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折真/离真】花灯夜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短篇·折真/离真】花灯夜


觉得自己大概有病,有点萌颜值邪教【。】
其实是伪离镜x白真,真离镜x司音,逻辑无ooc慎
离镜出镜率略高但相信我真的是折真。
--------------


1


  离镜是在逛灯会的时候遇见白真的。


  这些年他为了躲着玄女,大多数的时间都待在凡间,偶尔处理处理族中的大事才会回去。而在凡间的这些年,他也经常碰见来凡间游玩的上神上仙,但碰见青丘来的人,他还是头一次。


  乍一看见人群中那一抹显眼的白,一瞬间离镜恍惚间以为自己看见了司音,待自己冲上去抓住那人衣袖,看清楚那人样貌时,他才知是自己认错了人。


  尴尬之余,他端详眼前之人,脑海迅速回转,回到了几万年前天族与翼族的那场大战当中。


  “你是……青丘狐帝白止四子,白真上神?”


  那身披战甲与司音神似的身形出现在回忆当中,离镜有些试探性的开口叫道。


  而那人也恰在打量自己,待自己唤出他的名号时,那人眼睛落到了离镜尚且抓着他衣袖的手上。离镜一怔,慌忙松开手,那人的胳膊得了自由,放下来,欠了欠身,很有礼貌的说道“原是翼君离镜。”


  “果真是白真上神。”他顿了顿,又道“方才我有一瞬间倒是看错了,将你认成了当年的司音上仙,若有冒犯,还望上神莫要责怪。”


  离镜提到司音的时候,看到眼前的白真怔了一怔,接着他笑道“同为青丘狐族,或许化为人形,总有神似之处吧。”


  “或许。”离镜笑着点点头,又道“今日是这凡间的元宵佳节,白真上神莫不是也来凑凑这人间灯会热闹的?”


  离镜这么一问,却见白真听后,抱着臂,竟是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说道“还不是折颜那老凤凰说是要送我什么东西,结果跑来这凡间,人太多,我和他竟走散了。现下四处都是人,我也不好施展法术,只能满大街找找看了。”


  “原是和折颜上神一起来的。”离镜四下看了看,视线又落回站在自己身前的白真身上,说道“反正我现在也无事,不如,我陪着上神找找看?”


  “陪我?”白真看向离镜“你没有和玄……你那翼后一起?”


  离镜不知这白真上神可否知道他当初与阿音的那些事,不过看眼前之人尚且平和的神色,大抵是不知道的,便苦笑一声,说道“她……她在大紫明宫。”


  “你合该带着她一起逛这元宵灯会的。”白真一边说着,一边就绕过离镜向前走去了。离镜回身跟上,他倒也没在意,任离镜跟到自己身侧,和自己并肩而行。


  “还是自己一个人自在些。”离镜说道。白真侧头看他“怎么,和翼后闹别扭了?”


  离镜低头浅笑,并未作答。许是白真瞧着他这笑略有些无奈,便不再问下去。街边叫卖的商贩声音愈加大了起来,这一黑一白,便一同在人群中向前走去了。


2


  结果两人走着走着,就走到一个卖汤圆的小摊上去了。


  原是方才两人正满大街溜达着寻人,天上忽然就飘起了细小的雪花。白真来凡间时,也未料得人间正值严寒,只身着单薄便出来了。离镜还好,常年混迹凡间,这次出来披了件黑色大氅,而白真就有些扛不住寒了。


  正当白真打了个喷嚏两手抱着胳膊摩擦取暖的时候,身上忽然覆上一阵暖意,白真一愣,侧头看去,便见身旁的离镜竟是脱下了自己的大氅,给他披上了。


  白真正想说话,离镜却先开了口,说道“凡间正寒,你穿的着实少了。我这大氅还算暖和,你尚且披着吧,莫要冻坏了。”


  “那你呢?”白真问道。离镜并未答话,却忽然指着一旁的元宵摊子说道“你走,折颜上神也走,倒不如你找个地方坐下等着,他等会儿说不定自会找来呢。”


