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氏大学番外:楼诚段方篇】关于方家兄弟的调查报告

兰泥弯:

一、外型 


(一)发际线 
发际线都比常人略高,但是额头饱满所以聪慧 ,两兄弟头发稍微长点塌下来微微遮住的时候都可爱到窒息,头发吹上去漏出额头也能帅到别人心脏骤停。


(二)眉眼 
眉毛浓密,所以重情。


都是一双杏仁眼,动情可摄人魂魄,怒视可丧胆销魂。


睫毛长度都令人发指,每抖动一分就能在爱人心上敲打十分。 


(三)嘴巴


两人都是上唇微翘下唇略薄,微微一张就能引人浮想联翩,轻轻抿嘴看起来就像是可爱的小猫。


两兄弟嘴巴的区别,孟敖的嘴巴颜色偏深珊瑚,诚诚的嘴巴颜色偏浅蜜桃。 


段绍荣和明楼分别表示,味道极好。 


(四)手指 


孟敖的手匀称得就像标准的雕刻作品,无论是握枪还是揍人都像是艺术的表演,至于有时候怎么表演给段绍荣看的,执笔者表示也想观赏。



诚诚的手算是大自然的奇迹,骨节分明但修长得过分,倒茶的时候优雅若无骨,格斗的时候坚实如铸金,至于能让明楼感受到什么程度,恐怕明教授当时脑子里也无词可形容。 


据知情家具描述,方诚诚在巴黎的厨房里做菜的时候,调羹不小心掉在地上,俯下身去拾调羹的时候右手紧紧握着厨房操作台的台沿,明楼看见诚诚的手的动作就发觉自己身体有反应立马去了洗漱间。


所以两人在一起之后明楼有了一个癖好,看诚诚的两只手如何紧紧握着自己床头的雕花,或者浴室镜子的边缘,再或者浴缸的边缘,再或者枕头、椅背。最后明楼禁止诚诚在办公室把手不经意抓在他的桌沿上,要不没法上班了。 


(五)身材


兄弟两的身高都差不多。 孟敖身材适中,不胖不瘦,坚实有力,比起段绍荣却显得弱了几分,但是问问段绍荣就知道,方孟敖脱衣服的时候那种仿佛是电脑计算好的线条就一点一滴的展露在眼前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迷魂药一样。


段绍荣对于方孟敖的承受能力评估还算是准确,大概的时长和姿势的交叠,绝对和段绍荣自己的体力相匹配。


诚诚身材较消瘦,主要是吃不胖,但是绝对和孟敖一样是个衣服架子,什么东西套上都好看,就是腰细,但是细得匀称。


方诚诚在见人的时候从来都穿得整整齐齐,除了在明楼面前衣服有点歪七扭八的,明楼对这一点颇为满意,大夏天的能给你们看看诚诚的小腿和胳膊已经是极限了,休想再看到诚诚身上任何一点皮肤,方诚诚也是觉得不能给被人看到,胸前背后全是痕迹,这皮怎么就不能厚点经得起磨一点,随随便便一个吻痕都需要养一个月。


腰细,所以明楼总是觉得某些时候还是小心一些。


二、身体机能


(一)柔韧度


兄弟俩柔韧度非常好。 


方孟敖自小练习跆拳道,虽然大学毕业之后有几年疏于练习,但重拾起来也算简单。


方孟敖的车曾经这样说过:“我虽然身价不菲但不代表后排座位就很宽敞,一男一女在后面还算是能将就,两一米八以上的壮汉能在后排酣畅淋漓,你们真以为是老段会开车啊,那是人家孟敖别扭姿势能适应好吧,本来也想着换个宽敞点的,可是方家低调嘛,我这个老年人也就陪着晃荡了。” 


方诚诚和哥哥一样是跆拳道出身,不过十二岁之后的格斗就是高志秦找人带的,这事明楼还不知道,只有吴哲比较清楚方诚诚的格斗技术和他在老a训练半年之后的水平差不多。


明楼的浴缸曾经这样说过:“我是一个老年的猫脚鱼缸,其实方诚诚二十岁又住进明楼卧室的时候,明楼是打算把我换掉的可是没想到之后两人偶然一次在浴缸里柔情蜜意了一次,当时我真担心我裂开之后寿终正寝,没想到意外的明楼也打算暂时不更换我了,这绝对不是他技术好,其根本原因是诚诚配合度高。” 


