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真/离真】佛言八苦(中)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折真/离真】佛言八苦(中)


还是有点长……分中下吧。
注意事项见前文,不会弄链接谁教教我……
------------------


9


  “伤无大碍,只是这翼界术法……”


  将白真小心翼翼的倚靠到一棵树上,折颜先是查看了他的伤势,继而连忙开始给他疗伤。


  好在之前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今日所受之伤都是些普通兵卒所伤,折颜轻松便能医治,倒没有什么危险。


  只是,在察觉到白真身上的翼界术法后,折颜皱起了眉。


  “之前,你的经脉是否有所受损?”折颜看向眼前倚着树干的白真,问道。白真没什么力气的抬眼瞥了折颜一下,说道“那日我被翼君离镜所救,他说我被赤炎金倪兽所伤,经脉有损,不能使用法术,便将我的法术封了。”


  “原来如此。”折颜叹了口气“可是,你的经脉,早已经复原了。”


  白真怔住。


  他忽然想起那晚,离镜贸然闯入自己的帐内,之后,在自己耳边说的那句……别走……


  那他迟迟的不肯解开自己身上的术法,究竟是……


  见眼前白真发怔,折颜问道“话说回来,你明知自己没有法术,现在北荒又这么乱,你乖乖的待在军营里疗伤就是了,为何还要跑出来?”


  白真见眼前折颜一脸责怪,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只撇过头,用沉默回答折颜。


  “不说啊?”折颜挑眉,接着点了点头,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开。


  “折颜……”见折颜要走,白真连忙也起身跟了上去,却在自己刚跟上时,那人忽然就回过了头,白真没反应过来,鼻尖差点就要和折颜撞上,吓得他反射性的便往后退了几步。


  然而白真后退一步,便见折颜又向前一步。白真步步后退,折颜便步步向前,一直将白真逼到了他身后的那棵树前,后背抵上树干,退无可退。


  白真见状,只得看向眼前的折颜,声音不由得虚了虚,唤道“折颜……”


  折颜不禁笑道“你怎得竟如此怕我了?莫不是跑出来后做了什么亏心事?”


  白真不由得气结,折颜分明是明知故问,却偏偏的硬要他自己说出口。无奈之下,他只得道“我只是想去找你。”


  看着眼前白真略带委屈的面庞,折颜顿了顿,终是叹了口气,原本想责备他的心情也烟消云散,一把将白真揽到怀里,紧紧拥住。


  “若你找不到我,大可寻个地方等着便是。天涯海角,我自会去寻你。”


  白真听折颜这样说道,不由得笑了,抬手,也紧紧的环住了折颜的背,抱紧了他。


  “我哪有心思去等?若你出了何事……”


  “就算出事,拼尽了我这条命,也会回来看你一眼的。”松开白真,折颜煞有其事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严肃的说道。白真忍俊不禁,笑道“你少胡说,咒自己倒是一出一出的。那我问你,为什么这么多天都没来找我?”


  “我那日被……”折颜顿了顿,似是想了想,接着又说道“我以为你回桃林了,便又回桃林和青丘寻了许久,实在是寻不到,才又回北荒来找的……”


  “这样啊。”白真抬手戳了戳折颜的额头“我受那么重的伤哪能直接回桃林,还把你一个人丢在那?我都以为你这么长时间不来找我是不要我了。”


  “怎么可能。”折颜一脸你仿佛是在开玩笑的表情,说道“这四海八荒我都不要了也不可能不要你。”


  继而他才想起自己仍是将白真逼在角落里,连忙反应过来似的后退一步,岂料此地是个山坡,折颜后退一步竟是没站稳身子,身子一斜,便要倒下去。眼前的白真见状,反射性便要拉住折颜的衣袖想要扶住他。


  结果当然是……没扶住。


  不但没扶住,白真被折颜这么一带,居然也扑到折颜身上倒了下去,然后顺着那小山坡,两个人就这么……滚下去了。


  好在那山坡不高也不是特别斜,又长满了矮草,待两人终于稀里糊涂的滚到山坡下停下来时,白真只是觉得浑身跟散架了似的,却并没有受什么大伤。


  然后他便注意到了滚下来后压在自己身上的人。


  方才两人是抱在一起滚下来的,折颜似乎也有意护着他的身子,只是,此时他见身上之人半天没有动作,心里不禁有些慌,连忙叫道“折颜?折颜?”


