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折真】枝头梦

长夜堡里的老鼠厨_:

【短篇·折真】枝头梦


胡言乱语逻辑没有ooc严重,纯属自娱自乐用来给自己塞糖的。
果然老来都爱甜。
--------------------------
 
  桃花谷里桃花仙,桃花美人树下眠。
  花魂酿就桃花酒,君识花香皆有缘。
 
                      ——唐寅


1


  白真将手中茶杯放到桌上,抬手,一戳,便戳到了折颜的额角。


  似是被他戳痛了,折颜轻呼一声,看向眼前的白真,说道“怎么了?忽然戳我。”


  “我若再不唤唤你,你怕是要对着这茶壶发上一下午的呆了。”白真见折颜终于从方才的出神中回过身,低头端起自己方才放下的茶杯,呷了口茶,复又抬眼,看向一脸若有所思的折颜,问道“方才你就皱着个眉头不知在想什么,莫不是还在担心小五?”


  “那丫头现在已无碍,就是需要再修养修养罢了。”执起自己身前的茶杯,折颜却未喝,只是端着茶杯,似是在端详。桃花瓣轻飘飘的恰好落在杯沿,白真顺手帮他扫了去。


  折颜抬眼看了看白真,又说道“我方才是在想,你之前同浅浅那丫头所说的话。”


  “我说的话?”白真怔了怔“我说什么了?”


  折颜视线又落回了茶杯上,淡淡热气氤氲了他的面庞,逐渐模糊。他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方才是谁说,只要浅浅撒个娇,你就替她喂墨渊心头血了?”


  白真愣了愣,接着反应了过来,说道“虽然娘说的也有道理,但若是小五真的求我,我这个做哥哥的又岂有不帮的道理?”


  见折颜只是抿着嘴看着自己,也不说话,白真心里竟是虚了虚,又低低的说道“那我这不是……也没……”


  “你呀,这事儿想都别想。”折颜把杯子放到桌上,说道“真真,你说,若是我有朝一日魂飞魄散,你可会像浅浅一样自割心头血,保我仙体不腐?”


  “你这不废话,我当然会……”白真想也未想便回答,话说一半却忽觉不对,连忙打住,看向眼前的折颜,说道“你胡说什么呢,你怎么会魂飞魄散?”


  “我就打个比方……”


  “要是,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肯定也会像小五一样的。”白真瞥了折颜一眼,闷闷的说道。对面折颜沉默了一会儿,却忽然握住了白真放在桌上的手,说道“若真有这么一天,我倒宁肯你不要这么做。”


  白真愣了愣,接着反应过来,却笑道“这不还得由着你吗?你若管好你自己,还需得我操心吗?”


  “这倒是。”折颜哈哈大笑“真真倒是一语道破天机。”


  “你也少乱打比方。”白真伸了个懒腰,落在肩上的花瓣顺着浅色的衣服滑落下来,飘飘然的飞散到地上。他转头看向也正若有所思看着他的折颜,说道“我有点困,先找处桃树枝子睡上一觉,别来吵我啊。”


  “你啊。”折颜看着白真摇了摇头,端起茶杯呷了口茶,说道“莫睡过了头,待晚上再同我回去狐狸洞看看小丫头。”


  “知道了,我也担心着她呢。”一边摆着手,白真转身朝着桃林深处走去了。


  折颜看着白真走远的背影,低声浅笑,再无言。


2


  白真这一觉睡的并不长。


  他做了个梦。


  梦里狐狸洞里躺着的墨渊忽然就变成了折颜的模样,他诧异,一旁的娘便说这凤凰族也可以封印东皇钟,墨渊需牵制天下太平,这折颜上神法力与墨渊上神相当,便替他封印了东皇钟……


  他起初不相信,问遍了青丘的每个人,答案却都是一样。最后他回到折颜的身边,对他说道“你曾问我,若你有一天也魂飞魄散,我是否会用心头血保你仙体不腐,那时我虽答应,你却回绝了我。只是如今,怕是你管我也管不得了。”


  匕首割入心脏,心口痛的厉害,他却只能强忍。一边用匕首割着自己的心,他一边在心里骂道,死凤凰,老凤凰,我不是让你管好自己吗?如今你唱的这又是哪一出?给我留这空空十里桃林,还有谁再给我酿那桃花醉?我闯祸时又能有谁在背后为我撑腰?


