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请联系我

穆穆不惊左右:

01


 


八卦是工作的本钱。


 


基本是谭宗明追到赵启平的第三天,晟煊的员工们就机智地发现他们老板——八成是有家室了。


 


这一发现得益于谭宗明那中老年人的上网习惯。


热爱工作的员工们发现,不会开新号的谭宗明最近不断地在微博上给一个微博点赞。


一个空荡荡开通不久的账号。


总共九个粉丝。


其中三个是坐拥数万粉丝的大V。


第一个就是晟煊的老板,他们敬爱的谭先生,每天追在微博评论区想给老板生孩子的姑娘能从公司楼下排到他家门口。


剩下两个,一个六院的官微,一个本市某知名副队的小号。


 


这个账号的微博动态并不多,往前翻两天就能看见一天前更新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有一个晟煊员工都无比熟悉的背影。


老板叼着根电子烟站在他家一楼那面大到离谱的落地窗前,在打电话,衬衫袖子挽到手肘。


拍照者的角度,据有幸去谭总家送过紧急文件的秘书小姐说:应该是躺在沙发上拍的。


这张照片配了三个字:老流氓。


群众的脑补功力一向不错,大家默默无语各自开了一段长途车:老板是如何板着那张清心寡欲的帅脸对微博的主人行那惨无人道的流氓之事。


车速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


带着这样美妙的畅想,再往前翻两天,有一张谭宗明的手部特写。


无名指上明晃晃套着一枚戒指。


 


看吧,老板准是有对象了。


 


 


02


 


 


谭宗明三天前和赵启平正式搞到一起,趁着月色两个人互相套了枚戒指。


然后就急不可耐地裹进了被子里。


完事之后谭总抱着迷迷糊糊的赵启平同志,对未来的夜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期待。


——之后赵启平就连轴转加了三天班。


 


今天下班的时候小赵医生头晕脑胀腿打飘,还是面色如常出了医院。


他觉得自己这时候开上一个小时车回谭宗明郊区的豪宅显然有疲劳驾驶之嫌,干脆吹着早春转暖的风晃悠两条街,去晟煊找谭宗明了。


 


前台的小姑娘们刚为了谭总的小情人是大热网红还是一线艺人据理力争了半天,看见从大门口走进来一个瘦削青年,立刻恢复职业微笑。


“您好,请问您找谁?”


赵启平捏捏鼻梁:“谭宗明。”


“请问有预约吗?”


呵,又是一个肖想谭总的可怜人,放弃吧,你是没有机会的。


找谭宗明要预约,赵启平也是才知道。


老流氓谱倒是摆得大。


“没有。”赵启平冲她笑。


“啊……”小姑娘露出略微苦恼的表情:“那,先生给我留个手机号,我帮你打上去问问?”


“找你们老板还要留手机号?”赵启平单手撑着下巴靠在前台,直勾勾看人。


“手机号是给我的,你这么帅,我们讲讲条件嘛。”


赵启平眼角的褶子飘得更荡漾。


他向小姑娘伸出手:“手给我。”


然后从前台摸过来一根笔,捏着小姑娘的手在上面写下一串数字:“号码给你,谭总我不找了。”


“哎?先生?”


小赵医生右手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靠在耳边,勾勾唇角:“有需要,联系我。”


赵启平转身就走,边走边摸手机。


消失得像阵风,前台小姑娘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在心里感慨了一番男人完美的身材比例。


你说这么好的条件,做什么不好,干什么要出来……


做这种事呢。


 


赵启平出门打了个电话给谭宗明。


简明扼要阐述了一番自己今天捱到晚上还一顿饭没吃,不知谭总有没有兴趣赏个脸,吃顿饭。


谭宗明此时还没参透赵启平的爱情世界里那些奇妙的表述方式。


比如一句我想你了,会被赵启平说成我饿了,我困了。


然后笑得像只猫,那谭总饿不饿,那谭总困不困?


总之不说我想你


一分钟后,前台的姑娘们眼看着他们谭总外套也没披就从专梯里大步走了出来。


手心里被赵启平写了一串号码的小姑娘想拦住老板:“谭总!”