  那人没有回应。


  白真心下一凉,方想翻个身起来看看身上那人怎样,却忽然被人抓住了手腕,压在了草地上。


  白真愣住。


  “我头晕,你让我垫会儿。”


  身上那人将头埋在他颈窝里,发出闷闷的声音。白真愣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慌忙问道“你,你无事?”


  “有事。”折颜低声说道“头晕,可能要麻烦你把我背回府邸了。”


  “……”


  白真无言的抬手,绕到折颜的颈后,提着他的领子将他的头从自己颈侧提起来,然后看着折颜还略带迷糊的眼神,两手捏住折颜的脸颊,笑的灿烂“没事,我帮你清醒清醒。”


  折颜果然一个哆嗦醒了大半。


  白真趁机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将因为在地上滚来滚去略有些松散的长发撩到身后,继而抱着折颜的脖颈将他的头枕到了自己的膝上,手指点着他的额头,说道“我才不背你这只老凤凰,不过你可以枕着我睡一会儿。”


  折颜闻言,不禁笑了,乖乖的枕在白真的膝上,抬手,抚上白真的脸庞,说道“你身上带伤,我又怎会真舍得让你背?不过你这腿,倒确是要借我枕枕了。”


  知他方才为护自己,定也是消耗了不少法力,白真也是心疼。此时恰好清风拂过矮草,窸窸窣窣,仿佛萤虫振翅,莺鸟低鸣。他缓缓低头,就着那万物轻吟,凑近半阖双眼的折颜,浅笑道“睡吧,折颜。”


  我在你身边。


10


  折颜这一觉,竟是睡到了晚上。


  醒来时,夜幕星河乍然入眼,萤虫四散,他侧头,便看到了在自己身旁托着腮叼了根狗尾巴草一眨不眨看着自己的白真。


  折颜回了回神,从白真的腿上坐起来,问道“你就在这……守着我一直到晚上?”


  “是啊。”白真仍是托着腮没有动,慢悠悠的回道。


  折颜听白真应道,轻笑一下,起身,对白真说道“走,去找翼君,让他将你身上的术法给解了去,顺便道个谢,明儿咱们便回桃林去。”


  “回桃林?”白真一怔“那地形图……”


  “我给你画我给你画,你快好好养着你的身子吧。”折颜伸手便要将白真拉起来,白真脚下却是一软,刚站起来便将将又就要倒下去。折颜一见,匆忙揽住他,问道“你腿伤着了?”


  “让你给枕麻了。”白真皱着眉说道“没事,走走就好了。”


  然而下一秒,白真却忽觉身子一轻,侧头一看,折颜竟是不由分说将自己给打横抱了起来。白真怔住,问道“折颜你这是……”


  “既然是我把你的腿弄麻了,那便让我当一阵子你的腿吧。”折颜凑近白真,笑道。白真脸上一烫,却仍是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不去看折颜,低声说道“为老不尊。”


  “那我把你放下来了?”折颜挑眉,问道。


  “……快走你的路吧。”


  于是两人又是小吵小闹的,一路到了那翼族大军的营帐里。


  到离营帐不远处的时候白真死活不再让折颜抱着他走,折颜便只能把他放了下来。待走到营帐处,白真方想找人去通报一下离镜,身后却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白真……”


  白真一怔,回头看去,便见身后离镜竟是骑着马,立在他和折颜身后,风尘仆仆,似是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


  在他看到白真回头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像是终于找到什么东西了一般,急匆匆的跳下马便想朝白真跑过来,却忽然脚步一顿,目光转而落在了他身边的折颜身上。


  白真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身旁的折颜,接着反应过来,连忙说道“离镜,这是……”


  “……想必这就是多年隐居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吧。”没等白真说完,离镜便低头行了个礼“折颜上神,久仰大名。”


  “不敢,你便是翼君离镜吧。”折颜点了点头“方才听真真说,这几天都是你在照顾他,倒是给你添麻烦了。”


  听到那声“真真”时,离镜先是一怔,接着略有些干涩的笑了笑,说道“没什么。”


  “哦,对了,此次我找到真真,便要带他回桃林了,特地带他回来与你道个别,顺便道声谢,另外……”折颜看了一眼身侧的白真,又看向离镜,说道“我刚才查看了一下,真真经脉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身上的翼界术法……”


  “我,”离镜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这就带他去解开法术,只是这翼界法术在施行时,不能有其他人在场,所以……”


