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老虎

冒泡的咕噜:


纯扯淡
自割腿肉

设定都是我自己瞎编的




成玉元君不好惹,四海八荒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为什么不好惹?

有些话不方便明说。

总之,各族都让她三分便是了。


偏的她平日里除了爱八卦喜欢多管闲事一些,也没什么仗势欺人的坏毛病。

可这回不同了,她下凡游历时竟把虎族的小太子捉了来,嚷嚷着要当坐骑。


先有东华帝君闲来无事撸狐狸,后有她成玉元君捉只白虎当坐骑。


是不是很威风。



彼时,她正拉着凤九在瑶池里品尝佳酿,一边喝着,一边喊凤九去看她的坐骑。


“凤九,这四海八荒养老虎的,我成玉可算是第一人了。”



“是是是。”这青丘小帝姬一面扶着成玉防止她摔倒,一面掐个诀把桌子上的一片狼藉收拾干净。

“成玉最威风啦!”



成玉元君酒量不行,天界的人都知道。唯独这个刚来的青丘小殿下不清楚,不过这会子她也知道了。

毕竟把一个一杯倒还烂醉如泥的神仙送回她自己的宫殿也是一项技术活。

尤其是你一边扶着她,一边还要同她聊天打岔。


“小九九啊,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帮…帮你进入…太晨宫吗?”

成玉醉眼朦胧地看着凤九。



凤九一边搂着她往前走,一边随口敷衍道:“你不是说我是小美人儿嘛,当然是看中我的美色了。”


“才不是呢!”成玉一把挣脱了她,“我是看你可怜,不想你再像我这么可怜……”


“你怎么可怜了?”凤九眼看她歪歪扭扭地走路要倒,连忙冲过去接她。

有人比她更快一步。

凤九还未到成玉身边,就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牢牢接住了她。


“有劳小殿下了。”

连宋一把抱起了成玉,向凤九点头道谢。


凤九迷迷瞪瞪地受了他的感谢,再回过神来,连宋早已抱着成玉走远了。


“奇怪,成玉不是说她和连宋现在各自安好嘛,怎么还?”


眼看离太晨宫就到了,小帝姬还记得化了原形奔了回去。


“还是本体好啊”凤九如是想到,“那成玉的本体是什么呢?对了,她之前说什么可怜来着?”


还没等小狐狸想明白,一位身着紫衣满头银发的俊朗男子就抱起了她,轻轻抚摸着她的毛发。

“小白,下次,别再乱跑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成玉没意识到身边已经换了个人,嘴里还在喋喋不休地念叨:“我可可怜了。小九九你不知道,你来太晨宫还有我帮你,还有司命帮你。我刚飞升的时候,谁来帮帮我啊,我也想找人报恩。人家却说露水姻缘做不得数的。我找谁报这恩去。”


连宋听着她一路的叨叨,不由得叹了口气。

“你啊你,几十万年前的事情了,还记得那么清楚做甚?”



做人做太久了没意思,这做神仙也同样是这个理儿。

不然这上古的仙君隔个几万年就要下凡历劫一番干什么。


连宋是个闲不住的,可偏偏他下凡和别人不同。别人都是隐了法力舍了相貌,他连宋非要带着记忆去游历一番,还对司命美其名曰 留下美好回忆。


眼见这顽劣小童伸手去掐一株通了灵性的红莲,风流倜傥的凡人连宋也当是出手阻止。

这一拦不要紧,第二天他家门口就蹲着一个妙龄女童,直言说是报恩。谁都知道连宋仙君是最最怜香惜玉之人,当然是把人留下。

教她养她,不动声色的教她修仙之道。十几年的日子倒也过得逍遥。

只可惜天上下来的神仙都是来历劫的,能有几个在人间有好下场的呢?

所以面对成玉拼死的救援,他只是冲她摇了摇头,远远地说上几个字:

九重天,等你。


仙界只道竟从人间飞升上一位红莲小妖,却不知刚回天的连宋仙君背后找了司命修改命格改了多少。


若是故事只到这里,那他二人的因果缘分也就到此为止。

可偏偏成玉元君找上门来的时候,连宋仙君大声嚷嚷着他们有一段露水情缘。


这天上的神仙啊,活的都太久了。一个新鲜的八卦传上个十万年也是有的。



司命原本以为成玉是个熟练通透之人,所以才会哄凤九吃下那失魂果,尽显其娇憨本质,惹得帝君怜爱。他以为这一招也曾拿下这四海八荒最最花心的浪荡公子连宋。

没成想一提起连宋 ,成玉就变了脸。

怎么能不心虚呢,这一招她也是偷来的。

应该说久病成良医,久栽成老手。


在成玉刚飞升的几万年里,她看到连宋就绕道走。连宋也不戳破她,只是在瑶池盛会上派婢子送了几个果子给她解馋。

结果她当场就把和连宋的那点前缘当着四海八荒众神仙的面抖了个干净。


面对天帝阴晴不定的脸色,连宋只是笑笑,合起手中折扇,把醉醺醺的成玉搂到怀里。

“不好意思,成玉元君喝多了,口无遮拦。”


