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真】雨霖铃(壹)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折真】雨霖铃(壹)


实习之前开坑作个死【不是】
不长,大概还是分三段发,甜虐都有自己体会,依旧自己脑洞写着玩的,逻辑无ooc,麦当真,看看就好。
-----------------


  ——你只知,我那忘情药可让人忘记自己想要忘记的回忆。


  ——可若我根本就不想忘了你,那就算我饮下再多的忘情药,又有何用呢?


1


  下雨了。


  白真走到院子里,撑起前些天折颜买给他的油纸伞,看着雨水朦朦胧胧的模糊了眼前的绿色,恍惚间似乎就看到了青丘郁葱的山野。


  蝶翼翩舞,繁花落尘。那时初春的青丘,遍地都是红的,黄的,紫色的小野花,星星点点的零落在漫山遍野的草丛中。那时小五尚且年幼,时常会从外面捧了一大把回来,然后跑回山洞里递给他,问道“四哥,这花好看还是我好看?”


  白真自是说小五好看了,不过,这花也不赖。


  毕竟是小五亲自摘的。


  然后身边那人总是会轻咳一声,继而在他耳边小声说一句,还是你好看。


  通常这时白真大抵就瞪他一眼,心里暗骂他不正经,但毕竟是好话,也是受用的。况且这人总也是为老不尊惯了,白真尚也懒得去计较他。


  眼前仿佛还发生在昨日的画面渐渐变淡,模糊在淅淅沥沥的雨水中。白真看着眼前逐渐消散的记忆,低笑一声,方想转身进屋,一侧目,便看到站在门口的一人。


  桃色衣衫被雨水打湿,长发有些狼狈的贴在面颊,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似是方才刚刚跑过来的样子。


  白真见那人停在自己的院门外,先是怔了怔,接着连忙走过去,为那人撑上伞,责道“下这么大的雨,你跑来做什么,还不带伞。”


  “一时着急,我便给忘了。”说着,那桃色衣衫的人便打了个喷嚏。白真皱眉,连忙扶着人朝屋里走去“罢了,进来吧。”


  “你之前可是从来不允我踏进这院内半步的。”一边随着白真将自己扶进去,那人一边说道。白真剜他一眼“不想进就出去。”


  “想,想,自然是想的。”那人笑了“我可不想再淋雨了。”


  扶着那人进了屋,白真翻了半天,找出来件白色的衣服,扔给正站在门口甩袖子的那人,说道“把衣服换了去,我去生点火。”


  那甩袖子的人接过衣服,方想说什么,却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一样,低头嗅了嗅,说道“你这衣服跟你人一样,也带股桃花香。”


  “你废话真多。”白真从灶房走出来,到桌旁给那人倒了杯热水,见那人还是拿着衣服站在门口,便说道“你快换,省得害了病又埋怨我待客不周。”


  “好。”那人连忙应道,将门关上便开始解自己的腰封。白真一见他开始换衣服,脸一红,忙转过身去了。便听身后那人笑道“我又不是女人,你也不是,何须害羞呢。”


  “谁……谁害羞了。不知道非礼勿视吗?”白真的声音都有点颤,说罢便将杯子放到桌上,一边背对着他匆忙移进灶房,一边低声道“热水在桌上自己喝。”


  见白真一副略慌张的样子,那人不禁笑出了声。


  待白真再出来,那人已经换好了衣衫,坐在几案旁的毯席上,捧着白真方才给他倒的那杯热水,似是在取暖。白真看他一眼,将手中碟子放到桌上,在他对面坐下,说道“我倒是忘了,你是个神仙,也是会怕冷的啊?”