  白真觉得离镜说的有些道理,自己和折颜若是两个人满街乱转,说不定就越找越远呢。于是现下,白真和离镜两个人就坐到了路边的元宵摊子上,吃起了汤圆。


  “凡间这汤圆倒是好吃。”白真一边吃着,一遍含含糊糊的对离镜说道“待会儿折颜若是找来,定要拉上他也吃几个。”


  “哦?”离镜看着眼前鼓着腮帮子的白真,似笑非笑的问道“白真上神可是与折颜上神关系极好啊?”


  “还好还好。”摆摆手,白真又往嘴里塞了一个汤圆,说道“他呀,虽然是只老凤凰,却是为老不尊,这才和我们这些小辈打成一片罢了。”说罢他忽然指了指离镜还未动的碗筷,说道“你也吃啊。”


  “我不饿。”离镜用手支着脑袋,看着眼前的白真。这白真上神愈看愈与阿音有好几分的相似,却又比阿音更漂亮了些许,惶惶然他竟是想伸手碰一下那人的面庞,手伸到一半的时候他猛然回过神来,停滞在半空中的手顿了顿,一个急转弯,拿起了自己的筷子。


  还好还好,自己清醒的快。


  对面那人却是开了话匣子,同他讲起了那鼎鼎大名的折颜上神。从他长的有多么风流倜傥潇洒不羁到他酿的桃花醉有多么多么好喝;从自小便帮他挡着他闯出来的祸到现如今十里桃林那为老不尊老凤凰。离镜瞧着仿佛眼前那人是个一直崇拜折颜上神的小仙人一般。那人说的忘我,方才彬彬有礼的神态此时也换了一副孩子般的神情,竟是有些可爱。


  雪花从摊外飘进来,落到了那人黑色的发上,离镜很自然的伸手撩了撩他沾雪的发,却忽然想起曾经在昆仑墟,阿音每次见他时也总是要絮叨上半天墨渊的。而如今这白真正如曾经的阿音,在他面前开始不停的絮叨那折颜上神,听得离镜竟开始有些莫名的烦躁。


  他想曾经在昆仑墟他因为介怀阿音与墨渊而放弃她以致背叛,若如今他大胆一些将这白真上神掳走,那折颜上神会不会气到爆炸?


  不过他也就是想想罢了。


  毕竟他不是阿音。


  身后的斑斓彩灯在飘雪中渐渐模糊,白真吃完汤圆,忽然看向离镜的身后,说道“那怎么还有个凤凰样子的花灯呢。”


  离镜一愣,回头看去,果然身后街对面的小摊子上挂着一个凤凰样子的花灯。还未待白真说什么,离镜便忽然回头对他说道“等我片刻。”


  白真怔了怔,却见眼前离镜已经起身,朝那小摊子走去了。再回来,手中已提了那凤凰样子的花灯,以及另一只手上的两盏河灯。


  接过离镜递来的凤凰花灯,白真道了声多谢,便看向手中的凤凰花灯,笑道“若把这个给折颜看,他定是会嘲笑这凤凰怎会做的这样丑。”说罢,他笑着看向离镜,问道“你说,这凤凰五彩缤纷的,丑吗?”


  “想来定是比折颜上神的真身逊色的远吧。”离镜笑道。


  “那是自然。”仿佛夸的是自己,白真的笑意更深,眼睛又落回了手中的凤凰“折颜的真身……大概是我见过这世上最好看的东西了吧。”


  凤凰浴火,霓彩映霞。


  世上又有何物能与之相比呢?


  仿佛眼中早已没了彩灯没了雪花没了离镜,只剩下那不知在何处转悠的折颜上神。一旁的离镜轻咳两声,拿起手中的河灯,说道“我方才又顺便买了两盏河灯,这凡间据说在十五放河灯许愿,很灵验的。这里离河边不远,不如我们去放个河灯,再回来等等?”