(二)酒量


方孟敖酒量七两。


方孟敖在人前喝醉了,醒着就喜欢自说自话,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小声絮叨,如果有人和他聊天他也能聊,但是方孟敖绝对是越说话越多对方插不上话的那种,但是坐的位置一定靠最信任的人最近。


方孟敖喝醉了单独和段绍荣在一起嘴巴就稍微蔫吧了,但是情绪就变成了撒娇的猫儿打滚的狗,所以段绍荣和他在一起之前,被他酒醉折腾到神经衰弱,在一起之后扛不住了直接用特殊手段把方孟敖精力给耗了直接入睡。


段绍荣的内心对这种事情的看法就是累是累了点,但是值。因为这种时候方孟敖绝对是什么都听他的,让叫啥就叫啥,你就算拴着他的手脚第二天都不记得,能获得完全的主动权绝对是不容易的,要不是喝酒伤身段绍荣巴不得每次都把对方灌醉了。


方诚诚在人前喝醉了,人醒着就喜欢冲着面前的人傻乐,顶着红扑扑的脸蛋眨着更加水灵的眼睛,有人和他聊天说话他只会点头摇头再傻乐,但是绝对也是离自己最信任的人最近。


但是他喝醉了和明楼单独在一起,就完全安静了,也基本不笑了就死死抓住明楼不让明楼离开他的视线,明楼稍微离远点那个眼泪就刷刷地掉,明楼不得已哄不睡就也用特殊方法消耗他精力给弄睡,然后明楼再去善后收拾其他的事情。


明楼的内心对这种事情的看法是不算累,就是有点心疼和为难,用这种方法把小家伙精力耗掉第二天难免他精力不足,但是当时绝对是明楼让诚诚怎么配合诚诚就会配合,称呼什么,怎样调戏都没问题,比往常情动地更没有束缚感,能激起诚诚内心本性的情绪,也算是千值万值。


酒醉后两家床有能发生规律晃动的事件概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其他百分之十是因为醉酒的人早就睡着了。


三、习惯


(一)吐舌头


方孟敖喜欢吐舌头,但是速度极快,一眨眼的功夫就过了,大多数是属于紧张或者犯错的时候,并且是面对熟人才会有的动作。


但是这个动作对段绍荣杀伤性极大,没在一起之前段绍荣看见这个动作习惯性心跳加速,在一起之后只要捉见了,搬起对方的下巴就要向对方的舌头施压,哪怕是挨一耳光都忍不住。


有一次战友无意间说起方孟敖吐舌头可爱,段绍荣满脸愁蓉哭丧着让方孟敖把这习惯改改,后来果真改了不少,所以其他人很难再见到方孟敖吐舌头的动作了,不过段绍荣还是能看见,比如方孟敖半天没能解开段绍荣的衣领纽扣的时候,觉得紧张尴尬就一吐舌头,之后段绍荣就等不住什么调情前奏,自己开始拉自己的衣领。


方诚诚吐舌头的动作比较缓慢,从嘴角伸出一点点滑向唇峰再收回去,一般是在思索问题或者心情高兴的时候都会发生。


明楼打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动作危险,自己被这个动作撩拨了好几年,深知诚诚是小舌头一出现,自己就能浮想联翩,恨不得直接将人生吞活剥了。


所以在一起之后明楼明确提出了不要在外人面前吐舌头,但是习惯终究是习惯,难改。人事部的梁仲春找明楼汇报事情,明楼在一旁听着,方诚诚在一面朝梁仲春递东西一面思考就舔了一下嘴唇,明楼轻声咳嗽才让看愣了的梁仲春把眼睛从诚诚脸上移到自己的文件上。


梁仲春一走,明楼提着诚诚的衣领就将人按到墙壁上吻得用力,诚诚被吻得喘不过气,停下之后咳个不停,嘴巴也肿了起来。明楼心疼轻声嘱咐说这一次只是对于犯错的小小的惩罚,要是下次再犯只能惩罚到诚诚下班需要明楼抱着出办公大楼才肯罢休,所以后来方诚诚这个习惯也改得非常快,除了和明楼在一起偶尔能放松自由地吐舌头。