  “怎么就不怕?”那人叹了口气“神仙怕的东西可多了去了。”


  “那你说说你还怕什么啊。”白真给自己倒了杯茶,漫不经心的问道。那人抬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若是说了,将来你用来整我可如何是好。”


  白真轻笑一声,端详着手中杯子,说道“这你倒是反应挺快。”


  “那我可不说。”那人顿了顿,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说道“啊……不过有个东西我还真怕,但是估计你也弄不来,也吓不到我。”


  “哦?那你倒是说说,什么东西?”饶有兴趣的看向那人,白真问道。那人却没看白真,只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过了半晌,缓缓吐出两个字:


  “狐狸。”


  白真怔了怔。


  “唉,我住的地方,旁边正好就是个养着狐狸的地方。”那人似是没注意到白真霎那间的恍惚,继续兀自说道“就是那种,长着九条尾巴的妖狐……我可怕那东西了,怕得不得了。”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听一旁忽然传来“当啷”一声响。那人一愣,侧头看向白真。


  “白公子,你怎么了?”


  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水浸到毯席里。白真似是那人唤他他才反应过来,低头吸了吸鼻子,连忙将那杯子捡起来“我……我无事。”


  说罢他连忙起身,一边说着我再去倒点水,一边拿着那尚还有余的茶壶,匆匆进了灶房。


2


  “折颜,你把衣服留下再走。”


  拉住那穿着别人白色衣裳的人,白真一边将那已烤干的桃色衣裳递给他,一边闷闷的说道。


  “给你留下了啊。”抬了抬下巴,示意白真看向自己手中拿的桃色衣服,折颜一脸的纳闷“你说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怪癖啊,收集别人衣服?”


  “你才有怪癖!我要的是你身上这件!”白真听折颜这么说自己,有些来气,抬手便伸向折颜的衣领。折颜连忙双手护住自己的衣领,说道“看你年纪也不大怎么那么不矜持呢?”


  “你快把衣服脱了!”听折颜忽然蹦出这么一句,白真气的想打人,一个没控制住就这么开口说道。折颜一听,竟是乐了,笑道“白公子,我好歹也是个正经神仙,咱俩这才认识几天啊你就……”


  “好了你闭嘴。”白真抚了抚自己的额头,然后看向折颜,说道“折颜上神,你身上这件衣服是之前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你的衣服我已经烤好了你神仙有神仙量能把这衣服还给我吗?”


  看着极力压抑住自己脾气的白真,折颜抬起头,似乎是真的有在好好思考这个问题。然后他沉默了一会儿,看向白真“若是我不呢?”


  白真指了指他,说道“你若不还,今天你就别想离开这。”


  折颜一听更乐了,将手中白真方才给他的伞扔到一边,说道“正有此意。”


  白真猛咳了几声。


  “你这老凤凰现下怎如此的不正经,简直比以前还要难缠。”一时没忍住,白真低声嗔斥道,却不料还是被那绕过他坐到他身后毯席上的折颜听见了,连忙问道“白公子,听你方才的口气怎么,好似以前认识我?”


  “谁认识你。”转身瞥了折颜一眼,白真坐到他对面,道“我是说见你一次你难缠一次,这次是第几次见着你了?我瞧着下次再见你是不是就要找个捆仙索将我给捆起来了?”


  “好主意。”点了点头,折颜押了口茶“奈何你是个凡人,又无心修仙,连将你带到我那十里桃林做个小仙童也不可。”


  “谁做你的小仙童?我们熟吗?”白真重重的将杯子放到几案上,说道“今天晚上你若要执意留在我这里,我也不拦你,不过我这榻可只有一个,待会儿熄烛后你爱上哪睡上哪睡去,我可不管你了。”


  “我爱上哪睡就上哪睡?”折颜挑眉,重复了一遍。


  “你若想淋着雨去院里那棵桃木上睡也无人管你。”说罢,白真便起身去榻边铺被子去了。


  夜雨纷纷,滴滴答答的拍打在茅屋顶上。白真生了炉子,屋内尚且暖和,他倒也不怕折颜随便找个地方睡了能冻出什么病。


  只是。


  “你下去。”


  方才白真铺好被后,那人看白真刚上榻躺下之后便忽然就吹了蜡烛,白真心下一慌,抬手便想抓住一个人,反射性的叫道“折颜?”