  终于将视线从那凤凰身上移开,白真看向离镜手中的河灯,想了想,说道“也好,出去走走说不定就能碰见他了呢。”


  雪花依旧是稀稀零零的飘落着,不大,却又不停。身后灯火阑珊渐融于疏零光影中,白真披着离镜给他的黑色大氅,来到河边,蹲下身,小心翼翼的将河灯放到了水面上。


  虽是下雪,这河面竟还未全结冰,只有几处浮着一层浅浅的薄冰。身旁的离镜也将河灯放到了水面上,站起来,看向身侧的白真,却发现白真竟是闭上了眼,似是在对着那花灯许愿。


  离镜不禁笑了。这上神也着实可爱,凡间的这些小迷信,他也信得紧。却见雪花飘零,那人的容颜渐渐被浅色模糊,离镜一阵发怔,竟是将他一瞬间与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叠在了一起。


  然后离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那一刻,他忽然鬼使神差的低头,就那样凑近了眼前闭着眼毫无防备的人。


  身后的叫卖声仿佛都在那一刻消失了,万物只剩寂静。远处月光凛冽,流洒于河面和眼前那人洁白的面庞。离镜低头,就在自己即将要吻上那人唇角之时,身后忽然有人,拍上了他的肩膀。


  仿佛是忽然被人给惊醒了梦境,离镜一怔,匆忙回身,身后那人眉眼带笑,一身桃色衣裳,正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


  而同时,方才身后那人似也被惊扰了些许,朝这边看了过来,继而便听到他略带了些欣喜的声音——


  “折颜?”


3


  折颜在发现自己和白真走散之后,就开始满大街疯狂的找白真。


  好几次他差点就要施展法术来找人了,奈何身边凡人太多,他行动不便,只得焦头烂额心急火燎的四下找着那抹白色的身影。


  待到他终于寻得一处人少的地方,方想走到河边施展法术,却见一旁挨了一对儿凑的极近的小情侣,不知正在干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折颜自觉尴尬,方想拂袖离去,却见那一旁披着黑色大氅之人,何以如此眼熟?


  再仔细一瞧,那不是自家小狐狸是谁?


  又见着他身旁原以为与他一处的那人竟是趁他闭眼之际想轻薄他,折颜心里猛然一跳,不知何来的一股怒气,却还是强忍着保持了有礼的微笑,在那人吻下去之前,连忙拍了拍他的肩,险险的制止了这个大胆狂徒。


  而自己一拍那人,那人一回头,他愣了,折颜也愣了。


  ……竟是翼君离镜。


  还未待自己回过神来,离镜身后的白真似是也发现了他,连忙跑上来,那动作差点没让他以为这人是要扑上来抱住自己。然而他都做好了要接住的准备了,扑到他怀里的却并非白真,而是一个……凤凰花灯。


  “……”


  折颜看着怀里的凤凰花灯,继而抬头无言的看向眼前的白真。


  白真指了指那凤凰花灯,说道“翼君离镜帮我买的,你看像你吗?”


  “不像。”折颜摇摇头“翼君帮你买的?”


  “是。”白真点点头,指了指旁边,转头对离镜说道“方才你一直陪着我找折颜,倒是麻烦你陪了我一路。现下我已找到折颜……”


  “那离镜便不打扰二位,就先行告辞了。”离镜很识趣的欠了欠身,便要告辞离去。白真张了张口似是要留人的样子,折颜却先他一步,将白真身上的黑色大氅拿下来递给离镜,说道“这是翼君之物吧。方才真是麻烦翼君的照顾了。”


  “无碍。”见折颜递过来那黑色大氅,离镜先是愣了愣,接着没再说什么,接过大氅,方想转身离开,却忽然又看向折颜,问道“曾闻当年昆仑墟墨渊座下十七弟子司音上仙原是折颜上神身边的小狐,折颜上神如今可有她的消息?”


