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老板娘:

蔺晨明楼互穿梗part.3

前情:01  02

后续:04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每话篇幅越来越长了,我一定是个话唠(°□°;) ……当初想法很多结果画出来居然变成这样。五味陈杂,不过确实把我想要的梗都画出来了。

原本设定楼诚线在41年,主要是明家没啥人在,可以让蔺晨住在明家方便点,谁知道这样就把大部分配角都搞死了……所以我要暗戳戳把第一话的年份改掉!时光倒流吧让我们还能见见旧朋友23333。

顺说互穿梗很普遍吗,这几天看见不少互穿梗……让我萌生了就此end的想法,扶额。这篇其实是身心俱穿,所以蔺晨就是蔺晨,明楼就是明楼,不管他们到哪儿了都是身心一体的,看见下面有些小伙伴说成是长发的大哥,就在此强调一下啦。

其实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拆拆cp撩撩角色顺便玩一下奇迹楼楼/奇迹晨晨啊


* 下面评论说好帅的不能逐一回复了,承蒙大家厚爱ヽ(•̀ω•́ )ゝ


* * 把互相的名字刻在袖扣上这个梗来自 @贺兰 的中篇《桃李春风》支线短篇里,袖扣其实是大哥挑的,非常喜欢这个情节所以想方设法画出来了。然而被阁主吐槽俗,那是他的锅!他的!因为怎么看都觉得阁主都是尚银尚玉的人。在阁主的世界里,等级那么森严,萌大统领这样的御前,饰品也都只是皮革一类,梅长苏一介布衣带玉冠已然非常逾距,那带金的得是什么人啊~

* * *又看了一下短篇集天啊有打领带的片段QWQ幸福得打滚啊,画的时候就想着阿诚给大哥打领带是咋样的。

附上 @贺兰 《桃李春风》原文片段:

【打领带】:

吃早饭,阿诚眼神躲躲闪闪,不像平时说个不休,不看明楼,明楼也不多问。明楼唤他:“阿诚。”明楼的颈上,衬衫没有全扣起来,这是叫他打领带。阿诚把领带穿起来,一抽,明楼叫:“哎哎哎太紧了憋坏了!”阿诚这才抬眼看明楼,对上明楼的眼睛,迅速地又低下去,“大哥,对不起。”明楼教训他:“说什么对不起,说过了你不许跟我说对不起,大哥的话你都当耳旁风。”


【袖扣】:

挑好衣服和裤子的布料款式,阿诚道:“大哥,再做几条领带。”这些事明楼心里没数,阿诚说什么,明楼照办就是。阿诚又说:“用你套装的里料给我做领带,我的套装里料给你做领带。”

“这么张扬?”明楼笑。

阿诚眨眼,“就要这么张扬。”

明楼听话,“好,全听你的。”

明楼看到柜台陈列的饰品,问阿诚:“领带针也挑了吧?”

阿诚请人取了一个领带针来,自己别到明楼的领带上,退后几步,站得远些,审视明楼。“不要领带针。”阿诚摇头,“领带针是金属做的,有光泽,会把别人目光吸引到你胸前。一个人一身儿只能有一个视觉重点,你这么好看,你的视觉重点就该放在你的脸上。领带针喧宾夺主,多余。”

明楼笑,“阿诚小少爷说了算。”

这天去一家只允许正装出入的餐厅,阿诚给明楼选的是一套灰色双排扣套装,里面穿黑色高领毛衣,脚蹬棕色双扣孟克鞋[1]。“阿诚?”明楼换好这一身儿,用询问的眼光看阿诚。这么好看,给外人看了去,阿诚忽然不乐意,真想给明楼套床棉被就算。

明楼抱住阿诚,“政委,正请示你这么穿行不行呢,想什么呢?”

阿诚说:“想你这么好看,要出门被人看,这事想起来就糟心。”

明楼乐了,从阿诚领口中抽出领带,“换领结,别打领带。”

阿诚问:“为什么?”

明楼说:“打领结,要头小,脖子长,中国人打领结难得好看,你长得好,又有少爷气质,领结配你。”

阿诚说:“好,换。”

阿诚低头打领结,明楼走到他身边,握住他一只手腕:“手给我。”

阿诚不明所以,由着明楼拿着他手腕,明楼把一个小东西塞进他另一只手里,阿诚这时候看清,是一只纯金袖扣,上面刻着拼音“lou”。明楼把阿诚衬衫袖口折起,扣上袖扣,说,“我的那对刻着‘cheng’。”明楼向阿诚伸手,阿诚把余下那只袖扣放到他手上,明楼给阿诚把这只袖扣也扣上。

阿诚笑,“这么张扬?”

明楼骄傲,“就要这么张扬。”

阿诚摸着“lou”的刻痕,在明楼额头上亲一下,“小同志品味有进步嘛。”

 
评论
热度(2470)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