  “我在。”颈侧忽然打上一阵热气,白真一哆嗦,侧头,黑暗中隐隐约约有个人躺在了他的旁边。他怔怔的看着黑暗中身侧那熟悉的轮廓,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继而便是刚才那状况了。


  “白公子,明明是你方才说的,我爱睡哪睡哪,你都不会管我的。”那折颜上神在他旁边振振有词道“想不到你们凡人,变卦变得竟是这样的快啊?”


  白真一时被他堵的说不出话,在黑暗中恨恨的瞪了折颜一眼,闷闷丢出一句你随便,继而便转过身去背对着折颜躺下了。


  身后的折颜似是也没了什么动作,安安分分的躺在外侧。反而白真却是睡不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隐隐约约听着身后的人呼吸渐渐平缓了下来,伴着屋外的雨声丝丝入耳。白真顿了顿,小心翼翼的转过了身子。


  那人安安静静的侧躺在白真眼前,紧闭的双眼在面庞上描绘出两个浅弯。逐渐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也稍稍能将眼前的人看的清晰了,可是方才能看清晰,那人的面庞却又在眼中渐渐的模糊了。


  白真一愣,眨了一下眼,一丝温度便沿着眼尾流进了散在枕上的发里,那人便又在眼中清晰了。


  “折颜……你傻不傻。”


  看着眼前那早已陷入梦中的人,白真似是在说与他听,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都将我给忘了,为何我们偏偏还是能遇上呢?”


  “没有相遇,就没有纠缠,没有纠缠,就没有痛苦。”白真叹了口气“就算你是个神仙,但早晚也有要羽化的那一天……”


  “我知道你讨厌别人说你老,但你老了就是老了。要及时行乐知道吗?老凤凰。”


  那人依然睡着,似乎是做了什么美梦,唇角依稀是上扬的。雨水在屋外奏响了一曲婉转低鸣,仿佛是借来了天庭仕女的古琴琵琶,铮铮淙淙的轻吟浅唱,久而不息。


  “……就别再和我有什么瓜葛了吧。”


  白真抬手,抚上折颜的面庞,看了半晌,垂下眼帘,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与你在这尘世凡间再次相遇。


  究竟是劫,还是缘?


3


  遥想当初,白真与折颜在凡间相遇的时候,是在一处茶楼里。


  那时他正被一个不知哪来的登徒子纠缠,方想抬手将那人给随便变别处去,一旁却忽然闪过来一个人,一下子便将那登徒子给挤到了一边儿。


  那时他依然如曾经一般身着一身桃色长衫,眉眼间尽是浅淡的笑意,慢悠悠的抬手,似是想将那登徒子给变没。但他转而瞧了一眼白真,许是将他当做了凡人,怕吓到他,便住了手,将那登徒子推到一边,说道“谁给你的胆在这里轻薄我家娘子啊?”


  “咳咳……”身后白真差点没被自己一口茶给呛死。


  那登徒子看了眼白真,又看了眼那桃色衣裳的人,想必也不是个怎么有种的,见那人一脸威严似乎不好惹,便连忙说道“小,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那位公,啊不,那位姑娘是您的娘子,给您赔个不是,赔个不是。”


  身旁看热闹的人们一阵唏嘘,怪不得这小公子生的这样好看,竟是个姑娘啊……


  白真表情僵了僵,权当自己什么也没听见,兀自将手中茶杯放下,起身便要绕过那桃色衣裳的人离开。却不料自己方想走过去,那人竟是自身后拉住了自己的衣袖。


  “路见不平,方才可有吓到公子?”一边将那登徒子赶走,那人一边转过头来看向白真,慢悠悠的问道。白真见那人转头看向了自己,看着他的脸怔了怔,接着似是忽然反应了过来般,连忙道“无事。”


  “不过……公子你……咳,不会真是个姑娘吧?”