明楼有点后悔,当时就惩罚到必须抱出办公楼该多好。


(二)无意识撩拨


方家两兄弟绝对不是什么情场老手,双双栽倒初恋手上绝对是难得一见,但是在外人看来他们在情感方面像似身经百战,因为处理各种追求者都不露痕迹也不拖泥带水。


外人这么觉得就算了,连段绍荣和明楼两人都觉得自己爱人不是什么情场善茬,那么会不着痕迹地撩,发自内心地勾着你,但是表面上还一副我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方家兄弟委屈啊,真的没做什么。


方孟敖第一次被段绍荣正法的场景,任谁说都是方孟敖自己的锅,来段绍荣一直都觉得自己害了方孟敖所以一直都控制自己没把人吃到嘴里,尽管肉就在嘴边晃悠。


方孟敖跑完步去段绍荣宿舍去洗澡,洗完澡穿着干净的作训服,段绍荣洗澡出来看见方孟敖作训服穿得也不规整,该扎进裤子的地方没扎,腰带也没拴,外套随意搭在腿上,身体前倾坐在书桌上听歌看书,后腰的背脊线明晃晃地露出来延伸到视线不可及的地方。段绍荣问他坐那么高干嘛,他说坐在那里脚能悬着比较舒服比窝在床上好,段绍荣就也由着他,只是心想着这孩子能不能把衣服穿好,两个人现在并不是纯洁的兄弟之情,这样做很危险。


方孟敖按了暂停键拉住段绍荣说段绍荣耳朵上的水渍没擦干净,这样容易滋生细菌,于是拿过帕子就开始给段绍荣擦耳朵,擦就擦还为了让耳朵完全干燥吹了好几口气。段绍荣的眼睛能瞟到方孟敖的脖子锁骨和隐隐约约的背脊线,深吸一口气按捺住自己冲动的本能,往后挪了一步,心想着看不见肯定会好点。


万万没想到方孟敖觉得段绍荣嫌弃他擦耳朵才后退,腿一伸将人勾了回来,眉头一蹙作势生气厉色道“别动”。段绍荣觉得自己的脑袋此时混沌得需要盘古拿斧子给劈开才能逐渐清醒了,终于熬到方孟敖擦完耳朵可以撤退了,段绍荣准备转身去洗漱间给自己冲冷水降温,方孟敖突然轻啄了一下段绍荣的嘴唇,做完动作又觉得害羞吐了吐舌头,转身去拿书重新戴上耳机玩了起来,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段绍荣把帕子朝桌面上一扔,我特么为你都憋成个什么熊样了,你居然撩完了敢若无其事继续看书听歌,还真不当我是个男人了,转身就板着方孟敖的头吻了回去,方孟敖手上还握着psp挺直腰背以免自己被对方压住碰到后面的窗户,他心里还想着吻完了把关通了,可是段绍荣一直不放人,呼吸越来越急促,方孟敖被压得喘不过气,吻得黏着而又让人窒息,本能觉得对方疯了。


“你吃错药了!?还让不让我喘气了!”已经被吻得七荤八素的方孟敖趁着喘口气的间隙开始推开人就开始质问。


“吃药也是你喂的,明天下不了床我给你请假。”


方孟敖被扔到床上开始疯狂索取以及被粗暴的解开裤扣和脱掉短袖,没错是扔上去的。那天之后的一周方孟敖没理段绍荣,这种事情不是不可以但是可以商量嘛,毫无预兆就开始是个人都会生气。


段绍荣那一周嘛,脑子里全是方孟敖的喘息声,太特么是滋味了。


至于方诚诚是真的比方孟敖要犯错犯得轻,例如有一次明楼开会晚归,需要处理一系列政策文件,索性西装都没换就在地毯上排一系列的资料。那时已经十二点了,诚诚嘱咐明楼该睡了,明楼示意自己就快弄完了,让诚诚先休息,诚诚下床来到明楼面前,因为明楼坐姿低,所以诚诚不得不跪趴者偏头给明楼晚安吻。