  折颜听离镜此话,侧头看了看白真,白真也看了看他,接着转头对离镜说道“无碍,我跟你去。”说罢便要向前走去。然而他刚想挪步,旁边折颜却忽然拉了他一下,使白真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白真一怔,侧头看了看折颜,见他只是微微蹙眉却不说话,便笑着摇了摇头,道“放心,没事。”


  折颜看了他良久,才缓缓的松了手。


  “走吧。”白真走到离镜身旁,对离镜说道。离镜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折颜,便带着白真走进帐子里去了。


11


  那封住白真法力的翼界法术,倒是比白真想象中的好解。


  他还以为要好几个翼界巫师作法,然后摆个阵什么的,没想到离镜只是将他带到帐内后,对着他念了个诀,接着白真便觉身上一轻,仿佛是一个套在身上良久的枷锁终于被拿掉了一般,瞬时轻松许多。


  “你可以使用法术了。”看向眼前还尚有点懵的白真,离镜说道。


  “就这么简单?”白真问道。


  “嗯。”离镜点了点头。


  见离镜神色并不是很好,白真不禁有点疑惑,但也不好问,只得说道“那个,这几日多谢你,若日后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你尽管来找我,我平日里就在青丘边上折颜上神的十里桃林里,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定会倾力相助。”


  “无需客气。”离镜看了看眼前的白真,笑的有些苦涩。白真见离镜神色实在是不对,终是忍不住问道“离镜,你没事吧?”


  “我无事。”离镜笑着摇了摇头,“折颜上神在外面也该等久了,你快去吧。”


  “也是。”白真点头“那我就先告辞了,三个月后,我会把地形图送到太子帐内的,到时,你们一定会大获全胜。”


  “多谢。”离镜没什么口气的说道。白真虽觉离镜神色奇怪,但最终也没再问什么,绕过离镜便想往帐外走去。然而就在他与离镜擦肩之时,离镜忽然转过身来,猝不及防的,一下子将还未反应过来的白真身子扳过来,抬手便狠狠的抱到了怀里。
 
  “……离镜?”反应过来后的白真皱了皱眉,方想推开他,却又觉此番便是离别,也就任他抱着自己,继而他忽觉离镜的唇贴到自己耳边,轻声却又重气的开了口:


  “那晚,我并没有将你认错。”


  白真霎时愣在原地。


  那天晚上的事情又重新涌回脑海,一丝丝一片片,仿佛在重新倒回一般,继而所有时间忽然静止,停在了最初的那一刻,离镜醉酒后闯进来,扑到他身上,将那狐首木钗塞到他手里时。


  他从一开始,便以为离镜是将他错当成小五了。


  可是现如今,他都要走了,离镜为什么忽然又要告诉他这个?


  白真脑子一瞬间有点乱,出于本能他连忙施展法术,一下子挣开了离镜,转身便往营帐外跑去了。


  一跑出营帐,白真便见折颜正站在外面等着他。一见折颜,方才尚有些慌张的白真才稍稍寻回点理智,匆忙理了理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不露出什么端倪,然后缓缓走到了折颜身边。


  “解开了?”折颜看向白真,漫不经心的问道。


  “嗯。”白真点头“我们回桃林?”


  “怎么,不多待会儿?”折颜挑眉“毕竟也住了好多天呢,倒是舍得说走就走?”


  “普天之下,除了青丘和你那十里桃林,还有能让我舍不得的地方吗?”绕到折颜身前,白真抱着胳膊,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是,荣幸之至!”折颜捏了捏白真的鼻子,意料中的被白真打开。他也不恼,只兀自笑了笑,转头,唤来了毕方鸟。


  毕方鸟载着折颜和白真渐渐远去,直到夜空下不见踪影,离镜才缓缓的从营帐中走了出来。


  看着早已不复璧人残影的夜空,离镜背手而立,无言良久。


  “君上,方才您明明也找到了白真上神,为什么不过去呢?您也可以给白真上神疗伤啊。”


  也不知离镜站了多久,身旁一直跟随着的火麒麟,终于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听火麒麟此言,离镜怔了怔,接着笑了。仿佛是在嘲笑自己一般,他转头看向火麒麟,但眼里却早已没有了任何东西。


  “何必呢。”他叹了口气,说道“他们两人之间,我不过是个局外人罢了。”


  火麒麟似懂非懂,最后只得低低的说了句“君上这是何苦呢……”


  何苦?离镜轻笑了一声,淡淡说道“何来苦?”说罢便转身,进帐子里去了。


---------TBC---------

评论
热度(214)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