  那人凑到白真身前,打量了一番。这白衣公子肤色如雪,眉眼若画,眼角微红,一身白色长衫却是带了丝仙风道骨,让人只一眼便舍不得移开目光。那人一边打量,一边低声说道“这凡间,竟会有生的如此好看的人啊。”


  “……不是姑娘。”


  听到了那人的感慨,白真淡淡丢下一句,转身就要往茶楼外走,却被那人拦下。白真略有些不耐的看向那桃色衣服的人,说道“方才多谢了,不过我自己也并不怕那登徒子。若你想要报酬,我可以给你钱。”


  “公子你误会了。”那人笑道“我只是冥冥间觉得与公子有缘,不知公子可否愿意与我结交?”


  白真看了那人良久。


  接着他又一声不吭的绕过他向前走去了。


  “唉,这位公子,你怎能这样无礼呢,想我这个年纪一看也是个有辈分的人了,你看起来也不大,好歹我刚才还帮过你你怎么着也要尊老爱幼啊……”


  白真一边往街上走,那人一边在后面追,一边追还一边叨叨个不停,直教街上的人都看向了这两个样貌不俗却玩着你追我赶的人并指指点点之时,白真终是忍不住了,在那人依然跟在后面叽叽喳喳的时候忽然就停下了脚步。


  身后那人反应倒是也快,及时的也刹住了自己的车,停在了白真的身后。


  “你究竟要跟到何时?”


  白真转身看向那人,皱着眉问道。那人听白真此言,怔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不过是觉得与公子面相有缘,想交个朋友罢了”


  “可是我不想。”


  “此言差矣。”那桃色衣裳的人轻笑一声,说道“凡事若都以想与不想来处理,那世间岂不大乱?我与你有缘,你却非要断了这缘,轻则说是作孽,重则便是逆天啊。”


  白真看着那人良久,问道“你为何断定我与你有缘?”


  “有缘就是有缘,何须断定?”那人笑了“若是一个人与另一个人有缘,只销一眼便能在茫茫人海中认出,这缘,生无可躲,死无可断。”


  白真握了握拳,低声道“我看你不顺眼,我们没有缘。”


  “看长了自然就顺眼了。”那人皱眉“唉不是你等等,我十里桃林折颜上神虽不说能跟你一样倾国倾城但好歹也是风流倜傥,你这么说我是不是有点缺德啊?”说罢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将身份说漏了嘴,连忙看向白真,却见白真似乎也没对他说漏身份有什么表示,只若有所思的看了他良久,然后转过身又走了。


  “……”


  于是十里桃林那个四海八荒都为之敬仰的折颜上神今天就在凡间跟了一个凡人跟了一路,直到那白真走到一处林子里,才回过身,看向折颜,问道“你打算一直跟到我家里去才算罢休?”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折颜叹了口气“我不过就是想……”


  “我也已经说了很多遍了。”白真漠然道。


  “那我便只能跟你到你家里去了。”折颜摊手。


  白真讶异于折颜的锲而不舍,继而转身找了个稍矮的树枝子,翻身便坐了上去,说道“我家就在这,你请便。”


  折颜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过了半晌,他说“你住这树枝子着实太委屈你。”


  过了一会儿,他又道“反正我都说漏我是神仙了,我便送你个屋子吧。”


  说罢,他不待白真有什么反应,手一挥,一旁树林子的树木便尽数消失,露出了一大片空地,然后他手又是一挥,一间小木屋便出现在了那方空地上。


  那木屋虽是不大,外面却有院子有井有树,花草假山也都样样俱全,着实一件好屋子。白真坐在树枝子上,一时有些愣怔。


  折颜当他是看自己用法术看傻了,方想与他说这没什么大不了,身后那人便跳下了树枝子,看都没看那木屋一眼,慢悠悠的绕过他,向前走去。


  “老凤凰,我说我家就在这你还真信了?”