诚诚还没吻到两秒就觉得没对,明楼不光从被动位换到了主动位,明楼的右手也从诚诚睡衣后领伸了进去,睡衣的纽扣依次从扣眼滑出,此时明楼的金丝眼镜都还没摘,左手就开始拉自己的领带。


“大哥,明天……”


“别动,你自己自找的……”


第二天明楼的一身西服和地毯全被送出去打理,诚诚赖床一上午,明镜差点给明楼一耳光,说他衣冠禽兽地过分。


明楼比较委屈,诚诚当时的动作是个人看见都会抓狂,锁骨和背脊线加上臀线都那么诱人,现在明楼想到那个画面都觉得脑子不好使了。


方诚诚更委屈,一个晚安吻而已,就差点让自己下不了床,身体再好也不能随便折腾,腰也不是钢筋更不是弹簧,一晚上三次也太离谱了。


(三)害羞


1.在人前害羞


方孟敖害羞这个事情知道的人很少,方家只有方诚诚不知道,明家现在只有明镜知道。


方孟敖小时候害羞是很不明显的,比如表演节目的时候明楼总是能随意自如地开始,而方孟敖总是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不参与内心却是我才不要在那么多人面前表演。方孟敖遇见过几次别人当面告白,他很想学习明楼的那句“谢谢你喜欢我,可是我对你没有这样的意思,抱歉。”,但实际上他被告白的时候总是回答地吞吞吐吐,逻辑不清,后来干脆遇见有人告白就直接用表情来回答或者直接走人,所以一直以来方孟敖给外人留下的总是纨绔风流有点酷的形象。


方诚诚在外人面前害羞也是不太明显,在人前表演回答问题拒绝告白这一系列行为模式绝对是师出明楼,但是特定的别人问不得他和他爱的人之间的事情。


明台深有体会,比如喊方诚诚大嫂,方诚诚都能脸红飚眼刀子,更别说问点什么接吻开车,那肯定是要扣零用钱的。明镜也知道几分,她问方诚诚和明楼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从明楼那里来问,上次诚诚赖半天床,明镜觉得无论如何要请医生给诚诚看看,诚诚之后好几天都有点羞于见明镜。方孟敖对自己弟弟害羞这个事情也是非常明白的,就算是他问弟弟和明楼之间的事情,弟弟都能支支吾吾老半天,说诚诚脖子上有红点,诚诚都能噌地脸红到耳朵尖。


2.在人后的害羞




最后一个不同点在于,方孟敖和别人说开车的事情,绝对是能够收放自如得聊天,比如他就曾经指导过吴哲,而且是主动指导型,什么牌子的东西,哪种姿势比较别扭,那些地方可以尝试以及很可能那些地方是敏感点等等,全部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述说。


方诚诚不行,一点都不能问他这方面的问题,只要你问,分分钟眼神就能杀人。


(四)像什么动物


段绍荣曾经觉得自己本来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牧羊犬,活生生给这兔子惹得变成了狼。


方孟敖大概也不是只兔子,至少是个兔子精。


明楼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什么老实属性,起码也是条狡黠冷血的蛇王,可是蛇王碰见亲昵自己的小鹿简直就变成奶爸保镖属性。


方诚诚其实也没有厉害到那里去,九色鹿而已,也就随随便便把别人发射的箭矢变成灰烬的那么一个动物,小九色鹿是个什么样子,可爱又灵透乖巧的神物,简直人畜无害。


四、对爱情的态度


两个人的恋爱态度都和柳姐一样。“我最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就喜欢钱,你要是喜欢我你就是我的命。”


(一)没追到手之前


两个人其实都没有正儿八经的追过别人,完全是随性而来。我不强求你爱我,但是我就是喜欢呆在你身边,我离你近我高兴我满意我感觉能幸福到天上去,陪着你看着你,虽然发现你爱的人不是我,我都能忍着不告白不说哪怕活活把自己给憋死都能祝福你。


为你生为你死为你奉献一辈子都没问题,你不让我为你做点什么我就不开心。


(二)追到手之后


追到之后就成了霸主了,虽然还是喜欢呆在一起,但是为你生为你死为你无私奉献的感觉就已经被藏在心里了,小心维护双方之间的感情,让情感慢慢升温时不时来点小惊喜把人继续栓牢了才是重点。