  你倒真是放心留我一人,说走就走,还真是潇洒自在。


  我白真偏让你欠我这人情,生生世世不得归还。


  刀割之痛,却不胜离别之苦。


  一滴血,是几万年前,他苦苦的待在家门口等着的那个漂亮叔叔。


  一滴血,是他听闻那漂亮叔叔夸他好看,鼓起勇气在他面颊上亲下的那一口。


  一滴血,是他整日混在桃林,那人在树下,递给他的一壶桃花醉。


  一滴血,是他带着小五四海八荒的胡闹,闯了祸打出了他的名声,他知道后那无奈的笑。


  一滴血,是他与他终日在桃林里,看十里桃花,花瓣纷飞,渐融于色,却仿佛相伴数日只一刹那,弹指瞬间。


  直到眼前那人桃色衣袍上晕染点点湿迹,眼前视线模糊,白真染血的手抚上自己的脸庞,竟是满脸的眼泪。


  自己竟是……哭了。


  你看看。白真看向折颜沉睡的面庞,在心里说道,为了给你取心头血我都给疼哭了,折颜,你快醒醒,快醒醒……


  折颜……


  那人沉寂的面庞在眼中逐渐不复清晰,白真心下一慌,想去碰他,手一伸,却只抓到了一片空气。


  有什么东西忽然落到了脸上,白真一怔,猛然睁眼,桃花瓣在眼前簌簌而飞,竟是有不少落在了脸上,迷了透过枝杈斜斜落下的细碎阳光。


  白真反应了两秒,抬手想将脸上的花瓣扫落,却扫下了一片湿润。


  白真看着自己手上大抵是眼泪一般的东西,忽然就有点想笑,但扯了扯嘴角,竟发现自己却是半点都笑不出来。


  是梦……


  可是何来如此真实的梦?愈是梦境,却愈是教人害怕。


  他想自己果然是方才被折颜给吓着了,可是心却慌得厉害,他翻身便想下了树跑去找折颜,只想确认他还好好的待在这十里桃林,从未离开过他。


  然而他刚一起身,人还尚且坐在树枝子上,低头一瞧,却恰好与那人,四目相对。


3


  “真真,方才可是做梦了?”


  耳边响起那人的声音,落花纷飞间,白真朝树下看去,那人好好的站在树下,笑意挂在脸上,一身桃色衣裳,仿佛与这十里桃花染成了一片。


  似是松了口气,白真垂了垂眼帘,道“……也没做什么梦。”


  折颜笑了,晃了晃自己手中提的一壶桃花醉,说道“那你方才为何一直喊着我的名字?”


  白真脸上有点发烫,道“喊你给我拿酒来罢了。”


  “倒是拿了。”折颜抬了抬提酒的手,白真一伸手想去够,折颜却忽然把手往后一缩,人倒是往前了一步,额头便冷不防与在树上俯下半个身子想够酒的白真碰到了一处。


  “眼睛可骗不了人,真真。”


  就着这极近的距离,折颜忽然抬手,将白真脸上未擦干净的泪痕抹了去,淡然道。


  距离离的太近,仿佛睫毛都能数的清清楚楚。白真被这过近的距离以及折颜的话语弄的有些发怔,两人对视了半晌,白真这才反应过来似的慌忙抬起身子坐回了树枝上。下面折颜却是低声笑了起来,说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酒给你就是。”


  倒是没再追问自己的梦境。


  白真低头看回树下那只老凤凰,却见他竟已打开塞子喝了起来,白真一瞧有些来气,说道“说是给我拿酒,你却自己喝起来了。”说罢一伸手要去抢那酒壶,谁料折颜却忽然抓住了他伸出来的手,然后一用力,竟把他从树枝上给拽下来了。


