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鹄

白及:

白鸿一万来岁时才知道自己有个父亲。


在那之前师父一直强调他是只被捡来的鸟蛋,具体位置在南荒的千梧山。


师父姓白,单名一个真字,捡他养他给他姓名。其实当今世上活的凤凰都不多,师父能随手捡到只凤凰蛋,白鸿觉得师父很有福气。


现在他却觉得自己比师父更福气,孤孤单单活了万年,竟还有亲人寻上门来。何况亲人还是那位被父神亲自抚养的凤凰老祖宗,四海八荒独一份的,这下福气大发了。


师父难得脸色不善地领来他亲爹——折颜上神,满面郁卒。


白鸿很能理解师父的忧郁心情,任谁养了万年的孩子被正主找上来心情都不好,况且听说这正主家大业大,来势汹汹。


他听院子里的竹子精说的。


白鸿幼时难养的很,饮晨露吃嫰竹,卧房是师父亲手砍来的千年梧桐木,据说比一般的凤凰难养许多。


据院子里的竹子精说的。


竹子精是师父嫌整日里寻食麻烦,特意从南荒挪的上好紫竹,在白鸿八千多岁时修成人形,送了他许多自产自销的嫩竹。平日里看家护院,必要时在门前迎来送往,委实是个审时度势业务能力颇强的竹子精。


之所以全凭竹子精一张嘴,因为他现下浑身是伤,完全不能动弹。


说也奇怪,前几日白鸿的仙力突然开始凝固,在云游的师父赶回来之前就凝成了一个大壳子,将周身彻底围起,他在里面被凤凰火烧了七天七夜。


他是无论如何都死不掉的凤凰,只能硬生生地受了,痛得生不如死。


“凤凰涅槃。”折颜上神站在床边,上下把他打量了一道,神色凝重地下了句批语。


“未免太早。”师父却不看那折颜,只忧愁地盯着白鸿:“你喊他折颜便可,不碍事的。”


长袍的俊美男子委屈地偷瞄师父一眼,厚颜无耻地威胁他:“真......咳咳......白鸿啊,对父君不敬会遭雷劈的。”


白鸿看看气急败坏的师父,眼观鼻鼻观心地小声喊了出来:“父君。”


白真拂袖便走,折颜笑眯眯应了一声,嘱咐了好生休息就追着人走了,房间里又剩只下白鸿和竹子。


白真走出屋外,结印下了个仙障,这才转身与折颜说话:“人你也看了,鸿儿到底是如何?”


“你躲了我万年,我这才刚与你好好说上话,你莫心急,”折颜想触他肩头,又讪讪地把手放下:“鸿儿也是我儿子,我自然全力以赴。”


白真随意寻了个坐处,将头扭向一旁,漂亮的眉眼间满是疏离冷淡。


折颜心头有些无名火起:“要不是此次出事,你甚至没打算让我知道白鸿的存在?”


白真也显然动了怒:“难道你强迫我做了那事之后还盼着我事事顺你?”


“真真,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折颜看他气地脸上红如敷粉,没骨气地心疼许多,语气也随即软了下来:“真真,他是你在凡间渡劫所生,凡人躯,仙人魄,命格危极,但是因着你是仙家和凤凰为不死鸟的缘故,浴火则涅槃重生。”


白真这才抬眼看他:“白鸿经了这次,以后便好了?”


折颜这次倒沉默许久才低声开口:“并非如此,他跟我是天地所生不同,又没承你狐族的神体,制不住那么强大的凤凰魂,怕是......怕是以后每万年要烧一次。”


白真想起白鸿血肉模糊的伤口,嗓音抑制不住地颤抖:“你就没有什么办法?”


“有是有,”折颜挠挠头,难得不好意思:“找他一母同胞的凤凰胎,取其心头一点血肉,重塑身躯。”


“一母同胞最合适,两人继自同一父精母血,不会相斥,”看白真脸色有变,折颜赶忙加了一句:“而且我们凤凰一族普遍皮糙肉厚,一点血肉不碍事,真不碍事。”


白真咬咬牙,终究没说出什么话来。


仙家有后本就违背伦常,有白鸿已实属机缘,能再有第二个更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折颜此番话相当于要白真生生世世与他厮守。


可除了这法子又无路可走,白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白鸿每隔万年就要遭受一次这苦楚。


趁着白真天人交战,折颜偷偷溜到卧房,叫醒了床上大喇喇躺着的白鸿:“儿子,父君的法子很不错吧。”


白鸿抬抬眼皮:“父君英明,您下次别真用凤凰火烧了,特别疼。”


“你自己将我唤来的,再说我们凤凰万岁时都要涅槃,而后才享无边生命。”


“我满万岁那天也不是自己愿意召唤您老的,血缘使然。”


凤凰的传承必然伴随着亲辈的血与火,每一只都是如此,天地为源的折颜也是受了天地荒火的。


老凤凰无言相对,只能歉意地对他道:“真真至今不敢承认他是你父君,你莫怪他。”


“此事怪你,我当然晓得。”


折颜同他翻了个白眼,不再多话,坐一会儿便转身去坑白真了。


注:
关于白鸿名字的来历:白鸿是只凤凰,继承了白真本体通体雪白的特点,是只白凤,白凤古名鸿鹄,单取个鸿字。鸿鹄千岁皆胎产,也就是说一开始白鸿就知道白真说捡鸟蛋回来时骗他的。


《说文》:“鸿,鸿鹄也。”又:“鹄,鸿鹄也。”王氏句读云:“鸿鹄二字为名,与黄鹄别。此鸟色白,异于黄鹄之苍黄也。”博物志云:“鸿鹄千岁者,皆胎产。”按:尔雅翼云:“鹄即是鹤音之转,后人以鹄名颇着,谓鹤之外别有所谓鹄,故埤雅既有‘鹤’,又有‘鹄’。”


凤凰性格高洁,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栖。

 
评论
热度(216)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