追到你之前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一旦你说了你也爱我要和在一起一辈子,那对不起,你要是胆敢离开我,只能有两个选择,要不把我的命拿走,要不把你的命留下。


(三)面对情敌


两人面对情敌绝对是毫不手软的类型,但是好在段绍荣和明楼也都爱得至死不渝,否则很多不知好歹的追求者真的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了。


五、其他


(一)智商
两人智商都很高方诚诚表现的更好,智商整体开发程度较方孟敖更高,原因是从小一直追逐明楼,又一直想离明楼近一点,所以生活中一直细心观察深入分析,成绩上面也不敢落下 就一直优秀到现在,明家企业上上下下非常明白,方诚诚绝对是个恨角色,明镜怀孕期间,多少事情都是他帮忙处理的,而且滴水不漏。


方孟敖属于智商时高时低,不注意的东西表现得有些迟钝,但是真的要注意某件事情的时候绝不含糊,方式银行有很多人都知道别看大少爷玩世不恭的样子,要真被他察觉你在犯事,他真能嬉皮笑脸用最快的速度地送你去坐牢,平时不注意某些事情,是因为有些事情远不及他的家人和爱人重要,简而言之就是懒得去管。


(二)哭
方家两兄弟绝对是不爱哭的主,至少外人都这么觉得。


我们来列举一下:


段绍荣见方孟敖哭过三次:第一次,被自己告白之前,第二次,分别一年之后见面方孟敖在自己怀里喜极而泣,第三次,担心诚诚和明楼。


方孟敖见方诚诚青春期之后哭过两次:第一次,明楼向他告白,第二次,他跟家里面说自己要和明楼在一起。
段绍荣看到的诚诚哭泣次数和方孟敖一样。


明楼见方孟敖哭过一次:母亲去世。


方诚诚见过方孟敖哭过两次:第一次,妈妈去世。第二次,和方步亭坦白自己喜欢段绍荣。


明台从没看见方孟敖哭过,方诚诚的七八岁之前不算,往后明台就再没见过了方诚诚哭了,只看到方诚诚在方家红过眼睛。


程小云和方布亭看见这两孩子哭都只有跟家人出柜的时候。


其他人看到这两人哭的次数为零。所以两人都属于能抗得主悲痛和伤心的人,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情绪。


但是明楼看到方诚诚哭得次数就成了天文数字,诚诚从小到大在他心中就是个泪娃娃,十二岁在他怀里哭,十七岁坐在窗前哭,十九岁担心明楼也哭,接吻也哭,二十岁告白也哭………………
在明楼心里自家宝贝儿脆弱着呢。


方诚诚其实也想控制自己少在明楼面前哭,可是这是他自己小时候给自己养成的条件反射,为了让明楼更关心自己,有点小伤心小磕碰都能单独给明楼掉眼泪,明楼每次那个心急啊,一看诚诚哭就心疼。


方诚诚几乎每件委屈的事情都和明楼有关,能不在明楼面前哭还能到哪里哭去。


在一起之后,诚诚感动也能掉眼泪,情动也能掉眼泪,开心也能掉眼泪,那什么的时候自然也会掉眼泪,这个频率高得过分。


明楼也觉得自己内心扭曲,以前见不得诚诚哭,在一起之后又觉得把自家爱人用任何方式稍稍欺负的掉眼泪是一种享受,芙蓉帐暖度春宵的时候这是情趣。


(三)喂食


段绍荣也是宠人的主,给方孟敖喂东西还时不时的还被他咬到手指,两人都三十好几了也改不了这习惯。才在一起的时候方孟敖玩psp,段绍荣就能给他喂丸子啊、肉丝啊、青菜以及粉条,看电影的时候喂爆米花,到后来方孟敖也习惯了,来吧,喂吧,我懒得动弹了。


对于方孟敖,其他人也没胆子喂,喜欢方孟敖的早就被打发走了,哪里还能近身喂食,方诚诚都不喂他哥,这权利要留给段绍荣,你说看一只狼叼着胡萝卜喂兔子是一件多么令人激动人心的事情,至于这狼身上的某部件喂不喂这兔子精,狼表示此事只可做不可说。


方诚诚对于他来说,家里面除了明台简直是人尽可喂的感觉,明楼的爸爸妈妈,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程姨,段绍荣和方孟敖,明楼和明镜个个都喜欢喂他,可爱嘛。