“嗯?”谭宗明勉强停下脚步。


“刚才有位先生找您——”


“好了,知道了。”


谭宗明似乎十分不在意,拎着西装外套匆忙出了大门。


 


眼看着老板火急火燎地走了,压根不关心刚才那位先生。


整个前台陷入一种微妙的怅然若失中。


看来送上门的男人也无非是千千万万个想爬上他们总裁床中的一员。


尽管他和之前那一票整容脸都不一样,依然入不了谭总法眼。


 


小姑娘当天晚上就拨通了手心上的那串数字。


等待对方接通的时候,额头险些要冒汗。


尽管……尽管你过去做的是不好的工作,但我不会嫌弃你的!


只要你肯回头,我一定陪你,我们从头再来。


小姑娘攥紧了手指。


接通了。


 


对面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


“您好,六院骨科,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03


 


 


 


谭总的那位更新了一条动态。


为了不打草惊蛇,晟煊的员工们很团结,都没有关注赵启平。


每天搜索许多遍,去偷窥人家首页。


并且由衷感谢这玩意没有浏览记录。


 


“小姑娘蛮有意思。”


赵启平裹着被子躺在谭总腿上,发了这么一条。


谭宗明的账号开得早,但始终没什么更新,他其实不太会用这些年轻人的社交软件。


每每赵启平埋着小脑袋乐呵呵对着手机笑,他就不懂其中意义。


当然,和手机争风吃醋绝非风度之举,谭宗明从来不说。


赵启平更新了,他就摸去给人家点个赞。


他以前也试图给赵启平评论过,在被谭总那一套“哦”“呵呵”“微笑.jpg”精神折磨了一阵之后,赵启平就禁止了谭先生给他评论。


谭宗明不明白年轻人的网络语言。


不过没关系,他很懂赵启平在某些场合的所有肢体语言。


 


 


李熏然顶着他那个几十万迷妹的网红号给赵启平评论:明天晚上出来玩吗?我后天休假。


赵启平回了三个“OK”的表情。


谭宗明伸手摸小医生的腰:“明天不回来?”


“你管我?”赵启平拉着谭宗明的手向上。


谭宗明反手扣住赵启平五指:“戒指呢,怎么不戴?”


“做手术不方便,我挂在这里。”


赵启平摸摸胸前荡来荡去的圆环:“谭先生废话好多啊……”


 


 


谭老板与赵医生的夜晚十分美妙.


晟煊员工的夜晚同样美妙。


他们纷纷刷到了传说中小情人的新动态,并看到了老板点的赞。


以及那条来自李熏然的回复。


不知道谭宗明点这个赞是什么意思。


晟煊各个微信工作群对此展开了激烈讨论。


【人事部干人事】:肯定是对要出去鬼混的小情人发出的无声警告!你这是在惹火你知道吗?


【后勤保洁小妹】:呵,小妖精,你只能做我们谭总的人,直到他玩腻为止!


【很有钱的财务】:啧啧啧,欲擒故纵这套对我们老板没用的,这小丫头还是太年轻。


【大忽悠广告部】:话说回复微博的那个大V是谁啊?看认证是个sir,居然敢跟我们谭总抢人?看他微博粉丝都叫他李sir,这什么李sir很厉害吗?


【英俊的技术部】:不知道,天凉了,让李氏破产吧。


【不贴身的秘书】:你们知不知道。


【安保光棍多】:知道什么?


【不贴身的秘书】:谭总在群里。


“大忽悠广告部撤回一条消息。”


“后勤保洁小妹撤回一条消息。”


“很有钱的财务撤回一条消息。”


……


 


撤回完毕。


【后勤保洁小妹】:谭总……应该没看见吧?


【不贴身的秘书】:应该没有,大晚上的,忙着呢。


 


 


“后勤保洁小妹撤回了一条消息。”


“不贴身的秘书撤回了一条消息。”


 


 


04


 


 


第二天给谭宗明送咖啡的时候,秘书姑娘特别留意了一下谭宗明的面部表情。


但这样的小动作从来逃不过谭宗明的眼睛,他面无表情放下钢笔:“怎么?”


“没事!”


