷不丁地冒出一句:“狛枝凪斗拜托你了?”




“是……”苗木诚条件反射回答。话语一出,他就知道自己失言了。




神座出流的语调微带威胁:“苗木。”




“……”眼看瞒不过,苗木诚只好老老实实道,“狛枝君拜托我说希望能和日向君独处……其实,那个,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啦。”




神座出流微微咬牙。




“也就是说,那家伙想要支开我,和创一整晚在一起?”他故意在“一整晚”上加重了语气。




苗木诚干笑了两声。




可恶的狛枝凪斗,竟然耍这种小手段,不但拐走了创,还敢策反苗木!




神座出流黑着脸,起身就要往外走。然而走没两步,他却忽然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出流?!”




苗木诚大惊失色,连忙跑过去搂起他,入手的是带着不自然温热的肌肤。刚才还气势凛然的神座出流软软地靠在他的臂弯里,他微微喘着气,目光迷离,脸色绯红,浑身散发着……让人想入非非的气息。




苗木诚宛如一道雷电劈在了脑门上。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没有加的啊!!!”他抓狂呐喊。




“苗木……?”




尽管神志开始涣散,然而神座出流还是凭着高超的头脑分析,瞬间明白了眼前的情况。




他沉默半秒,以山崩地裂的气势吼出了一句话。




“狛!枝!凪!斗!!!”








远处,正准备潜入日向创房间的狛枝凪斗,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END





评论
热度(125)
  1. 艾丽丝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
    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2. 鸡腿子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