等着方诚诚和明楼在一起了,人也大了,不过还是逃离不了几个人喂他,第一个就是明镜,这个频率非常小,也就是上次明楼让诚诚睡了一上午,明镜心疼得亲自去喂了饭,这可也是她的弟弟,可心疼坏了;第二个是方孟敖,也是从小的一点习惯,随手就把吃的给弟弟送嘴边去了,只是现在弟弟碍于面子不怎么吃了。


其他还有两个不知死活的外人敢来喂方诚诚,一个是穆霓凰,因为诚诚像她弟弟,所以认识之后一激动一食物就递过来了,明楼通常就把食物拦下自己喂,还有一个就是陆南山,小时候陪诚诚吃过蛋糕就喂过一次,大了还是一副我心中的小昴流姐姐爱你,然后一勺子甜品就递了过来,明楼一般比较心照不宣得把勺子抢过来亲自喂,陆南山看到明楼喂方诚诚激动地想围着餐厅跑三圈,太甜了。


明楼喂方诚诚倒是完全没变过,小时候零食、糖果、饭菜以及药品没一样落下过,最喜欢喂棒棒糖,因为方便还可以看见诚诚的小舌头,后来在巴黎的时候明楼喜欢喂冰棍,明楼通常拆开冰棍喂诚诚一口,诚诚就慢慢地咬一块儿下来,为什么明楼喜欢喂冰棍呢,明楼也是为了孩子过得苦不敢真吃了别人只能憋着,每次看见诚诚吃自己手上的冰棍小舌头一卷,自己再一脑补就觉得这是自己变相的= 性=生活。


明台对于喂吃的这件事情深恶痛绝,因为一件事情对他造成了阴影,两家的年轻人一起吃饭,方孟敖把螃蟹夹到诚诚碗里,明楼却把自己的蟹肉又剥好朝诚诚嘴里喂,方孟敖心里有一丝不悦就问诚诚:“明楼没乱喂你东西吃吧?你也不看看是什么就张嘴?”


诚诚不知道怎么回答,明楼倒是回答地精巧:“段绍荣喂你吃什么,我就喂诚诚吃什么。”


一瞬间整张桌子都安静了,明台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方孟敖放下筷子去厨房躲着,段绍荣赶紧跟过去怕自己爱人把锅给砸了,明楼看见诚诚反应过来整张脸泛红到脖子根,自己也笑起来,心想着“跟我耍嘴上功夫,那你们谁想赢都难,反正大家都喂过。”


明台心想着我哥不愧是老司机,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四)撒娇


方孟敖会撒娇,是个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方孟敖从小到大都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永远比不上自己弟弟那小心机对付明楼的样子。但是自从遇见段绍荣之后这种天性就被解锁了,而此事只有段绍荣清楚。


会放下气场说非常柔软地说“对不起”,这一句话下去直接激地段绍荣告白,后面再用这一招也无往不利;会拉段绍荣的衣服和袖口,以一种询问的方式想让对方注意到自己,段绍荣在恋爱初期对这一招简直是防不胜防;困得时候会拿头蹭段绍荣的脖子,而且段绍荣如果半躺窝着看电视,方孟敖能窝到段绍荣的身上,对,从头到脚放在对方身上。


总而言之我们想不到的撒娇方式段绍荣都会看到,只是方孟敖一般不会用语言上柔软地要求什么,全是靠肢体小动作再配合一些浮动不大的表情。


方诚诚撒娇的本事天生就有再加上一直修炼,他哥会的一切他都会,也是只在明楼面前用,还有一点就是明楼的配合很重要,说白了很多撒娇的习惯都是明楼给惯的。



余则成还没追到乐意的时候,有一次大家开内部视频会议,明楼调整视频不小心晃到了睡在自己身上的诚诚,余则成看得清清楚楚,心里那个不忿啊,有爱人了不起啊,平时开会秀就算了,开个视频会议你们都能秀也是很让人抓狂,后来余则成想着方诚诚那个坐姿也是胆大,明楼能稳得住自己不胡思乱想好好开会也是抑制力惊人。