  “……”


  “小公子,你这样就不对了……”他跟上白真,方想苦口婆心长篇大论,接着他顿了顿,忽然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叫你什么?”白真侧头看向他,接着像反应过来了似的连忙说道“我……咳,我之前认识几个修仙的人,你刚才不自称折颜上神吗,我认识,不就是那个隐居世外的老凤凰……”


  说完后白真真的很想打自己,越搅越混……


  折颜却是点了点头“若是你认识什么修仙之人,想我的名号你知道也确是应该的。”说罢他又看向白真“话说回来,我该怎样称呼公子?”


  “随便。”


  “随便?这怎么好随便?”折颜一脸严肃“我若随便取,看你一身白,难不成我还能叫你白公子?”


  白真脚步顿了顿,侧头看向折颜。


  折颜也停下脚步看向他。


  过了半晌,白真看着折颜,笑了笑。


  “可以。”


4


  后来那折颜便真的跟着白真跟到了他家,不过还没等他进门,就被白真一插门闩给拒之门外了。


  进不了家门,折颜只能暂时先回桃林,不过那之后他便经常下凡来,还别说,真就有好几次让他碰见白真了。


  不过直到今日他故意大雨天的不带伞跑到人家家门口,这才方能进去人家家大门。而在这之前,他还从未踏进白真家的院子半步。


  而这一待,便是待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日醒来时,天似乎已经晴了。折颜刚起来,便见白真正坐在离床榻不远的几案旁,手中执笔,似是在画着什么。画着画着,抬头看了折颜一眼,见折颜已经起来,还在看着他,忽然就像是自己什么小秘密被发现了一样,连忙慌慌张张的将那画折了折藏到了身后,然后有些不太自然的看向榻上的折颜,低声道“你醒了。”


  “嗯。”折颜点头“你方哭过?”


  白真愣了一下,接着拿袖子拭了拭眼角,然后用略带鼻音的声音说道“连眼泪都没有,你竟说我哭了,也是好笑。”


  “你看看你,眼睛红的像只兔子,分明是哭了。”不知何时,折颜已经下床坐到了白真的身边,看着他似是有些责怪的问道“说吧,何事伤心?”


  “心疼你。”白真叹了口气,说道。


  “啊?”折颜觉得自己好似听到了幻听。


  “迷眼和哭了都分不清。”翻了个白眼,白真转头执笔,开始在纸上胡乱划拉。


  “……”折颜有些气闷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却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反驳他。


  “待会儿我要去趟集市,你赶紧给我把衣服换下来,该上哪上哪去。”白真一边在纸上乱涂,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折颜闻言,连忙说道“那我若还是不换,可否跟你一起去?”


  白真在纸上乱涂的手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折颜。


  “有意思吗?”


  “有意思。”折颜点头。


  白真扯出一个笑,刚想转头不再理他,却忽然被折颜抬手捏住了下巴,将脸扳正与他对视。


  “你干嘛?”白真皱眉,看向折颜,却忽觉折颜抬手,似乎是从自己脸上抹去了什么,从眼角到脸颊,从脸颊到下巴,然后在即将要触到他耳后的时候,手顿了顿。


  “这是什么。”


  手碰了碰白真的耳后,折颜问道。


  “我脸上有东西?”白真问道。折颜回道“你方才将墨汁溅到脸上了些许,不过我帮你抹去了,但是你耳后这个花纹……似乎不是画上去的。”


  白真反应了一下,接着明白了折颜说的是什么,连忙将折颜还放在自己耳后的手打开,说道“不知道,胎记吧。”


  “胎记?”折颜笑了笑“倒是奇怪的胎记。奇怪到,我竟有个一模一样的。”


  白真放在桌上的手握了握拳,那边折颜继续道“这花纹,分明是上神或上仙坠入魔道时留下的痕迹。”


  “我去准备东西。”白真兀自起身,却被折颜拉住了衣袖“你别急,听我讲完。我只不过是觉得你这胎记委实奇怪,说不定你前世是个上神呢。”


  “怎么可能。”白真扯了扯嘴角“那我难道是那上神下凡历劫的转世?”