秘书小姐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跑了。


关上门,迅速向关心着谭总的各位朋友发布消息。


“老板心情很不好!”


于是每个人都战战兢兢。


唯恐一点不合适会影响谭宗明本来就糟糕的心情。


当然,休息时间也不忘不断刷新小情儿的微博首页。


对方今天一天都很安静。


 


终于,下午六点半,更新了。


“接头成功。”


底下还配了一张图。


 


照片是坐在副驾驶上拍的,侧过去拍驾驶座上的人,那是个很好看的年轻人。


年轻人这时候正微偏着头微笑看镜头,纤长的手指捏着安全带扣,自然卷曲的头发安静地搭在额头上。


这人嘴唇很薄,笑起来居然意外的温和。


大家在内心挣扎两秒,勉强没有沦陷在小哥哥这一笑的柔情里。


你好看怎么样?好看就可以和我们谭总抢人了,嗯?


不是我们吓唬你,我们谭总皱一皱眉,半个上海都要跟着抖三抖!


真是不知收敛!


放弃吧,你永远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只有我们老板才可以!


觊觎我们谭总的宝贝,你完蛋了。


可是……


 


这哥们长得是真好看啊……


 


众人惴惴不安地观察着谭宗明办公室的动静,保安甚至考虑了一下如果谭总怒发冲冠要去抓人,他们是拦还是不拦。


拦该如何拦,不拦会不会太说不过去。


然而并没有动静。


秘书小姐借送咖啡的机会去打探情况,一天恨不得送八次。


回来表示,谭总和平常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动静,大概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吧。


像谭总这样沉稳低调的男人,即使动怒,也是如此有魅力。


啧。


整个公司压抑着笼罩在黑云压城的阴影里。


 


05


 


 


奈何赵启平这个下午并不肯消停。


 


赵启平陪着李熏然去了新开的自助餐厅,出门看到商场大厅里摆着的娃娃机,里面有趴着睡觉的毛绒小鳄鱼。


有点像谭宗明。


赵启平那双手灵得不行,投币推杆按钮,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连抓了三条。


又在小李警官的指示下抓了几个轻松熊。 


李熏然手上挂着战利品,赵启平给他拍了张照片,手指动动又发出去一条微博。


 


大家很快注意到了这条微博。


照片里是一双手。


十个手指上各挂一个娃娃,其中三只小鳄鱼格外显眼,耀武扬威甩着长尾巴。


——反了天了,这是在跟我们谭总示威?!


可是手指真漂亮啊,prprprprp——停,不能舔了!


色令智昏,我要冷静。


 


半个小时后更新一张李熏然垂着眼皮玩手机的照片,唇间还叼了一根吸管,正呼噜呼噜吸奶茶里的珍珠。


——一起喝奶茶?很好,你已经成功引起本市商界大鳄(的下属)的注意了。 


哎……这位先生的眼睫毛真是漂亮得人心痒。


 


一个半小时后晒了《嫌疑人ABCD的献身》票根,两张,配一大桶爆米花。照片里的男人挽起了衬衫袖子,露出一截肌肉漂亮的小臂,正伸进爆米花桶里抓零食。 


——你到底知不知道,只要老板愿意,这整个电影院都将是谭总的! 


天哪肌肉线条真漂亮,不知道哪里练的……不能想,我这是在犯错!


我是绝对忠于老板的!


 


看完电影时间还早,赵启平没要李熏然送,自己晃荡在九十点还算热闹的街边。 


他打电话给谭宗明,对方接得很快。 


“结束了?” 


“嗯。”


“这么早?”


“乖孩子回家去了。”赵启平把购物袋里一只轻松熊递给妈妈从蛋糕店出来的小男孩:“你忙完了吗?” 


“还没,但是你可以选择来陪我。” 


赵启平轻松愉快打个优步,直奔晟煊楼下。 


这次谭宗明打过招呼了,支开了前台那些小姑娘。 


他隐约也知道自家公司里的年轻女孩子总对他充满着一种奇怪的妄想,赵启平说那都是总裁小说看多了,女孩子嘛,要体谅。


 


不知情又自以为掌握了惊天秘密的朋友们艰难地打开微博,刷新一遍。


没有更新。


又刷一遍。 


有了!