  花瓣随着白真翻落树枝在空中打起了旋儿,衣袂翻飞,白真猝不及防便被人拉下了树枝子,还未待他想惊呼或责怪或破口大骂,唇上忽然一温,刚想开的口被堵住,一阵酒香就涌入了口中。


  那人稳稳的揽住了从树上落下来的白真,没让他磕着半点儿。反应过来的白真只得咽下折颜强行渡过来的那口酒,接着本能的抬起双手连忙把折颜给推了出去,自己也踉跄的向后退了好几步。他匆忙捂住自己的嘴,顺便遮一遮自己红的仿若桃花一样的脸庞,看向对面被自己推开却还笑得开怀的折颜。


  “我这桃花醉何时劲儿竟这么大了,才一口而已,真真你怎的步子都不稳了。”上前扶住步子踉跄的白真,折颜还煞有其事的说道。白真剜了他一眼,道“你倒是得了便宜,忽然把我从树上拽下来,是想摔死我?”


  “我这不接住你了吗!”折颜无奈“好好好,我的错,我背着你回我府上去!”


  “谁用你背。”白真甩了甩袖子,往前就要走,刚走过去,却忽然被身后的人拉住了手腕,一拉就给拉了回去,由于惯性白真身子向后一转,眼前忽然一晃,待回神,自己居然就被折颜整个人给打横抱起来了。


  “折颜!你干什么!”白真一时有些慌乱,在折颜怀里挣扎了起来。


  “你总得给我个道歉的机会吧,你不让我背那我只能抱你了啊。”折颜说的理所当然。


  白真简直是要被气笑了。


  “罢了罢了,让你背就是,你放我下来。我又不是女人,这样太奇怪了。”


  “我都抱上了你再让我把你放下来,太麻烦了。”折颜不由分说就向前走去了。白真急了,说道“你若当真要如此个道歉法,我可是要让你抱着我走完这十里桃林的,如此你还要抱吗?”


  “有何不可?”折颜笑了“莫说这十里桃林,就是二十里桃林,三十里桃林,我都嫌它少了,赶明儿再种上它几十里几百里,种的四海八荒满是桃林,我抱着你走上一辈子。”


  折颜此话,惹得白真刚想笑,却猛然间想起了方才的梦境。他皱着眉,抬手,捏上了折颜的脸,说道“当真是一辈子?”


  “当真,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可以。”


  “不会离开我……咳,这十里桃林?”


  “只要你还在这里。”折颜想了想,说道“你若不在,徒留这十里桃林,我抱谁去走完这一辈子?”


  白真着实被折颜这话逗乐了,方才那梦境在心中留下的乌云总算是消了些许。他笑道“折颜,我可不轻,你倒不嫌累。”


  “做自己喜欢的事,怎会嫌累?”折颜看向自己怀里的小狐狸,一本正经的说道。听此话,白真笑得更灿烂了,手上捏的也用力了些,半带嫌弃的说道“老凤凰,为老不尊。”


  “嗯?”折颜挑眉“什么?”


  “老凤凰!为老不尊!”白真不知死活的又重复了一遍,不知是让折颜那被捏的变形了的脸逗乐了还是怎的,笑得愈发开怀。折颜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刚想显示一下自己的威严,脸庞却忽然一阵湿热的温度覆了上来。


  折颜一怔,恰如十几万年前那青丘狐狸洞里,自己沾染了一身桃花香气,怀里漂亮的小娃娃可爱的抿了抿嘴,就这样一口亲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此时他停下脚步,桃花树枝遮掩了刺目的阳光,斑驳了一地。微风从身后刮过,桃花瓣落在那人浅色的衣上,怀中的人小心翼翼的揽住他的脖颈,一个吻就那样猝不及防的落在了他的脸庞。


  “折颜,九万年前我亲了你一下,”


  耳边忽然响起了那人似远似近的声音,话语里仿佛都带了清恬的笑意,轻的仿若能随风飘散,却又深深的烙进了心里。


  “如今,你就再陪上我九万年吧。”


----------END----------


其实真真打的谱是隔九万年就亲他一次,这样就可以糊弄折颜永远不会离开他了【别信】。

评论
热度(629)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