就差没把“我惯的”三个字刻在脑门上。



活了几十万年的神仙可都是老人精,第二天四海八荒就传遍了,成玉元君是连宋仙君的心上人。

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道理凤九知道,成玉自然也明白。


所以她索性就去管别的神仙不敢管的事,干别的神仙不爱干的活儿。

反正她背靠大树好乘凉,谁能管得着她呀!

久而久之,成玉在背后就有“母老虎”的称号了。




“我就是看不得女娃娃受委屈,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



“司命,我跟你说啊。这男人最惹不起的就是曾经的女人。只要恩爱过,哪怕缘尽了,都得一辈子让着她。否则,她就觉得你不是个东西。”



看着连宋面对成玉再一次败下阵来,苦笑着说出他的“至理名言”。司命只能拱手称是,顺便把翘起的嘴角尽量往下压。


您这不叫甘拜下风,绝对得是甘之如饴啊。

而且,成玉本来也没觉得你是个东西。


当然,这些话都只是司命的腹诽了。




“呦,小殿下这是被谁骗着吃了失魂果吧。”

“去问你女人。”

我女人怎么了。连宋不禁撇了撇嘴。

东华这老东西活的时间长了,什么技能都会一点,读心术也是不遑多让。

“把你家的母老虎看好了,别教凤九学坏。”

连宋在东华那万年不变波澜不惊的语气下面明明听出了一丝暗爽,深感万年老树开花的同时,又不免有些吃味。

“那你也把你的小狐狸看好了。千万别学狐假虎威那一套。”




灵台动荡,在确保父君平安之后,连宋就在人群之中找成玉,一把把她扯到身后,牢牢护住。

在看到凤九被凤凰误伤,众仙察看伤势之时,连宋惊慌之余又多了一点庆幸。

幸亏伤的不是她,这么重的伤,要是落到成玉身上,她该怎么的了,他又该怎么的了。




连宋刚抱着成玉进了她宫殿大门,白白胖胖的小老虎就冲出来迎接她。没成想还跟着一个陌生的男子,小白虎围着连宋的脚边呲牙示威,示意他放它的主人下来。


连宋把成玉搂在怀里,轻轻地踢了小白虎一下,“说人话。”


小白虎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七八岁的虎头虎脑的小娃娃。

奶声奶气的说“你把我的漂亮姐姐还给我。”


“你的漂亮姐姐?”连宋看着怀里熟睡的人,歪头笑了一下,“这四海八荒的谁不知道成玉是我的女人?”


这小娃娃是极不会看人脸色的,嘴里仍嚷嚷着,“姐姐漂亮,我就要和姐姐在一起,生生世世。”


“生生世世?”连宋抱起成玉往外走,“神仙没有生生世世,这一生,也太长了些。”

顺手拉过了小白虎,“还是先去看看你爹吧。”



果然,在连宋的宫殿之内,虎君早已等候多时。看到自己的幺儿,顿时老泪纵横。

俯身便拜 “多谢仙君还我小儿。”


小白虎在他爹的怀抱里挣脱不得,只能大声嚷嚷,“我不走,我不走,我就要和漂亮姐姐在一起。”

虎君一看连宋神色有异,立刻捂住小儿子的嘴,呵斥道,“你胡说什么!什么漂亮姐姐,成玉元君也是你能喊的?”


连宋挥了挥手,“无妨,他想在这就在这住吧。等日后上学就扔着和夜华家的一起罢了。”


虎君一听说小儿能够上天学,喜不自禁,拉着儿子就拜了下去。

“这就麻烦仙君了。”


“这有什么。”连宋斜晲了虎君一眼,“养老虎也没有很难,你说对吧。”


虎君想到数十万年前自己被拔胡须支配的恐惧,不免打了个寒颤。

真.虎躯一震。


还没等虎君说点什么,连宋又盯着躺在他书房卧榻上正酣睡的成玉,目光缱绻,缓缓而言:“两只老虎一起养,也满有意思的。”


————————


 @彼岸的荼靡 


谢谢这位小伙伴吃下我的安利


无以为报


自割腿肉以奉上

 
评论
热度(132)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