奔走相告。


 


这次还是一张照片。


一只手,攥着一条领带。 


那领带花色略微有些眼熟,但热血上头的时候并不能想到太多。


 


天哪!


他们要背着老大行那苟且之事。


 


被压迫的人们忍不住了!


她们鼓起勇气,她们众志成城。


她们为了她们此生遇见过最完美的男人,决定发起一次正义的行动。


 


 


06


 


 


值班的秘书小姐很快接到了前台传来的紧急消息。


据悉,谭总的小情人野得没边,已经抓到别的男人领带了!


居然敢在公众平台秀,胆大包天。


 


 


秘书小姐站在谭宗明办公室门前,深呼吸,再深呼吸。


带着五分惋惜五分犹疑,露出一个职业性的完美微笑,敲响了房门。


里面没有传来一声熟悉的“进来”。


她好像依稀听见一个低沉的男声骂了句什么。


犹豫片刻,想想或许在哪个不知名的宾馆里,那位身子福中不知福的姑娘恐怕衣服都脱干净了。


秘书小姐为心中熊熊燃烧的正义感再次敲响房门。


敲了三下,里面一阵推推搡搡的声音。一个熟悉的男声咬牙切齿:给老子回来!


加大力度,又敲了一次。


三秒后,门开了。


“谭——”


“干什么?”


一个略微沙哑的低音炮炸在她头顶。


!!! 


 


来开门的并不是谭总。 


 


一个高挑的青年正靠在门边抱臂看着他。


衬衫领口处一片皱巴巴的可疑痕迹,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没系住,底下几颗显然也是匆忙之间随意系的。


就胸口露出来的一小片皮肤,新旧交叠,摞着好些个浅红色的痕迹。


多得仿佛小型草莓种植基地。


小型草莓种植基地上晃荡着谭总同款戒指。


秘书小姐瞠目结舌。


方才组织好的语言瞬间忘掉,年轻人挑着眉毛看她,拉开点门,笑得意义不明:“谭总,有人找。”


透过门缝这一点空隙,秘书小姐三观尽碎地看见,他们敬爱的谭总正铁青着脸从办公室那长巨大的沙发上坐起来。


哦,领带已经不翼而飞,衬衫乱七八糟,


每天一丝不苟的头发这时候散了点,几缕搭在额头上。


谭宗明拎起西装外套走过来。


抖一抖披在赵启平身上,仗着几厘米的身高优势在赵启平身后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有事?”


“没!没有!”


不知道现在装作无事发生过,还来不来得及。


赵启平向后懒洋洋靠在谭总胸口,抱臂垂眼看她:“那怎么了,你也有需要?”


“没!没有!”


“有需求就说,可以给你留个电话。”


谭宗明弯腰从茶几上拿过来一只钢笔,递给赵启平。


“可以吗?”赵启平问得彬彬有礼。


秘书小姐也不知道他在问什么,做梦一般点了头。


“真的,可以联系我,我在我们那不算贵。”赵启平拉起她的手,在掌心留了一串号码:“还有事吗?”


“没……没有了。”


 “那?”赵启平眼珠转一转。


谭宗明一手搂人转身一手决绝关门。


 


秘书小姐浑浑噩噩回了老板办公室隔壁的秘书室。


想了想公司墙壁的隔音效果,拎着包赶紧开溜。


下到一楼,在前台遇见翘首以盼的热心同事。


“怎么样了!”


“告诉谭总了吗!”


“谭总生不生气?”


“是不是马上就要去抓人了!”


 


 


07


 


次日午休,大家聚在一起,面色凝重。


思虑良久,决定打个电话过去,郑重道歉。


我们不应该因为您工作的性质而对您产生误解,老大好才是真的好,祝你们幸福。


他们头碰头围在电话边,由秘书小姐拨出了电话号码。


 


对面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


“您好,六院骨科,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赵启平更新了一条微博。


“有需要,联系我,在我们这我真的不算贵。”


配的是六院门诊部正面高清照。


 


@李熏然V回复:是不是老凌比较贵?


 



评论
热度(2162)
 
© 鸡腿子 | Powered by LOFTER