  似是未想到离镜会忽然询问司音的消息,折颜顿了顿,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接着答道“没有。”


  “多谢。”离镜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叹口气,转身离去了。


  白真看着离镜渐渐走远尚有些落寞的背影,忽然转头看向折颜,问道“折颜,你有大氅吗?”


  “没有。”折颜答道。


  “我冷。”白真皱眉。


  折颜抬手一把便将白真揽到了自己怀里,紧紧的拥住了他。凤凰身上略比常人高一些的温度瞬间笼罩了白真,雪花落在眉间,他微微低头,在那人耳边一字一顿道:


  “你有我就够了。”
 
4


  果不出乎白真所料,折颜对那凤凰花灯,当真是嫌弃的很。


  什么那里那里做的不好看,这里这里颜色不对,指指点点的搞得一旁白真忍不住笑道“这做花灯的又没见过你真身,你若嫌弃,为何不变个真身与那匠人一看,照着你的模样为你做一个呢?”


  “这不是怕你不高兴吗。”摇了摇头,折颜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怎么可……”白真刚想反驳,顿了顿,却又点头道“让别人瞧了你的真身,我倒确是会不高兴,改日便我给你做个吧。”


  “这主意不错。”折颜笑着说道。白真却侧头看向折颜,问道“你之前不是说要送我东西吗?”


  “那翼君都替我送了啊。”折颜眼神飘到他手中的凤凰花灯上。听折颜此话,白真忍俊不禁道“折颜,你不会是就想送我个凤凰花灯玩吧?”


  听白真一言道破,折颜心虚的撇开视线。却又觉得自己也并没有什么好心虚的,便转回视线,看向白真,说道“我会送你这么难看的花灯吗?我要送也定是要挑个极好看的,衬得上你的。”


  “只要是你送的便都衬得上我。”白真笑了笑“那怎的又不送了呢?”


  “我怎知那翼君他会先行一步?”折颜摇了摇头,似是略有些不满的样子“话说回来,我瞧着你方才和那翼君离镜倒是聊得很开啊。”


  “闲交朋友罢了。”白真笑道“想来他也是小五当年昆仑墟学艺时在外面结下的孽缘,竟把我认作了小五,赶明儿我定要好好问问小五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白真在那说的轻巧,折颜却在心里腹诽:闲交朋友?若我晚来一步,你岂不是都让人给轻薄了?


  白真却未有折颜想的那么多,低头捣鼓着手中的凤凰花灯,看样子是要研究研究该怎样去做这凡人的玩意儿。此时身侧的折颜却忽然拍拍他,说道“真真,快看。”


  白真一怔,抬头,看向眼前的折颜,却见他的视线落到了自己的身后。白真顺着他的视线向后看去,一片五彩斑斓刹时落入眼中。


  河对岸不知何时竟放起了巨大的烟花,月光映衬,将半覆薄冰的河面映得愈加绚烂。对面影影绰绰的红色灯笼在稀稀落落飘散着的雪花中逐渐模糊,变成了一点一点的丹色浅晕。烟花绽放,仿佛盛开在了他的眸子里。


  白真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时之间竟是怔住了。


  待他回神,唇边不经意的勾起笑意,方想转头看向身边那人,却在侧头的那一瞬间,还未待他唤出他的名字,一个吻忽然就落了下来。


  白真怔住,看着眼前离得极近的那人,以及落在自己唇上那浅浅的吻。河对岸又一次绽放了绚丽的烟花,将折颜的脸庞在黑夜中映的愈加清晰。


  “我改变主意了。”


  折颜松开白真的唇,将额头与尚且还在发怔的白真抵到一处。相偎的两人被烟火与粼粼河面打成了剪影,立于凡间冬日的雪里,仿佛墨影入画,晕染丹青。


  “就把我送给你吧。”


  就着那极近的距离,折颜笑道。


---------END---------


离镜表示很心痛,被这两人秀了一晚上的恩爱【不是】

评论
热度(350)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