  “唉,说不定,改天我便去司命星君那查一查,说不定便能查到呢?”折颜一本正经的说道。白真干笑了两声,将一个篮子扔到他怀里,说道“歇歇吧你,去集市买东西去。”


5


  白真此时当真是悔不该当初,将那折颜曾经送给他的衣服给他穿。


  这人不知看上这衣服哪里了,穿上便怎么的也不愿换下来,白真只能认命的暂且先跟他混在一起,待他哪日穿腻了,将衣服还他后再甩掉便是。


  不就是件衣服吗自己去做个差不多的不行吗还真是自己做的东西自己看上了……


  一边在心里狂乱的发着牢骚,白真一边心烦意乱的看着周围叫卖的小商小贩,然后他突然就发觉……街上的人为什么都在看自己……


  而且是用一种特别微妙的眼神……


  白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有什么不妥吗?


  他转头看向折颜,问道“折颜,我今天有什么不对劲吗?”


  折颜摇头“没有。”


  “那为什么他们都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白真皱眉。


  “自然是因为你生的好看了。”折颜想也没想的便说道。


  的确,白真的容貌放在四海八荒那都是无人能及,更何况是人界了。自从来到凡间,他也没少被被人注意过。看来是今日自己多心了。


  不过不知怎么的,白真总是觉得今日那些人看他的眼神……特别的奇怪……


  奇怪归奇怪,路总是要走下去的。街边有个卖鱼的商贩正在那大声叫卖,白真看了看那卖鱼的,想了想,转头便问折颜“折颜,我们买两条鱼回去养吧。”


  折颜愣住了。


  过了半晌白真反应了过来,也愣住了。


  然后白真连忙尴尬的转过头去,僵着声音说道“咳,我是说,我买两条鱼送你吧。”


  “你买回去养着便好。”折颜笑道。白真也不知该回什么,便只得慌乱的点了点头,走向那卖鱼的去了。


  鱼跃惊水,青瓷的小小鱼缸里,一方天地,一方池水。一红一黑两条金鱼摇摆着鱼尾,激起串串涟漪。


  白真蹲下身子,看向那小小鱼缸,心道这两条小鱼倒甚是可爱。方想叫来折颜,问问他这两条鱼怎么样,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那水里的倒影却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按理说,这水中的倒影,本应是白真脸庞的倒影,但白真越看,越觉得,似乎有那么点……不对劲……


  白真眯眼,仔细看去,然后看了半天,才惊觉哪里不对劲。


  那张本应当白白净净的脸上,不知何时竟被抹上了一道一道的墨汁,乱七八糟的横在自己的眼角,脸颊和下巴上……


  白真差点没让自己这张惨不忍睹的脸吓坏,正寻思着自己何时弄的满脸墨汁,脑海中忽然便想起来早晨的时候,折颜曾言帮他抹去脸上的东西……


  眼角……脸颊……下巴……


  ……


  白真平静的站起身来。


  他转过身去,看到折颜正在一旁的摊子上看着什么东西,白真缓缓地扯出一个笑,走到折颜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


  于是乎,折颜一转头,便看到白真正笑着看着他。他方想开口说什么,白真却先开了口,问道“折颜,我好看吗?”


  折颜愣了一下,接着说道“好看啊。”


  “我也这么觉得。”白真点点头“这附近有卖墨的吗?”


  “啊?”折颜疑惑“今早我看你的墨还有不少啊。”


  “是不少。”白真应道“不过你既然觉得我这样好看,你是我朋友,我自然也不能让你吃了亏去,走,咱找个卖墨的地方,我也好在你脸上涂涂抹抹,让你也漂亮一回。”


  折颜笑不出来了,他道“你委实长的太漂亮,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在街上比较安全。”


  他想了想,又道“见他们用那种眼神看你,我总是不舒服。”


  白真依旧笑。


  “折颜,你找死。”


----------TBC---------

评论
热度(298)
  1.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