总之这两兄弟撒娇通常就是示软和示弱招人疼。


(五)心疼人


两兄弟因为心细所以其实最会心疼人,虽然方孟敖看起来和这属性又没有什么关系。


表面上方孟敖好像一直是在受段绍荣照顾,但是实际上方孟敖操心的事情也不少,比如家里的菜谱,看起来都是方孟敖在随口挑,其实也是找人根据两人的身体状况来安排的;了解到段绍荣的家事,方孟敖每年都会像儿媳妇一样去祭奠对方的父母和长辈,而且把两人的日程和相关的事情安排妥当;段绍荣正式搬到方家住,方孟敖是找人重新设计过寝室的,按照段绍荣的习惯做了更改,至于是哪些习惯这个还是不能完全悉知,谁明白好好的窗台为什么要那样改,对吧;段绍荣的衣服也是方孟敖之后一手操办的,从内裤到内搭到袜子全部都是,只是除了睡衣;段绍荣一直觉得自己孤身一人,所以方孟敖尽量会给段绍荣家的感觉所以心想着自己就算人家老段家的媳妇了吧,也懒得计较有些事情,我是他媳妇他还不是我方家的人。


方诚诚心细会心疼人,明家上下人尽皆知,因为每个人基本上都会多多少少受他的照顾,明楼更是重点照顾对象,什么药适合明楼吃,什么材质适合明楼穿,什么食品少吃什么食品多吃,什么时候该休息眼睛,什么时候该休息头脑,什么时候该做点两个人才能做的事情这都是有计划有安排的,赖何明楼这个人要是诚诚不提醒他,总是记不住很多问题,特别是有规律的进行爱情特有的生活这件事情明楼总是办不到,频率过高了,超过了明楼这个年龄该有的次数,明楼美其名曰:“以前我都没过这种生活,换到现在肯定频率会比同龄人高一些,一周两次那肯定不行。”


诚诚心想着这一项太难了,那就给明楼补吧,补次数也补肾不就行了。


五、他人眼中


(一)爱人的看法


段绍荣对方孟敖的了解应该是很多了,对于自己的爱人在外面嘴上开车能开到时速380这个事情他是知道一部分的,其实总结下来方孟敖也算是坦率地说一些经验,比如说哪个地方还适合,哪个姿势不小心容易闪到腰,其实完全是好心地提醒,再比如和明楼抱怨腰疼,其实也就是很正常的一个朋友之间互相聊天。


真刀真枪做的时候,人家的矜持绝对不是装出来了,其实方孟敖一完事一样的就开始和老段嘚吧嘴皮子要抱怨哪个姿势痛,哪个姿势消耗过大,就这么点事,段绍荣还是接受的,自己家爱人怎么美怎么迷人怎么可爱哪需要告诉外人。


明楼对自己的这个小可爱了解的也算是详尽,诚诚在外面不会哭他也想到了,你们要谁都能把他惹哭了,那明楼岂不是天天都想着如何收拾人去了,所以他自己也用脚趾头想得到,诚诚只会被自己欺负哭,而且也只能被自己欺负,否则哪个想死的尽管去试试看。方诚诚做事做得漂亮,这个明楼也是知道的,自己带出来的学生能差才奇怪了,不过方诚诚瞒着他进了另一个政府机构的事情,现在他还不知道,知道了以后可能方诚诚真有的受了。


(二)其他人的看法


方孟敖生得俊俏,玩世不恭但护家心切,脸皮挺厚且能装横卖傻,实际上还是人精一个,只要你不触碰到他的那根神经,基本上属于无害状态,对于钱还算是看得开,外貌还是能唬人,稍微眼睛一瞪就能熄了对方的火。


方诚诚长得无害,懂事精明,只要自己在乎的人谁动和谁急,不熟悉的人以为好欺负,熟悉的人都知道别惹,一惹你工资不出问题感情就出问题,感情不出问题出门也能栽个大跟头,私下是个钱罐子,对外人还是比较吝啬,对家人和朋友比较大方,对明楼看似“苛刻”实则最大方。外貌能骗人,别人以为他微笑是礼貌,熟人知道这一笑哪里有什么好事。


总之,别去招惹方家,更别打这两兄弟的主意。

 
评论
热度(99)
  1. 鸡腿子兰泥弯 转载了此文字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